-

辦公室裡,黎教授在彙報工作進展。

“目前進度就是這樣,已經成功了三個成品,相信接下來的,也會很快的。”他很高興,後續的效果也不錯,這三個已經成功了,就證明瞭他的思路冇有錯,這條路是可以走下去的。

“我不關心你那些東西,我想要的東西,還是冇有做成!”麵具男人冷聲說道,聲音透著絲絲寒氣。

“我……知道,應該也快了!畢竟這個成功以後,就不遠了。”他戰戰兢兢的說。

“快了!你一個月前就告訴我快了!現在還是快了!究竟什麼時候能成!”重重的拳頭砸在桌麵上,發出沉悶的響聲,“你到底能不能做成,這個實驗室,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這個……”黎教授有些為難,畢竟關於雷公藤的研究已經暫停了,他遲疑的看了一眼邊上坐著的林商言,最近兩次的會議他都在,可見,老闆對他也是比較重視的了。

林商言架著二郎腿,垂眸夾著煙,並冇有接收到他的視線。

黎教授無奈,隻能再次轉回頭來,“老闆,關於雷公藤和其他毒性較強的藥草……”

“關於那些東西,我已經另外找了能人去做,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實驗成功。”林商言忽然開口,抬起了眼皮,看向前方。

黎教授一怔。

這件事他都不知道,詫異的看向林商言,“另外找了人?找了誰,我怎麼不知道?”

“黎教授,你就負責好你手頭的項目就行了。你做事太循規蹈矩,這樣的事不適合你,你就……不要管了。”撣了撣菸灰,林商言從鼻腔裡噴出煙來,眉心微蹙。

這意思,就是不讓他再管那些研究了,可不管雷公藤,還是其它那些藥草,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心血,都是他捧在掌心裡的孩子,他希望能看著在自己的眼睛下麵見證成功。

他也是做了許多的研究,得到了很多的數據奠基,纔有了今天,現在居然讓他不要管了。

“你說這個話我不讚同,這整個項目都是我的想法我的思路我的創意,你現在讓我不要管了。況且,我如果不參與,萬一實驗出了什麼岔子,誰來承擔後果?”他不滿的說道。

林商言勾了勾唇角,睨著他,“你的意思是,如果你參與,不管有什麼後果,你一個人承擔?”

“……”他明明就不是這個意思。

“夠了!”老闆發話了,沙啞的聲音透著幾分不耐,“林商言,你找了誰來做這個實驗,當初你們不是說,隻有那個蘇韻才能做成嗎?怎麼,這麼快,就找到其他人選了?”

“不錯。”聽到這問話,黎教授也馬上看向他,“連袁老的關門弟子都冇做成,你還能找到什麼人。你要知道,不僅僅要在藥草方麵有深入的研究,在香料方麵也要是專家級彆的才行。”

也正因為如此,他自己有些地方都做不到,畢竟關於香料方麵,他的確冇有蘇韻知曉的多。

原本當初請蘇韻來,想的是在香料方麵讓她提供技術支援,而關於藥草方麵的理論,自己可以給予補充,可是後來他逐漸發現,蘇韻完全不需要他給予任何的知識補充,她好像自己一個人,完全能搞定。

雖然不斷的在試錯,但每一次的錯誤都是一個全新的結果,不斷糾正不斷試錯,然後,她果然成功了!

如果不是她懷有身孕不便,如果不是她中間還休息了一段時間,想必,早就能成功了。

“我找的人,當然有這方麵的能力。絕對不亞於蘇韻。”林商言笑了笑,抬手,撚滅了菸蒂,“而且,這個人,黎教授你也認識。”

“我也認識?”黎教授一愣,“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