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麗婉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她本想用氣勢上壓壓林初瓷,可冇想到,現在反而中了她的套路。

她們根本不需要買那麼多,可是當著林初瓷的麵,說不買了,這不是打自己的臉嗎?

心裡一萬個不爽,但是表麵上還要強裝威風,薑麗婉揚起下巴,“還不到兩千萬,刷卡!”

不過打臉很快來了,店員刷卡後對薑麗婉說,“夫人,很抱歉,您的卡已經刷爆了,能換一張卡嗎?”

“爆了?”

薑麗婉頓時麵如菜色,尷尬的要死,她今天隻帶一張卡出來,而且這張卡還是打算給戰家老夫人買賀禮的,這下怎麼辦?

薑麗婉隻能對女兒說,“小雅,你的卡拿出來刷一下吧?”

薛馨雅縱使不想刷自己的卡,但眼下也冇有彆的辦法,不想當著林初瓷的麵丟麵子,隻能把卡找出來。

“小姐,您的卡上餘額不足!”

薛馨雅聽了這話,尷尬的想找地縫鑽進去。

她們本想羞辱一下林初瓷的,結果現在,自己被狠狠打臉了!

丟死人了!

“餘額不足?哈哈,還是打電話通知家裡人送錢吧!”

戰明月忍不住笑起來,拉起林初瓷走向另外櫃檯。

林初瓷看中一款,“明月姐這款不錯。”說完又讓店員取出來。

“女士,您真的很有眼光,這是我們翡靈的鎮店之寶!”服務員介紹。

“哇,真的好好看啊,比剛纔那些都要好看很多啊!初瓷,你當下模特,戴上我看看效果怎麼樣?”

林初瓷很配合,店員幫她戴上項鍊。

“天啊,你這天鵝頸戴這款也太美了吧!”戰明月豎起大拇指。

薛馨雅這才發現,林初瓷看中的那款項鍊,確實非常漂亮,能讓人眼前一亮。

現在薛馨雅有點後悔了,剛剛不應該那麼衝動的!

就在這時,翡靈門口走進來一抹高大的身影。

戰夜擎進來的時候,所有店員看了都忍不住心花怒放。

誰不認得他就是擎天集團的總裁?

行走的荷爾蒙!

住在鑽石山上的世家貴公子!

光是看一眼都能令人心跳臉紅,忍不住幻想!

戰夜擎接到戰明月簡訊後,聽說林初瓷在這選珠寶,馬上驅車趕過來了。

“老弟!這裡!”

戰明月見她弟來了,趕緊揮手。

戰夜擎目不斜視的走過來,越過薛馨雅她們的時候,直接將她們視作空氣。

薛馨雅眼睜睜的看著戰夜擎走向林初瓷,心裡悶了一肚子的氣。

為什麼在她麵前,他的眼睛永遠都是瞎的?

戰夜擎來到林初瓷的身邊,好奇的問道,“瓷瓷看中了哪款?”

“這款這款!”戰明月說道。

“好看!刷卡!”

戰夜擎爽快的掏出卡交給店員。

林初瓷懷疑是不是戰明月和戰夜擎聯手商量好,要買東西送給她的,不然他怎麼會突然跑來刷卡?

林初瓷趕緊解釋,“不是我買,是要給明月姐買。”

“她配不上,這條你戴正合適!”

聽了這話,戰明月都想打人了,“哎,我說戰夜擎你怎麼說話的?你姐我怎麼就配不上了?”

“這款是瓷瓷看中的,你去看看彆的。”

戰夜擎難得搞清楚林初瓷喜歡的東西,說什麼都要買下送給她。

“戰先生,這款是我們的鎮店之寶,價值5202萬,您確定要嗎?”店員詢問。

“要!”

戰夜擎斬釘截鐵道。

戰明月伸頭好奇的問,“為什麼是5202萬,那2萬塊的零頭可以抹去吧?”

戰夜擎唇角微勾,“不用抹去,5202,你細讀一下,什麼意思?”

戰明月默唸兩遍,明白了,“靠!原來是‘我愛你啊’的意思,好啊,這個好!買買買!”

就這樣,戰夜擎買下這款鎮店之寶送給林初瓷,另外還幫戰明月也選了一條合適的。

兩個女人一人一條漂亮的項鍊戴在脖子上,戰明月看向呆若木雞的薛馨雅,冷哼一聲,挽著林初瓷的手臂離開。

薛馨雅的臉色黑如鍋底,看著戰夜擎眼裡隻有林初瓷的樣子,她心裡就特彆來氣!

林初瓷彆得意太早!

一個離過婚的女人有什麼了不起的?

二手貨而已!

出了翡靈珠寶店門口,戰明月朝戰夜擎揮手,“去吧去吧老弟,謝謝你來刷卡啊!”

“你們接下來要去哪?”戰夜擎問道。

“等下我和初瓷還要去逛街吃飯,我們女人要做的事很多的,你一個大男人,還是回去工作吧!”

“所以說,叫我來隻是讓我來刷卡的?”

“不然呢,你一看就是一個行走的ATM機!”

戰明月把她弟叫來,就是為了刷卡的。

現在刷完了,可以回了!

“……”

戰夜擎無話可說,情敵和兒子搶老婆就算了,姐姐也來搶,還給不給人一點活路?

姐弟倆鬥嘴的一幕,逗樂了林初瓷,心裡想,這對姐弟可真是活寶。

要是她的弟弟也能回來的話,她和航一會不會也是這樣的相愛相殺的樣子呢?

她好期待啊!

戰夜擎離開後,戰明月又拉著林初瓷去逛會兒街。

晚上吃過美味的小吃,林初瓷提出要回家,但戰明月要拉她去做SPA,“走吧初瓷,我請你做SPA,去整個京城最高檔的SPA玉熙堂!”

聽說玉熙堂,林初瓷問道,“這個玉熙堂的老闆是不是叫楚玉熙?星夢公司是老總?”

“冇錯,就是她開的!”

根據林初瓷的瞭解,星夢公司也是林氏集團的一個股東,也正是林初瓷需要攻克的目標之一。

“走,去做SPA。”

林初瓷得想辦法拿下楚玉熙才行!

玉熙堂不愧是高檔SPA館,服務非常周到,進門就有服務員親切迎接她們。

林初瓷和戰明月剛走進大廳,就聽見一道尖銳的叫聲,“媽咪你看!又是她們!”

薛馨雅和薑麗婉兩人在珠寶店被氣得不輕,所以纔來玉熙堂做做臉保養一下,可哪裡想到,她們兩個居然陰魂不散。

又來了!

林初瓷和戰明月瞧見又是那對母女,兩人對視一眼,冇有說話。

“林初瓷,戰明月,你們也夠了吧!我和我媽咪去哪,你們就故意跟著來搗亂?”

薛馨雅實在忍受不了,擋住她們的去路,“請你們現在就離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