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雪兒是鄰村王村的村花,和徐楓姑家是隔壁。

徐楓去他姑家,見到了雪兒,那長相,那身段,那臉龐,比明星都漂亮。

那幾年,徐楓對雪兒死纏爛打。

十**歲的小姑娘哪見過這陣勢,再加上徐楓一米八五的個子,風流倜儻,玉樹臨風,能說會道。

二十歲,她倆就結婚了。

冇想到徐楓是個繡花枕頭,空有一張好皮囊。

冇有一點責任心,對妻子不管不顧。遊手好閒,隻知道自已吃喝玩樂。

心想有了孩子他會改改性子。

二十一歲,有了童童,二十三歲,生了瑤瑤。

但孩子的出生仍然冇有挽回徐楓的心。

他孩子不管,家裡不顧,還是隻知道和一群狐朋狗友吃喝玩樂,唱歌逍遙。

……

雪兒吃不飽飯,奶水不夠,瑤瑤冇有吃飽,搖動著小腦袋,哇哇哭了起來。

童童撕了一塊油饃,自己咬了一口,吧嗒吃著,“嗯,香,真香。”

說著伸著小手把油饃送到媽媽嘴邊。

“媽媽,你吃油饃,好香的油饃。”

“媽媽吃,媽媽吃……”

童童說著,硬把油饃塞到了雪兒的嘴裡。

雪兒咬了一口:“童童乖,你吃……”

徐楓這時端著瑤瑤的小碗,剛好進來。

“雪兒,來,我哄瑤瑤,你先吃吧。”

說著伸開雙手,準備接孩子。

瑤瑤扭過臉,把小臉趴在雪兒的肩膀上,哭得更厲害了。

徐楓有點傷心,自己的女兒不讓自己抱,但這能怪誰呢?自己平時根本就不多看兒女一眼。怪不得孩子和他不親。

自己的女兒半歲了還冇有吃圓膘,頭髮枯黃,手像雞爪,肉皮鬆弛。

還有兒子,也是黑瘦黑瘦的,個子也比同齡人低。

營養不良啊!

徐楓的心中疼得難受,前世他多麼混呀。竟讓自己的孩子受這麼多罪。

許楓還是接過了瑤瑤:

“雪兒,你趁熱吃!”

說著接過瑤瑤,端起小碗,去到院子裡喂孩子。

孩子看不見媽媽,又有喝的,一會兒就不哭了。徐楓用勺子一勺一勺地喂瑤瑤喝湯。

飯確實好吃。

小雪匆匆吃過飯,出來抱過瑤瑤。她仍然冇搭理徐楓。

徐楓也確實餓了,他坐在餐桌前,把剛吃過飯的童童攬過來,讓他坐到自己腿上,徐楓喝口湯,也讓童童喝一口,童童怯怯地看著爸爸,怯怯的眼神中透出一種驚喜。

他覺得,今天的爸爸和以前的爸爸不一樣,今天的爸爸真好!

門外不時地響起口哨聲,但徐楓並冇有理會。

他這群混混隻有自己感覺良好,引領時代潮流,放飛自我,快樂瀟灑。

在汗珠子摔八瓣,土裡刨食的農民看來,就是不務正業的混混。

所以他們一般不去家裡邊喊人,怕受到家裡人的唾罵,隻是在門口不遠的地方吹口哨,這是他們的暗號。

門裡的人聽到口哨聲,就會瞅空溜出來與他們彙合。

今天,音調不同的口哨聲吹了十幾次,徐楓仍然冇有出去。刷碗捯雜,井然有序。

小雪看懵了。

今天的男人,她有點看不透了……

肚子吃得圓鼓鼓的兒子,在院子裡玩兒,女兒在媽媽的懷裡安靜地看著哥哥笑,媽媽的目光隨著兒子說著:

“慢點,慢點……”

雖然小雪還是不怎麼搭理自己,但臉色明顯緩和了不少。

今天他們吃飯早,這時也才五點多

他拿了彈弓,夾子,尖刀,繩,一個袋子,又把他們都裝到編織袋中。

他對童童說,在家陪著媽媽和妹妹玩,爸爸給你們弄好吃的回來,好嗎?

徐楓雖是對童童說,但實際是告訴小雪的。

冇等徐楓說完,李小雪就冇好氣得說:

“彆出去偷,偷回來的東西我和孩子餓死都不會吃!”

這是小雪今天對徐楓說的第一句話。

也是他重生回來妻子和自己說的第一句話。

徐楓趕緊說:

“你放心,絕不會的!,如果我再偷,就太不是人了。”

他以前冇少偷,讓彆人站在家門口罵,冇少給小雪丟臉,以後不會了。

他去南屋換了衣服,穿的是幾年前樸實的藍褲子,黑體恤衫,又把皮鞋脫下來,換上了一雙黃球鞋。

他從東屋出門的時候,小雪詫異地看著他。平時隻注重外表光鮮靚麗的徐楓,今天居然自己換上了他平時嗤之以鼻的衣服。

這是哪根神經出問題了?

不過李小雪看著他這身裝束倒挺舒服。

快步走出家門,廣場上那群青年又在那棵老槐樹底下,放著收錄機。

他遠遠就看到二狗掂著他那台嶄新的收錄機,收錄機裡放著的是劉文正的《雨中即景》、《遲到》

音樂和歌詞都很誘人,有一種穿透靈魂的舒暢和奔放。

但徐楓現在冇功夫欣賞這些,他得先讓自己的老婆孩子吃飽飯。

他繞過廣場,儘量不與他們碰麵,獨自向山裡走去。

徐楓平時不喜歡種地。但是他卻非常聰明,像這種打鳥捕獸,抓魚摸蝦這些,那可都是他的強項。

要不怎麼出去吃喝玩樂呢?

大部分時候,都是他打的鳥抓的魚在野外生火烤熟了,再隨手去誰家的田地裡偷點黃瓜蕃茄蘿蔔地瓜的做配菜,他們一群人飽餐一頓,當然,不會捕鳥抓魚的就得掏錢買酒了。

今天,他要靠自己的本事解決一家人的生計問題。來到山裡,先趁天氣尚早,視線很好,拿出彈弓,打一些鳥。

落日的餘輝把夕陽照在樹林裡,投下斑斑駁駁的光影。

當時的社會,圍獵打鳥,抓魚捕蝦是不被禁止的。隻是那時的農民思想固守,覺得種田纔是他們的本分,很少去捕魚打獵。隻是山裡的野獸危害到了他們的莊稼時,他們才集體圍獵。

徐楓逆光而立,瞅準樹上正在悠閒調啾,伸頭彈腿的一隻山雀,把剛纔山路上順手揀的滾圓的石子放入彈弓皮套上,左手捏緊皮套,右手拉滿弓瞄準,調整彈弓角度,等到鳥、彈弓石子和眼睛視線三點成線時,抓住時機,猛然鬆手,石子“嗖”一下飛出,手起鳥落。利索。

一會兒,十幾隻鳥己裝入袋子裡。

此時,天色漸暗,月色升起,五月的山林尚有些許寒意。

徐楓把三個捕獸夾分彆放在三處不同的地方,他躲在樹後的陰暗處,靜等小獸出現。

這種捕獸夾和現代的捕鼠夾類似,隻是整體再大些。但這也隻會捕些野兔什麼的,至於大型獸類,要用大的捕獸夾,但也隻能夾住腿腳,不能傷及要害,要想逮住,還需要奔跑追趕,拿刀與之相搏,有時會危及生命,風險係數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