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警車呼嘯而至,停車後,戰夜擎從車裡下來,發現前麵停著的車輛。

“找到了!就是那輛嫌疑車輛!”

薛靖宇他們也下車來,他注意到旁邊倉庫冒出濃煙。

“那邊倉庫失火了!”

“瓷瓷可能在裡麵!”

戰夜擎也看到了煙霧,心中焦灼,轉身找出車裡的滅火器朝倉庫大門跑去。

薛靖宇他們也揮手,帶領隊員去找附近的消防設施。

到了倉庫門口,可以看見裡麵已經燃燒起來,戰夜擎努力尋找林初瓷的身影,“瓷瓷!林初瓷!你在裡麵嗎?”

“戰夜擎……”

林初瓷意識越來越模糊,但卻隱隱聽見戰夜擎的喊聲。

是不是她出了幻覺?

聽起來那麼的不真實!

戰夜擎依稀好像聽見林初瓷的聲音,他朝火苗上狂噴,壓滅一片火焰之後,他直接衝了進去。

裡麵到處都是濃煙,四周是包圍的火焰,戰夜擎不斷呼喊女人的名字,“林初瓷……你在哪……林初瓷……瓷瓷……”

朝裡麵跑的時候,戰夜擎被什麼東西絆倒,摔在地上。

仔細一摸一看,居然就是林初瓷!

他找到她了!

戰夜擎激動萬分,把女人扶起來,用力搖晃,“瓷瓷,瓷瓷你醒醒……”

“戰夜擎……”

林初瓷模糊的答應一聲,然後徹底昏了過去。

“瓷瓷!我帶你出去!現在就帶你出去!”

戰夜擎抱起林初瓷,可此時倉庫裡那些陳舊的織物都已經燃燒起來,火舌沖天,形勢危急萬分。

他們根本無法直接衝出火的包圍。

就在戰夜擎焦灼之際,一道水柱從外麵噴進來,薛靖宇他們已經拉來消防管道,對著大門的火焰噴水。

水流將門口的火焰熄滅,戰夜擎趕緊趁勢抱著林初瓷跑了出來。

他跑出來的同時,倉庫內堆積的織物燃燒通紅一整麵牆都倒下來,火焰鋪滿地麵。

要是再晚一分鐘,戰夜擎和林初瓷都會被大火吞噬。

薛靖宇看見戰夜擎救出林初瓷,鬆了一口氣,“初瓷小姐怎麼樣?”

“她昏迷了。”

戰夜擎先抱她上車。

“我來開車,先送她去醫院!”

薛靖宇將現場交給手下,他們也已經通知消防救援,救援車輛很快就到。

以最短的時間趕到醫院,薛靖宇將他們送來。

戰夜擎抱著林初瓷下車,直奔急救室。

“醫生……醫生……快救救她……”

戰夜擎不知道自己心裡有多焦急,心急如焚,他不希望林初瓷出任何事。

如果失去她,他不知道世界會變成什麼樣!

戰夜擎將林初瓷放在移動擔架上,轉身抓住醫生,咆哮的命令,“快救人!一定要救活她!快點!”

醫生被他的氣勢震懾到,連連答應,“我知道我知道,我們會儘全力!”

醫護人員他們將移動擔架床推進急救室內,急救室的大門關上了。

戰夜擎等候在外麵,焦灼的捋了一把頭髮,自責不已的他,朝牆上狠狠的揣了一拳!

“嘭……”

拳頭捶在瓷磚牆壁上,指關節瞬間破裂,有血跡順著白瓷磚流下來。

即便如此,他也感覺不到疼痛,因為他的心太疼了!

薛靖宇見他自責,走過來勸道,“戰爺,彆這樣!初瓷小姐應該不會有事的!”

“都怪我!要不是我留她一個人在車裡,也不會出這樣的事!”

戰夜擎眼眶通紅,內心無比的內疚。

“怪隻怪凶手太狡猾了!你留在這裡看著,我現在要去組織追捕!回頭和再聯絡!”

“嗯!”

薛靖宇拍拍他的肩膀,很快離開醫院,他已經聯絡京城警署,全麵出動,追捕在逃凶犯黑鷹。

戰夜擎繼續等候在急救室外,冇過多久,修翼白龍傾羽還有邢峰他們帶人紛紛趕來。

“戰爺!”

“戰爺,怎麼樣?聽說林小姐出事了!”邢峰擔心的問。

“在急救室。”

戰夜擎愁眉不展,修翼報告說,“戰爺,已經查清楚,黑鷹早在多年前就已經脫離摩羅組織,摩羅組織也不知道他的新雇主是誰,但可以肯定他在為私人賣命。”

“傳令下去,全麵追捕黑鷹!務必要將這個傢夥揪出來!”

“是!”

修翼白龍傾羽幾人馬上行動,邢峰留在這裡陪同。

沈湛從急救室附近經過,恰好看見戰夜擎,過來打招呼問,“戰爺怎麼會在這裡?出了什麼事?”

“初瓷出事了,現在急救室。”戰夜擎冇有隱瞞。

“初瓷出事?”

沈湛聞言震驚,有些擔心,說道,“我進去看看情況!”

沈湛轉身走進急救室,看見躺在手術床上昏迷過去的女人。

詢問同事得知,林初瓷被注射了咪達坐侖,加上吸入一氧化碳,CoHb即碳氧血紅蛋白飽和濃度達到8%,形成輕度中毒。

目前醫生同事已經給她采取高壓氧治療,可以改善機體缺氧症狀,對生命冇有多大影響,隨後休息一兩天便可康複。

沈湛出來的時候,順便也把做過搶救的林初瓷推出來。

戰夜擎看見林初瓷出來,第一時間衝上前去,“瓷瓷怎麼樣了?”

“鎮靜劑加上一氧化碳輕度中毒,可能要昏迷一段時間,不過不會有太大影響,彆擔心!”

聽了這話,戰夜擎鬆了一大口氣,內心也充滿感動,好在林初瓷冇出大事。

他們把林初瓷送入病房,戰夜擎轉身看向沈湛,頭一次發自內心的表達感謝,“謝謝了沈醫生。”

“不用謝我,是我的同事們營救及時。好了,你先陪她,我去忙了,她要是醒了,記得告訴我一聲。”

沈湛打過招呼,離開病房。

戰夜擎坐在病床上,握住林初瓷的手,貼在自己臉頰上,溫柔的目光注視著她。

“瓷瓷,幸好你冇事,你要是出事,我肯定無法原諒我自己。

“是我冇能保護好你,看見你出事,知不知道我當時的心有多難受多痛?對不起……”

戰夜擎陷入內疚中,握住她的手,悔恨的垂下頭。

聽見男人的話語,林初瓷幽幽轉醒,緩緩睜眼。

還能想起來在最後昏迷之際,他像英雄一樣闖入火場救她時的情景。

她的心很是感動!

“戰夜擎……”

忽然聽到林初瓷的聲音,戰夜擎猛地抬頭,驚喜不已,“瓷瓷,你醒了!”

林初瓷點點頭,注視著他,說了一聲,“謝謝。”

“不要說謝謝!我要的不是謝謝……”

溫柔的凝視片刻,戰夜擎忍不住朝她靠近,越來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