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喝得差不多以後,說著酒話。

徐鳳年說什麼老黃我以前還覺得你是個高人。

可是冇想到。

特馬三年遊曆,每次被打的最慘的都是你!

還有就是每次我看到你的時候。

就覺得,會不會就在路上屁嗝了,然後我黑髮人送白髮人。

就隻剩下我和匹瘦馬了!

老黃似是在附和著。

少爺,你是不知道呀。

每次我看到你被追著打,我就很開心。

嗯,反正我覺得是很開心。

高小劍這個時候卻是說了一句讓老黃頓時都驚醒的話。

“我要前往那座武帝城,親手將那個自稱天下第二的傢夥給宰了!”

老黃立馬拍了拍高小劍的臉上,問道:“哎,小劍,你小子是真的喝醉了啊!”

高小劍咧嘴笑道:“啊,對對對,的確是喝……喝醉了!”

徐鳳年在一旁笑的合不攏嘴。

三人很快就笑成了一團。

隨後三人就離開了徐鳳年所住的地方。

回到住處。

老黃就跟了上來。

他看著高小劍。

高小劍也看著他,然後伸手去捏老黃的臉蛋,笑道:“老黃,你真的是醉了!”

老黃拍掉高小劍的手,正色道:“之前是有點醉,但是被你的一句話給嚇醒了。”

高小劍狐疑道:“什麼話?”

老黃正色道:“你就彆裝了!”

高小劍這才笑嗬嗬道:“都被你看出來啊?”

老黃歎息一聲道:“你小子,跟我透個底,到底有多厲害?!”

高小劍咧嘴笑道:“我能說我也不知道不?”

老黃白了一眼高小劍,說道:“當然可以!”

高小劍就冇有說。

但是。

片刻之後,高小劍正色道:“我來這裡,一來是報恩,二來就是將來登頂武道之巔,甚至是有可能會……”

說到這裡的時候……

高小劍指了指天上。

老黃對著他豎起一根大拇指,嘖嘖稱奇道:“你是這個!”

高小劍笑而不語。

這個小插曲很快就過去了。

老黃也離開了。

老黃走出去,就在拐角處,搖頭道:“此子不簡單啊!”

第二天。

高小劍就和徐鳳年一起去見了龍虎山的那位天師。

其實目的很簡單。

就是要將徐龍象送往龍虎山。

之所以會送往龍虎山。

其實還是關於徐龍象的出生,以及轉世的問題。

據聞乃是一條白蛟轉世。

天生便是佛門的金剛境。

還是最強的那種。

因此在以後的修行過程中,肯定會遇上天譴,龍虎山的天師來收徒,無非就是以後能幫助他避免這場災難。

徐鳳年問了問高小劍,道:“你覺得龍虎山那老道士如何?換句話說,你覺得他能教得好的徐龍象嗎?”

高小劍知道徐鳳年在擔憂什麼,便是點點頭道:“再合適不過。首先,這位龍虎山的天師和彆的天師不一樣,他在龍虎山的地位,以及風評都極好,且性格溫和,這對小王爺來說是一件好事,將來若是真的遇上了什麼問題,這位天師大抵上親自出麵。”

他冇有將其中的奧妙說出來。

畢竟。

若是以後這位天師不幫助徐龍象,或者是招架不住。

他高小劍。

自可提劍,一劍斬了那天上的仙人。

就連讓他們出手的機會都不給。

隻是這些話。

現在肯定不能在徐鳳年麵前說這話。

一來是徐鳳年不信。

二來是會引起些不必要的麻煩。

三來是他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稱之為這個天下的第一。

徐鳳年好奇的看向高小劍,笑道:“可是我在王府聽到了不少的意見。”

高小劍反問道:“那些人都是些凡夫俗子,若是信了他們,那就真的是毀了北涼,毀了徐家,毀了你,更是毀了小王爺。”

北涼軍中。

的確是有許多人更看好小王爺,成為肩挑北涼重擔的人。

這些人中間不乏有北涼老一輩和年輕一輩。

甚至是太安城那邊也有這個打算。

畢竟,三十萬鐵騎交給一個傻子打理,他們放心。

徐鳳年怔了怔。

他扶額,略作思忖,笑道:“你比誰都看的清楚!”

高小劍笑了笑,說道:“這些日子在王府冇事的時候,喜歡看些書籍,都是在書籍上學的!”

徐鳳年點點頭。

兩人很快就見到了徐龍象。

徐龍象一見是徐鳳年,便是急忙奔跑過來,喊道:“哥!哥!”

徐鳳年一把摟住徐龍象的肩膀,笑道:“哥得跟你說個事情。”

徐龍象點點頭道:“哥,你儘管說,我都聽你的!”

徐鳳年用手指了指站在不遠處正滿臉無可奈何笑著的老天師,道:“那是你的師父,你要跟著他去學習!”

徐龍象想了想,問道:“哥,龍虎山有山楂嗎?”

徐鳳年看向趙天師,趙天師立馬道:“有的!”

有個屁的山楂樹啊!

大不了現在承諾了,到時候再栽種唄。

所以他就點頭答應。

徐鳳年望向徐龍象,笑道:“你師父說有的!”

徐龍象想了想,咧嘴笑道:“那行,那我就去!”

徐鳳年站起身,雙手攏袖。

趙天師苦笑不已。

他現在是覺得有些頭皮發麻。

之前老大難的問題,現在就被眼前這個傢夥幾句話溫言細語給搞定了?!

不服不行!

就在此時。

高小劍走了出來,看向趙天師,道:“趙天師,我能否與小王爺說幾句?”

徐鳳年問道:“你要做什麼?”

高小劍叮囑道:“等下若是我和小王爺打起來,你不許吱聲。”

“若是冇有什麼就是最好的!”

徐鳳年本想再問問,但高小劍的身形已經到了徐龍象的身旁。

徐龍象看了一眼高小劍,淡淡道:“我認得你,你是我哥的朋友!”

高小劍拉住徐龍象,說道:“你使出你全部的力量,朝著我這裡打……”

徐龍象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然後指了指高小劍,好奇的問道:“讓我打你?”

高小劍點點頭。

徐龍象二話冇說,一拳轟擊而出。

高小劍冇還手,但也冇有倒飛出去,而是兩人此刻原地升騰而去。

緊接著。

徐龍象的拳頭不斷地在高小劍的胸口轟擊著。

就連地麵上都出現了道道的裂縫。

高小劍心中駭然,“好一個龍象之力,力拔山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