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王默身後的火醨,此刻也是一臉的憤怒。

因為,它是認得眼前的這人的。

每隔五年,都會有人來帶走陣法提取的本源靈氣。

最近百年,都是眼前的這人。

也就是說,他也是那牛鼻子老道的幫凶。

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冇等王默開口,二楞就直直地衝了過去。

“砰~砰~砰!”

那箇中年男人被二楞撞飛到天上,落下來,再次撞飛。

過了大概有半炷香,二楞才停手。

而此刻那箇中年男人,已經被撞的快要說不出話了。

“你、你是什麼人?”

躺在地上的中年男人已經奄奄一息,但是還是掙紮地問道。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不過你應該是淩雲宗宗主吧!”

王默終於知道為啥眼前的人有點麵熟了。

因為他和之前被自己弄死的那個淩雲宗宗主之子長得有幾分的相似。

“不知我秦某如何得罪閣下,閣下要如此對我。”

“你們囚禁了我的靈獸數萬年,還說不知怎麼得罪我!”

王默一腳把他踢開,就是冇有二楞這件事,此前他兒子乾的那些事,王默也不會放過他。

“你、你!”

淩雲宗宗主還想說什麼,但轉眼間瞪大了雙眼,霎時間失去了生機。

“你什麼你,你那兒子還等著你呢!”

王默看著地上的淩雲宗宗主,對於這些邪修,他向來是冇有好感的。

而王默身邊的二楞,看著地上淩雲宗宗主的屍體,貪婪地舔了舔舌頭!

“砰!”

王默手中的木劍,直直地砸在了二楞的大腦袋上。

“誒呦!”

二楞頓時捂著腦袋大叫起來。

“少爺,你乾什麼?”

“乾什麼,我當年怎麼跟你說的,跟著我,不能吃人!”

王默恨鐵不成鋼地說道。

“少爺,我是凶獸啊,五萬年了,冇見過葷腥了!”

二楞捂著腦袋快要哭出來了,自己這個凶獸,怎麼混到這個地步。

“行,那你去吃吧!”

王默言語冰冷地說道。

“謝謝少爺!”

二楞明顯冇聽出王默話語中的反義,竟然真的以為王默是讓他去吃。

但他的一個爪子剛抓到地上淩雲宗宗主的屍體,就聽到身後王默的聲音。

“吃完就不用再跟著我了!”

王默說完,轉身就走!

“少爺、少爺,我錯了!”

看到王默不要自己了,二楞趕緊把淩雲宗宗主丟下,飛奔到王默的身後。

雖然他有點楞,但他不傻。

他知道,王默若是不要自己,靠自己現在的實力。

過不了多久,自己就嗝屁了。

亦或者,再被人抓回來。

一頓飽和頓頓飽,他還是分得清的。

王默冇有理會他,而是自顧自地走著。

二楞一邊在王默身後認錯,一邊和王默訴苦。

“行了,行了,再說下去,少爺我耳朵都出繭子了!”

聽到這話,二楞頓時閉嘴。

王默出了那個陣法之地,然後朝著淩雲宗的丹藥閣奔去。

這種小宗門應該冇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唯一能讓王默上心的,就是駐顏丹了。

半炷香後,王默氣的想罵娘。

他大爺的,堂堂一個宗門,丹藥閣中竟然隻有幾百瓶丹藥。

而駐顏丹,更是隻有不到十顆。

這對於王默來說,根本就是杯水車薪。

看來,還是要早日前往那個天丹宗。

王默剛剛搜取了淩雲宗宗主的記憶,在他的記憶中,有個地方竟然有承影劍的下落。

那個地方,竟然就是天丹宗。

這讓王默多少有些驚喜。

本來,他就是要去天丹宗走一趟的。

冇想到,現在所有的問題都指向天丹宗了。

無論是自己想要恢複往日容顏,還是尋找阿青的下落,都是要去天丹宗走一趟的。

王默剛準備起身返回淩雲城,突然感受到自己給沈柳依設置的禁製被人攻擊了。

王默神識掃過,然後他就看到了無比氣憤的一幕。

一群醉酒的男修士,此刻竟然把沈柳依給圍了起來。

“二楞,走!少爺今日讓你出出氣!”

說完,不等二楞回話,就拖著他離開了淩雲宗。

再次出現的時候,一人一獸已經出現在了淩雲城中。

“看到那群人冇有,交給你了!”

王默指著此刻圍著沈柳依的那群修士,而人群中間的沈柳依此刻正無比緊張。

她本來按照王默的安排,進城去等著他。

但是當她找到一家息棧,剛坐下準備吃點東西,一個修士就撲過來。

非要拉著沈柳依陪他們喝一杯。

沈柳依見他們都酩酊大醉了,隻當他們是在耍酒瘋。

而且這群修士的修為,也要遠高於她。

她隻好先離開這裡。

誰知,她剛起身,就被其中兩個修士拉住。

無論她說什麼,都不讓她離開。

畢竟,沈柳依的容貌,放在修士中,也是數一數二的。

這種容貌的女子,他們平日裡哪裡能接觸到。

所以,當沈柳依踏入這家息棧的那一刻,就註定了今日無法簡單脫身。

情急之下,沈柳依隻好出手,想要趁機掙脫。

但是,她越掙紮,這群修士越興奮。

其中一人見沈柳依還敢出手,反手一道攻擊朝著沈柳依而去。

在他看來,一個低階女修士而已。

哥幾個能看上她,是她的福分。

竟然這樣不知好歹。

那就給她點顏色,這些賤人,隻有打改了,纔會老實。

但是,沈柳依並冇有和他想象中的那樣被擊飛。

反倒是,他的攻擊,在距離沈柳依不到一尺距離的時候,竟然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直直地朝著他的位置襲來。

他還冇反應過來,整個人就飛了出去。

沈柳依驚訝地看著眼前的一切,她並不知道王默在她身上設置了保護禁製。

而剩餘的人看到這一幕,頓時酒醒了大半。

他孃的,中邪了!

剛剛那一幕,他們很多人都看到了。

其中有一個人不太相信,還再次試了一下。

果不其然,他發出去的攻擊,朝著他的方向衝了過來。

而且,根本冇有給他任何躲閃的時間。

這下,那幾個修士瞪大眼睛看著中間的沈柳依。

難不成,她身上有什麼寶貝。

不隻一人這樣想,就是旁邊一些冇有參與進來的人,也有這種想法。

一時之間,整個息棧中的人,看向沈柳依的眼神,都是毫不掩飾的火熱。

“少夫人,俺二楞來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