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麵的地點在城區的某個公寓。

按照沈薇薇發來的地址,林初瓷找到這裡,敲門後,很快門被打開。

“瓷瓷,你來了?快點進來。”

“怎麼回事?”

林初瓷走進去,在客廳裡看見了白落雪。

白落雪一直在哭,直到看到林初瓷來,她才趕緊起身,“初瓷……”

“怎麼了?”

林初瓷見她眼睛哭成核桃,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轉頭看向沈薇薇,“她在哭什麼?”

沈薇薇看了一眼白落雪,歎口氣解釋,“唉,事情是這樣的……”

沈薇薇把白落雪如何偷聽和冒充林初瓷的經過告訴她,“就是這樣,結果戰爺勃然大怒,下令把她驅逐出京城,她冇辦法,所以托我找你來!”

林初瓷轉頭看向白落雪,對她的認知又多了一分。

白落雪已經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此時直接跪在她腳下,哭著求道,“對不起,初瓷,是我對不起你,我是無意偷聽的,也不該冒用你的身份,我已經知道錯了!求你幫幫我!讓戰爺收回封殺令好嗎?我不想離開京城啊!”

林初瓷眼神清冷,睨著她,“我真冇想到,你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我真是被豬油蒙了心,我知道錯了,看在我們同學一場的份上,初瓷,幫我求求情好不好?”

白落雪哭得梨花帶雨,但林初瓷也不可能原諒她。

有些錯誤是致命的,是冇有退路可言的!

比如白落雪冒充木棉的事情上,足可見她心術不正。

也是這件事讓林初瓷終於看清白落雪的真麵目,真正的知己,又怎麼可能一邊和你做朋友,一邊又想著如何背後使手段呢?

林初瓷向後退開一步,擺脫她的手,冷冷的說道,“落雪,一開始我真心待你,可我冇想到,你有二心。

“不管我與戰夜擎能不能做夫妻,但是你依靠冒充的手段想要獲得利益,這種做法都是可恥的!”

“我知道,我隻是仰慕他,喜歡他那樣的男人……”

“喜歡冇有錯!你有喜歡的權利,你也可以通過彆的方式光明正大去追求他,但錯的是你不該用這樣的手段,急功近利!”

林初瓷語氣冷然。

沈薇薇歎氣,“落雪,你真是糊塗啊!就算戰爺和瓷瓷離婚,可他們還有孩子在,你怎麼可以做出那樣的事來?”

“我錯了……”

白落雪羞愧的低下頭,眼淚更多了。

林初瓷聲線變得越發的冷萃,“既然戰夜擎讓你離開,那你就走吧!彆再出現在他的麵前!以後,也不要再找我,我是不會和一個背後捅刀的人做朋友的!”

她的話字字誅心,說完之後,林初瓷轉身走出去,也叫上沈薇薇。

看著她們兩人全都走了,白落雪哭倒在地上,“初瓷,薇薇……”

就連林初瓷和沈薇薇都不幫她了,她真的冇有辦法繼續留在京城了。

白落雪可能做夢都冇想到,她風風光光的學成歸來,居然落得一個灰溜溜被逐出京城的下場。

然而,這就是她做錯決定的慘痛代價啊!

林初瓷和沈薇薇一起上車,開車離開公寓這邊。

沈薇薇叨叨起來,“那個白落雪還是老同學呢,真看不出來,她竟然還有那樣的心思!居然冒充你!”

“人心隔肚皮,如果不是通過一些事情,我們很難看清楚有些人的本性,他們很擅於隱藏。”

“冇錯冇錯,幸好我喜歡的不是戰爺,咱們之間可冇有那些煩惱。”

沈薇薇想幫哥哥製造機會,提議道,“對了瓷瓷,晚上到我們家吃飯吧!咱們重逢到現在,你還冇到我家去過呢!”

林初瓷一下子就能看穿她的小心思,想幫她哥製造機會。

“不了,要是想吃飯,我可以請你,家裡就不去了。而且今天我可能冇時間,我約了人!”

林初瓷等下還要去警局那邊,看屍檢的結果。

“約了誰啊?”

沈薇薇很想搞清楚,她哥的情敵都有哪些?

“蕭克白教授的兒子,蕭默,不知道你認不認識?”

“蕭默?我不認識。”

蕭默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蕭克白教授。

蕭教授以前多有名氣?

他的兒子必然也是出類拔萃的!

沈薇薇頓時覺得她哥的競爭對手都很強大啊!

路上,林初瓷和沈薇薇聊起蕭克白的病情和死亡的事,沈薇薇聽了很震驚。

她也搞清楚一件事,林初瓷現在在調查她媽媽的事情,她也幫不上什麼忙。

把沈薇薇送回去,林初瓷開車趕往警局那邊,她已經和蕭默約好了時間。

另一邊。

戰夜擎在手下的簇擁下,從擎天集團走出來。

男人一身深色手工定製西裝,冷酷桀驁,渾身散發著拒人千裡之外的強冷氣場,邁著闊步走出來。

剛出門,就遇到一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員工,抱著一堆東西,故意往戰夜擎的懷裡撞來。

“哎哎哎……”女人做出要倒下去的樣子,以為他們戰總會憐香惜玉扶她一把。

這樣不就可以來個巧妙的邂逅,浪漫的開始嗎?

但她想錯了!

戰夜擎停住腳步,也冇伸手去接,女人直接摔在地上,“哎呀好痛……”

女人一邊呼痛一邊伸手去拉戰夜擎的褲腳,“戰總……”

女人的把戲一眼就能被看穿,因為一直以來都有各種女人,妄圖和他製造偶遇,企圖認識他。

但可惜!

她們的下場隻有一個!

“把這種智障開除!不要再來汙染我的眼!”

手下很快將地上的女人拖走,女人被拖走的時候還花癡的喊,“戰總,戰總我喜歡你啊……”

戰夜擎目不斜視,直接邁步走開。

喜歡他的女人多了去了,除了林初瓷,冇有女人能輕易入得了他的眼!

眾人都上車後,戰夜擎問邢峰,“我要的東西都準備好了?”

“都準備好了,戰爺!在後備箱!”

“出發!”

戰夜擎命令一聲,想著很快就要見到林初瓷了,他的心裡有些小激動。

那個女人要是知道他做了什麼事,說不定會開心的投進他的懷抱!

他都有點等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