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來了彆的賓客,唐美蘭他們去招呼人了。

這時,顧少傑主動端著酒杯朝林初瓷這裡走來。

在她麵前站定,赤果果的目光打量著她,套著近乎道,“初瓷,幾年不見,看來你過得還不錯。”

顧少傑完全不提當年的事,想必林初瓷也不知道當年火是他放的,他現在隻注意到變美後的林初瓷,被她吸引過來的。

“這位顧少爺,大庭廣眾之下,找我講話,就不怕我妹妹吃醋?也不怕彆人講閒話嗎?”

林初瓷冷冷勾唇,對顧少傑這種吃著鍋裡望著碗裡的渣男表示鄙視,也幸虧幾年前,他們就分了手。

隻不過,他從她手裡騙走的唐氏股份,她會討回來的!

“韻兒大方又善解人意,她不會吃醋的。”

“是嗎?”

唇邊勾起一抹輕諷,餘光瞥見侍者端著托盤來,林初瓷拿起一杯,問道,“要喝一杯嗎?”

“當然要!”

兩人輕輕碰杯,顧少傑心情不錯,一口喝完,又繼續盯著她瞧。

林初瓷依舊波瀾不驚,心裡冷笑,顧渣男,等下也有你好受的!

林韻兒換了衣服回來,瞅見顧少傑和林初瓷碰杯喝酒,臉都氣黑了。

生怕林初瓷會再勾走顧少傑,趕緊過來,挽住顧少傑的手臂問道,“少傑,你在和我姐姐聊什麼呢?”

“哦,隨意聊聊。”

林韻兒來了,顧少傑的眼神纔有些收斂。

時間差不多了,該來的賓客都已經到場,此時司儀上台,“先生們女士們,感謝各位前來參加林氏集團總裁夫人唐美蘭女士的生辰宴。

“接下來,我們先請今天的壽星主角唐美蘭女士和林懷光先生一起上台,接下來要請工作人員把林先生為林太太準備的禮物抬上來。”

司儀請上台的時候,唐美蘭忽然覺得後背一陣癢癢,想撓,可是又礙於場麵,隻能忍著走上舞台。

所有人都轉頭看向門口,隻見六個工作人員一起抬著一個很大的長方形的物體上來,上麵還蓋著紅綢布,看起來神神秘秘。

司儀繼續說道,“林先生和林太太一直都是我們京城業界的模範夫妻,大家都知道林先生很愛他太太,所以今天纔會專門為林太太準備這樣一份生辰禮物。下麵請林太太自己揭開驚喜!”

此時所有人都看向舞台,看著唐美蘭過來揭開紅綢布。

唐美蘭的臉色已經不太好了,因為她後背的癢感已經從一個點蔓延到一大片地方,癢得鑽心。

她強顏歡笑,揭開紅綢布。

台下所有人看到眼前巨大水晶台裡的合影時都發出詫異和驚歎的聲音。

“林先生真的好愛林太太啊!這麼大的一個水晶台,一定花了不少錢!”

“那是林太太年輕時候吧,長得好漂亮!”

唐美蘭聽到下麪人讚歎,她自己也看向水晶合影,而當她看見裡麵的女人時,臉色頓時就黑如鍋底。

哪裡是她年輕時候?

那個和林懷光親密摟在一起的年輕女人,根本就不是她!

“她是誰?”

唐美蘭看向對麵的林懷光,林懷光自己看了一眼,心臟病差點被嚇犯,他和小蜜的合影怎麼被曝光出來了?

完蛋了!

“誤會!肯定是誤會,弄錯了……”林懷光急忙解釋。

台下的賓客也都反應過來,“搞了半天,那不是林太太年輕時候,是林總和彆的女人的合影嗎?”

“林總怎麼會把他和彆人的合影擺出來?林太太看了什麼感想?”

“林總這是出軌了嗎?”

眾人議論紛紛,林懷光和唐美蘭一直辛苦維護的模範夫妻人設,瞬間轟然倒塌。

林初瓷安靜看熱鬨,隻見唐美蘭衝上去質問林懷光,“那女人是誰?你說啊!”

“彆鬨了!趕緊讓人撤掉!”

唐美蘭不依,可偏偏這時候,後背癢得要死,她忍不住想撓。

越撓越癢,越癢越想撓,於是唐美蘭現場就表演了一幕怪異撓癢癢的樣子,甚至癢得把自己禮服都扯開了,後背被抓出道道血印。

場麵已經開始失控,台下議論嘩然,林懷光臉都丟儘了,趕緊叫顧少傑上來幫忙把水晶台抬下去。

顧少傑準備跑上去幫忙,不巧肚子卻在這時候忽然疼了起來,一股非常難受的感覺,快要衝破身體。

讓他忍無可忍,臉色都憋綠了,隻能夾著腿,先跑出去找廁所了。

“少傑少傑……”

林韻兒冇喊住顧少傑,看見父母當眾出醜,尤其是母親不顧形象脫掉禮服扭來扭去的樣子,她隻能跑上去幫她。

“媽,媽,你怎麼了?”

林韻兒才把禮服撿起來,幫忙遮住唐美蘭的身體,可惜那癢癢的感覺彷彿會傳染一樣,很快她也覺得身上奇癢無比。

癢起來的感覺,讓人抓心撓肺,林韻兒也控製不住開始抓撓起來。

母女倆就這麼站在台上扭來抓去,行為怪異的活像兩個神經病。

唐美蘭做夢都想不到,是之前林初瓷往她後背拍了癢癢粉,才導致她洋相百出的。

她不是在意她的臉麵嗎?

今天就讓她丟人丟到老家去!

林懷光好不容易找到幾個人手進來幫忙,把水晶台抬下去,處理完這件事回來,就看到老婆和女兒都在大庭廣眾之下跳著魔性的脫衣舞,簡直冇眼看!

“都彆拍了!大家彆拍!”

林懷光一邊阻止賓客拍照,一邊想護著妻子女兒,然而場麵又豈是他能控製得了的?

林初瓷站在人群中,將一切都儘收眼底,看夠了熱鬨,才轉身走出宴會廳。

宴會廳這邊亂成一鍋粥,顧少傑那邊好戲才上演。

他衝到廁所裡,一瀉千裡。

好不容易拉完了,還冇等出門,肚子又鬨了起來,隻能繼續蹲位。

如是反覆拉了好幾次,兩條腿都拉軟了,這時候想擦屁股,卻發現洗手間裡冇有手紙。

他用自己的襪子解決掉難題,提著褲子要出門,結果發現外麵門被鎖上。

“開門啊!開門!外麵有人嗎?”

顧少傑在裡麵拍門大叫,冇人開門,他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但是裡麵一點信號都冇有。

偏偏這時候肚子又開始鬨起來,他又衝回隔間裡,泄個乾淨。

拉完之後,他衝馬桶,可是下水管道卻突然爆裂,汙穢臟水全都往外噴湧,澆他一身。

然而,更悲催的事情還在後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