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聽到李幼薇說離婚,周揚的心情卻完全不同!

前世,李幼薇也是這樣說的,而他則是欣然同意,並在第二天就到縣裡開了斷絕婚姻關係的證明。

再之後,他就拋下李幼薇和剛滿三歲的女兒周寶兒回到了城裡。

但是他無論如何都冇有想到,這一彆竟然是永彆。

當年他回到城裡之後不久,就被當做技術人員調往一處秘密基地參加科研工作,這一去就是三年的時間。

在這三年裡,他和所有的項目人員一樣,都隱姓埋名,斷絕了和外界的一切往來。

而就是在此期間,他終於認清了自己的內心——他愛上了那個滿眼是他的鄉下土妞!

所以當項目取得圓滿成功之後,他就迫不及待的請假,然後前往當年插隊的八寶梁大隊,他要和她複婚!

然而,當他再次回到熟悉的地方時,一切都已經物是人非了,等待他的隻是兩座長滿雜草的孤墳!

原來他們離婚之後的第二年,李家就遭遇了重大變故,那場變故直接導致李幼薇的父親以及三個哥哥失去了生命,剩餘的四哥也丟掉了雙腿,變成了廢人。

李幼薇一下子從全家的團寵變成了家裡的頂梁柱,不但要下地乾活,而且還要照顧殘疾的哥哥以及家裡七八個孩子。

更為重要的是,由於李父當大隊支書的時候得罪了人,現在李家敗落了,免不了有人要報複。

再加上李幼薇雖然生過孩子,但是依舊是村裡最美的小花,所以經常被村裡的幾個地痞流氓騷擾。

期間李幼薇曾到京城找過周揚,但那個時候周家二老還冇有平反,家裡的幾個孩子也各奔東西,周揚自己更是在西北戈壁灘上做項目,李幼薇兩次到京城都是查無此人。

而就在此時,寶兒又查出了重病,需要大筆的費用治療。

連番打擊最終擊垮了李幼薇,於是她在周揚回來的前三個月帶著女兒投河自儘!

妻女慘死成了周揚一輩子都揮之不去的夢魘,他痛恨自己拋棄妻女,三年多的時間對她們不聞不問,最終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悲劇。

在相當長的時間裡,他終日酗酒宿醉,渾渾噩噩,甚至於三度自殺,但都被家人搶救了回來。

直到李幼薇去世三年後,周揚的老上級親自到家裡請他回基地主持科研項目,並在國家大義的感召下,最終讓周揚走出了喪妻失女的傷痛。

但是此後餘生四十多年,周揚都冇有再碰過女人,他將全部精力都放在了科學研究上,並最終成長為橫跨多領域的無雙國士。

然而,不管是取得多大的成就,周揚的內心都是封閉的,痛苦的!

他永遠都忘不了那個心心念念滿眼都是他的女人,也忘不了那個粉雕玉琢的可愛丫頭。

“不離!”

“嗯...明天我和你去縣裡...你說啥?”

李幼薇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一時間竟然愣住了,傻傻的看著周揚,巧嘴微張!

周揚緩了緩激動地神情,然後一字一頓的說道:“不離婚,這城我不回了!”

“啊...”

而一旁的幾個大舅哥也是一臉震驚的看著周揚,原本攥緊的拳頭也慢慢舒張開來。

他們真冇想到自家的妹夫能說出這話,要知道這小子想回城都快想瘋了,現在機會就在眼前,他怎麼會放棄?

難道說他是被打怕了?

顯然李幼薇也想到了這一點,她長出一口氣說道:“我知道你想回城,留下你的人也留不下你的心,放心吧,我不會讓哥哥們打你的!”

看著如此善解人意,溫柔善良的姑娘,周揚就忍不住暗罵自己真是個混蛋,就為了一個回城的機會就拋棄了她,前世的他到底是有多蠢!

這時,寶兒也跑到兩人麵前,拉著周揚的褲腿,奶聲奶氣的說道:“爸爸...不要走...不要丟下寶兒...”

聽著女兒柔柔的聲音,周揚的心再一次被刺痛了,他強忍著身體的不適,費力的將寶兒抱起。

先是在她嫩嫩的小臉上親了一口,然後堅定地說道:“爸爸不走,不走了!”

寶兒頓時高興的說道:“媽媽...媽媽...爸爸不走了!”

“你...你要是走的話就不要哄寶兒,不然以後她更傷心...”

李幼薇還當週揚這話是故意哄女兒說的,並不是真的想要留在這裡。

周揚知道,自己現在在說什麼妻子都不會相信的,畢竟回城可是他這些年最執著的追求,哪能挨一頓打就能輕易放棄的。

想讓妻子相信自己真的不打算回城,就必須做出實質性的行動。

想到這裡,李毅將寶兒遞到李幼薇手裡,隨即轉身走進裡屋。

然後打開大紅木櫃上的一個棕色皮箱,從裡麵取出一個用多層防水布包著的信封。

拿著信封再次回到堂屋,而後當著李幼薇以及幾個大舅哥的麵,將裡麵的東西取了出來,並在他們震驚的目光中將東西撕得粉碎...

“你瘋了!”

李幼薇最先反應過來,急忙上前阻止。

她可是知道,那個信封裡裝著的可是周揚老師的介紹信以及回城的調令,有了這些,加上大隊的證明,周揚才能順利返城。

現在周揚將這些檔案證明全部撕碎了,他就算是想回城也回不去了!

想到周揚剛纔說的話,李幼薇用顫抖著的聲音問道:“你...剛纔說的都是真的...不回城了?”

“不回了!”周揚斬釘截鐵的說道!

“哇!!!”

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後,李幼薇頓時抱著女兒大聲哭了起來。

冇有人知道她這幾天是怎麼過來的,每每想到自己心愛的男人就要拋棄自己回到大城市,而不久的將來他還會娶其她的女人,她的心就像刀割一樣的痛。

周揚上前將李幼薇擁入懷中,柔聲說道:“對不起,這些年讓你受委屈了,以後我會安安心心留在這裡!”

李幼薇擦了擦眼淚,說道:“有你這句話就夠了,我不能耽誤你...”

周揚指了指地上的碎紙屑,笑著說道:“晚了!”

“咱粘吧粘吧,或許還能拚起來!”

說著,李幼薇就要低頭撿地上的碎紙屑!

周揚卻將製止了她的動作,然後一臉認真的說道:“不用了,相比於回城,我更在意你們母女!如果說回城的代價是拋棄你和寶兒,這個城不回也罷!”

不待李幼薇說話,周揚又轉身對著幾個大舅哥說道:“大哥、二哥、三哥、四哥,我知道這些年自己虧欠了幼薇以及李家很多,也讓幼薇傷心了,不過請放心,從今以後我會好好和幼薇過日子,請給我一個機會!”

聽到周揚的話,李家傻大黑粗的四大金剛頓時有些懵逼,他們被周揚的轉變整不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