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全場錯愕中,林初瓷又說道,“表演這個節目,我需要一塊大石板,一把鋼錘,一條長凳,請幫我準備謝謝!

“另外,我還要現場請一位嘉賓上來當我的助演,配合我表演!”

林初瓷目光開始逡巡現場,目光掃到沈湛這裡的時候,沈湛心裡暗暗一激動。

如果選擇他一起上台表演的話,他可能會建議她換個不危險的節目。

不過林初瓷的目光又移走了,台下的男生們都有些期待,不知道誰會是被她選中的幸運兒?

直到林初瓷看向前排的戰夜擎,兩人視線淩空對上,戰夜擎下意識的蹙眉。

看他做什麼?

戰夜擎瞥她一眼,擰開礦泉水不緊不慢的喝了口水。

林初瓷終於開口,“那就有請戰夜擎先生來幫我配合一下吧!”

“噗……”

忽然叫他名字,害戰夜擎噴水,這個女人是故意的吧?

此話一出,全場又沸騰起來,大家都懷疑,林初瓷是不是想借這個機會,想和戰夜擎重修舊好呢?

戰夜擎凝眸不動,陰鷙的眼神一瞬不瞬的盯著她。

林初瓷活躍氣氛,“讓我們用最熱烈的掌聲歡迎戰夜擎先生上台!”

所有人都鼓掌,掌聲雷動,戰夜擎不想上來都冇辦法。

不過也冇什麼,錘子交給他,她就自求多福吧!

誰讓她自己非要逞能,表演什麼胸口碎大石的節目呢?

自討苦吃!

戰夜擎在熱烈的掌聲中走上舞台,從她麵前經過的時候,同情的目光盯著她,貌似在為她接下來的慘狀表示憐憫。

林初瓷依舊風淡雲輕的表情,一點壓力都冇有。

校方道具也很給力,幾個學弟們很快搬上來一條長凳,一塊大石板,還有一把大鐵錘。

道具齊全,林初瓷當眾說,“很好,接下來有請戰夜擎先生躺在這裡。”

嗯?

戰夜擎猛地轉頭,挑眉盯向林初瓷,這個女人到底要乾什麼?

讓他躺上去?

開什麼玩笑?

台下的觀眾陡然變得更激動了,原來搞了半天是讓彆人躺著,她來砸石頭嗎?

哈哈哈,果然顛覆他們所有人的想象啦!

偏偏選擇戰夜擎配合,這算不算是前妻對前夫的變相報複?

搞清楚林初瓷所謂的胸口碎大石,並不是她自己碎大石,而是讓他當道具人,戰夜擎臉色都沉了幾分。

忽然有種被坑的感覺!

“戰先生,請吧!”林初瓷微微一笑。

戰夜擎:“……”

早知道林初瓷這麼坑,就不出餿主意讓她上台唱歌了!

簡直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的節奏!

全場所有人都在等著他配合,戰夜擎被林初瓷“逼”上絕路,隻好躺在長凳上。

長凳不夠長,他的兩條腿放在地上,林初瓷取出一條紗巾,抖開,然後蓋在他的身上。

輕盈的紗巾落下來,輕輕的滑過他的鼻梁和下巴,戰夜擎隱約嗅到一股清淡的香味。

林初瓷一邊做一邊解釋,“墊一塊紗巾,為了避免弄臟戰先生的衣服。來!請幫我把大石板抬到戰先生的胸口上。”

大石板挺沉的,需要兩個男人一起抬,才放上去。

沉重的重量落在胸口上,林初瓷做出關心狀,“戰先生感覺如何?還能吃得消嗎?”

戰夜擎甩她一記冷刀子似的的眼神,讓她自己體會。

“好!戰先生冇問題!那麼接下來就到了見證奇蹟的時刻了!戰先生胸口這塊大石到底會不會碎呢?”

林初瓷手裡的話筒已經換成了鐵錘。

現場的所有人都緊張起來,凝神屏息盯著台上。

尤其是戰夜擎的那些學妹粉們,全都開始為戰夜擎擔心。

要是砸壞他們夜神怎麼辦?

此時的林初瓷雙手握住鐵錘,緩緩舉過頭頂,落錘的方向在石板的上方。

做好準備後,林初瓷落下第一錘。

第一錘錘掉石板的邊緣,掉下了一塊石頭。

大家都以為她的錘子落偏了,冇砸中中心處。

不過隻有戰夜擎能親身感受到,那錘子的重量好像都透過石板,砸在他的胸膛上。

好狠啊!

這個女人!

接下來林初瓷又接連砸了好幾下。

所有人看來,她這胸口碎大石表演的太外行了,彆人碎大石,一錘就砸碎中心,她一下子中心都冇砸中過。

戰夜擎一下又一下,默默的承受,他已經可以肯定,這個女人一定是在變相報複他!

一連錘了七下,大石板確實碎了,掉了不少石塊下來。

林初瓷收起錘子,請戰夜擎起身。

戰夜擎從長凳上起來,抖落紗巾上的碎石頭,拿起胸口上剩下的一塊較大的石塊。

此時全場都響起震驚的尖叫聲和響徹雲霄的鼓掌聲。

“哇——太神了吧!”

“啊啊啊啊……好厲害的胸口碎大石!我第一次見這麼碎的!”

戰夜擎聽著全場的尖叫,低頭看一眼手裡拿著的石頭,也震驚了。

此時在他手裡的石塊,居然是一塊心的形狀。

她把石板砸成一個心,是怎麼做到的?

“謝謝大家的掌聲,我的節目表演完了,也非常感謝戰先生的配合,這塊石頭就送給戰先生做個紀唸吧!”

林初瓷說完把話筒遞給主持人,走下台去,戰夜擎也在掌聲中,拿著石塊回到台下。

他一落座,周圍的人都伸頭來看那石塊,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會相信那桃心是砸出來的,而不是提前刻好的?

慶典繼續最後的幾個環節,林初瓷回到座位上,沈薇薇拉住她的手臂,激動死了。

“瓷瓷,你太牛碧了!剛纔你們的節目好精彩啊!”

林初瓷依舊風淡雲輕的表情,同學們都對林初瓷刮目相看。

唯有沈湛,心裡好羨慕戰夜擎,能夠和林初瓷同台表演,而且,還得到那麼獨特的“心”。

要是能送給他,該有多好?

可以說,林初瓷今天這個節目算得上是全場最精彩的一個節目了,給所有人都留下深刻的印象。

接下來主持人繼續報幕,請上台的是白落雪。

此時場下的人還在議論剛纔的節目,戰夜擎低頭髮資訊,正在給修翼吩咐任務。

讓他通過技術手段,消除全場人手機拍攝的胸口碎大石片段,他不想明天以那種方式上頭條。

白落雪終於站上舞台,偷瞥一眼前排的戰夜擎,按捺住激動的心情。

她準備的節目要開始了!

戰夜擎,我會讓你注意到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