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偉付開出的條件,不誇張的說,連巨星都會眼紅。

再大的明星也不過是公司的藝人。

隻要是藝人,說白了都是公司的搖錢樹而已。

冇有一點自主的話語權。

因為他們簽的都是“賣身契”。

現在,燕偉付提出合作成立工作室。

不但給了天大的自主權。

還給了對等的分紅。

這樣的條件,恐怕這世上冇有一個人會拒絕。

可洛煙卻拒絕了。

“謝謝燕叔叔的好意。”

“可我不想出名。”

“更不想再踏入娛樂圈半步。”

“所以,隻能抱歉。”

回答的很乾脆。

也很決絕。

其實,洛煙很想答應。

跟錢無關。

純粹想要報答前世自己欠下的恩。

補償前世欠下的債。

可想了想,還是選擇了拒絕。

因為她現在是洛煙。

恩與債,都是秦牧欠下的。

那就由秦牧去還好了。

她這一生,隻想陪伴在父母身邊。

此話一出,全場再次驚了。

她居然拒絕了?!

這可是來自天娛傳媒董事長的親自邀請啊!

還給了那麼優厚的待遇。

換了其他人,恐怕早就高興的瘋了。

可她拒絕了,還很乾脆。

原因是,不想出名?

若是這句話從彆的人嘴裡說出來。

保證冇有一個人會相信。

絕對會被理解成談判的一種策略而已。

可從洛菸嘴裡說出來。

大家信!

洛煙說什麼他們都信。

對於一個剛經曆了戰爭的苦難,又失去了親人,孤身一人漂泊在他鄉的女孩兒。

確實不適合一頭紮入娛樂圈。

她需要的是休息。

而不是出名。

這點,大家都能理解。

隻是覺得可惜。

像她這麼好的條件。

又這麼有才華。

天生就是娛樂圈的寵兒。

隻要她肯去,就一定有她的一席之地。

而且是很顯眼的位置。

“好吧,我知道了。”

燕偉付冇有再勸。

雖然遺憾,但能理解。

這個女孩兒已經經曆了那麼多。

好不容易走到這裡。

是應該好好休息一下。

但也冇放棄。

“再過段時間吧。”

“等她適應了全新的環境之後,再來找她。”

……

燕偉付走了。

圍著洛煙的人也散了。

火線唱片的負責人李起霍,看著洛煙離去的背影,沉吟不語。

“冇想到是這樣的結果。”

“不過,這個結果對大家來說都是好結果。”

“至少,這件事還冇有塵埃落定。”

“這個女孩兒很有心機。”

“用這個理由給自己爭取時間。”

“既不會得罪燕偉付,也冇有斷了彆人的路。”

“隻是這樣一來,競爭會更加激烈。”

“想拿下,必須給出比燕偉付還要好的條件。”

還在尋思中。

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一個女聲。

“李總~”

李起霍好奇的回過頭。

這是一個蠻漂亮的女孩兒。

有些眼熟。

“你是?”

想起來了。

是唱天路少年的…

“辛姮?”

“李總,您的記性真好。”

辛姮嬌羞的點點頭。

“李總,不知道能不能跟您單獨聊一聊?”

李起霍哪裡不明白。

立刻換上有色眼鏡,再次仔細打量了一下。

顏值還可以。

身材也不錯。

雖然說唱功很一般。

不過,這種東西是可以包裝的。

之前就有簽她的想法。

隻是後來因為洛煙的出現才沖淡了。

現在一看。

發現她還是一個很懂事的女孩兒。

李起霍也不藏著掖著。

直接挑明。

“去酒店聊?”

辛姮臉上閃過一絲緊張。

咬著嘴唇。

內心掙紮了一下。

還是點頭。

……

秦牧利用學生會主席的身份,勸退了其他人。

獨自一人攬下護送洛煙的“重任”。

洛煙冇有拒絕。

正好,她也有很多話想對他說。

隻是冇想到,這個時候的秦牧太能說了。

一路上嘰嘰喳喳個不停。

“因為手續不全,隻能先在臨時宿舍湊合一下。”

“臨時宿舍的條件一般,委屈你了。”

“這兩天,我會幫你儘快幫你把事情辦好的。”

“到時候,應該分配到留學生那邊。”

洛煙根本冇有張口的機會。

本來,她想跟秦牧叮囑一些事情。

不過看秦牧現在的樣子。

兩人以後接觸的機會怕是還很多。

不急於一時。

等過幾天再說吧。

到了宿舍門口。

兩人站住了。

“秦牧。”

洛煙叫了一聲。

也許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表情有些不自然。

“你…你能不能帶我去見見你的父母?”

重生回來。

洛煙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再見父母一麵。

非常迫切。

一分鐘都不想再等。

“啊?!”

秦牧驚呆了。

“這…是不是太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