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洲。

劉玉泉他們帶著寒家長老終於抵達了寒家,從密道悄悄的進了寒家的密室。

“家主,救救我啊。”

寒家長老拖著虛弱的身體,跪倒在地上,向著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的中年男人求救。

"你們回來了。"聽到寒家長老的話,那箇中年男人睜開眼睛,淡淡的掃視著劉玉泉和他身邊的寒家長老,冷聲問道:"事情辦好了嗎?"

“冇有,我們失敗了。”寒家長老苦澀的搖搖頭。

劉玉泉也低垂著頭,不敢看那個男人一眼。

“怎麼回事?”的眉毛挑起,眼睛危險的眯在一起,冷冽的氣息頓時從他身上散發而出,令人不敢直視。

“我們本來已經抓住那兩個小鬼了,不周山主卻突然出現,並且把他們救走了,而且還廢了長老。"劉玉泉咬牙切齒的說道。

“不周山主?什麼不周山主?”

中年男人皺起了眉頭,似乎在想東洲有冇有不周山這個勢力。

“他是三年前出現的,占領劍宗一山之地,自稱不周山主,連劍宗都無可奈何,實力極其強大。”劉玉泉解釋道,雖然他很害怕,但還是硬著頭皮將他知道的全部告訴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閉上眼睛,陷入了沉思。

“我知道了,你們先退下吧。”中年男人擺了擺手。

聽到中年男人的話,劉玉泉等人如蒙大赦,趕緊逃出密室,離開密室。

“家主,請您救救我吧。”寒家長老冇有退出密室,跪在中年男人的前邊,渾身顫抖。

“既然廢了不必活著浪費資源了。”中年男人一臉淡漠,冷冷的瞥了一眼寒家長老。

聽到中年男人的話,寒家長老渾身發軟,癱倒在地。

中年男人抬手一揮,寒家長老化為一團血霧,他深深的吸了一口這濃鬱的血腥味,麵色無常的走出密室。

“雪兒,你就嫁給天冰宗宗主吧。”

寒千雪的庭院傳出淡漠的聲音,赫然是剛剛那名中年男子!

北洲,寒,冰,冷,霜這四大家族淩駕於宗門勢力之上,就連幾大國度都是朝四大家族進貢,為了統一北洲,如同東洲的劍宗一樣,四大家族一直明爭暗鬥不斷。

寒重山上位之後野心也開始膨脹了。

天冰宗是四大家族之下最強大勢力之一,也是保持中立的宗門,寒重山為了拉攏付出很大的代價天冰宗才答應與他們聯姻。

寒千雪雖然有兩個孩子,不過她原本就是寒家當代天驕,年僅雙十就突破到了武皇境,又是寒家第一美女,得了美人又有大量資源,天冰宗他們自然也冇有意見。

“寒重山,你給我滾!”

寒千雪的父親寒重海突然出現,衝著寒重山怒吼:“天冰宗的年齡都比老子大上一輪!”

“竟然想將雪兒許配給他!”

“真是豈有此理!”

“這件事情,我們絕不同意!”

聽到寒重海的話,母親李白筠也憤怒的指著寒重山。

他們是最疼愛女兒的父母,怎麼忍心讓寒千雪受委屈。

“你們不同意?嗬嗬!”寒重山笑了起來:“你們真的不同意?我還挺想念我那兩個遠在劍宗的孫兒呢。”

聽到這話,寒千雪的瞳孔猛然一縮,寒重山怎麼知道小墨跟小諾在劍宗。

"寒重山,你到底想怎麼樣!"寒重海咬牙切齒的盯著寒重山:“寒家之主的位置已經給你了,你現在還想怎樣!”

"我不想怎麼樣啊。"寒重山歎了一口氣,無奈的聳了聳肩:"我隻是想念我的孫兒孫女,接他們過來住上幾天。"

"你......你怎麼能這麼做,我們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聽到寒重山的話,寒千雪的父親氣急敗壞。

他怎麼也冇有想到,他們辛辛苦苦送出去的孫兒孫女竟然被寒重山惦記上了,這讓他怎麼不生氣。

"好弟弟,弟妹!你們彆激動嘛。"

看到寒千雪的父親激動不已,寒重山立刻拍著胸膛,裝模作樣的安慰著寒千雪他們。

"寒重山,如果你敢傷害我的孩子,我就算拚儘性命也不會放過你!"寒千雪咬牙切齒的瞪著寒重山,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

“我的好侄女,你放心吧。”寒重山擺了擺手,一臉笑容:“當你跟天冰宗宗主完婚之後,你的兒女會回到劍宗,而且還能獲得更好生活。”

“什麼,要雪兒跟他完婚?”聽完寒重山的話,寒重海臉色大變:“寒重山,你不要欺人太甚!我的雪兒不會嫁給他的!”

“寒重海!你還以為你還是寒家之主?”

“這種事情還是交給雪兒自己決定吧。”

寒重山冷冷的瞥了一眼寒重海,轉頭看向寒千雪,微笑著說道:“雪兒,你可要好好想想,你的孩子們過的好不好就看你的選擇了。”

聽到寒重山的話,寒千雪和父母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去。

“我考慮考慮!”寒千雪咬著銀牙,狠狠的說道。

“好!”

寒重海笑著點點頭,轉身就朝著門外走去:“我等你的好訊息!”

“砰!”

看著寒重山離開的背影,寒重海氣急攻心,直接一拳打在牆壁上,牆壁瞬間崩塌,露出一個大窟窿。

“父親,您的實力最強,現在馬上到劍宗看看墨墨和諾諾還在不在那裡。”寒千雪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平靜下來,看向父親寒重海。

“對!我現在就去劍宗!”聽到寒千雪的話,寒重海點點頭,慌張的朝著外麵走去。

女兒說的對,當務之急是快點趕到劍宗,確認一下兩個孩子還在不在劍宗。

“女兒,彆怕,爹孃不會讓你嫁給那個傢夥的!”看著寒重海略顯慌張的背影,李白筠歎了一口氣,轉而堅定的說道。

寒重海曾經是寒家家主,一般來說,寒重海不管遇到任何事,都會穩住情緒,不會輕易亂了方寸。

可這次,他徹底慌了。

他不知道自己的寶貝孫子孫女是否被他大哥寒重山抓走。

他來到院子,直接沖天而起,朝著劍宗飛去。

冇辦法,這個世界隻有突破武帝才能修煉空間之道,進行瞬移。

“家主,寒重海離開了,應該是去劍宗。”

寒家主院,劉玉泉走進一個房間,神色恭敬。

“你確定那兩個小傢夥不在劍宗吧!”寒重山冷冷的看著劉玉泉。

劉玉泉嚇得一個激靈,連忙說道:“確定,劍宗根本不管他們的死活,而且咱們假扮劍宗弟子欺負他們。”

“他們肯定不敢待在劍宗!一定會呆在不周山那裡。”

“不周山環繞著迷霧,以寒重海的武聖的實力根本看不透的。”

“如有意外,提頭來見。”寒重山冷哼一聲,擺手示意劉玉泉退下。

“是,家主!”

劉玉泉連忙躬身退出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