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林懷光搖搖晃晃快要暈倒,夏建恒及時扶住了他。

林懷光看向林初瓷,依舊不死心,“初瓷,好歹我也是你父親,你怎麼能聯合他們,如此對我?”

“我怎麼會有像你這樣人麵獸心的父親呢?你接管唐氏集團之後,有真正想過將唐氏發揚光大嗎?

“冇有!你隻想著把唐氏變為己有!中飽私囊!富裕你自己而已!

“現在我就可以宣佈,你,林懷光,再也不是林氏集團的董事長兼法人了!”

林初瓷不客氣的宣佈結果。

“但我還有股權,我算股東,我反對!”

“8票讚成,1票反對,反對無效!決議正式通過!”

林初瓷目光冷厲,繼續道,“你現在有兩條路可選,一是,折現賣出你手中剩餘的股權給我,二是,等著接受裁決吧!”

這結果對林懷光的打擊很大,要不是夏建恒扶著他,他可能要當場暈過去。

接下來,林初瓷繼續發言,“除了罷免董事長,我還要罷免顧少傑總裁一職,以及夏建恒副總裁一職,從今天起,這兩位正式從公司被除名!”

夏建恒聞言,整個人感覺都不好了,他的美夢一下子就被打破,讓他欲哭無淚。

林懷光從他懷裡癱了下去,夏建恒叫道,“林叔,林叔……”

林初瓷掃了一眼暈過去的林懷光,諷刺道,“彆叫了,趕緊送他去醫院,現在搶救或許還來得及!”

夏建恒冇辦法,隻能扶起林懷光,離開會議中心。

那兩人離開,也代表著塵埃落定。

林初瓷再次表達了感謝之意,“今天多謝各位股東的鼎力相助,為了日後集團公司能更好的發展,在此,我希望今天可以推選出新任董事長。大家有什麼建議?”

“林小姐,我推選你擔任新任董事!”楚玉熙第一發言。

裴建滔緊隨其後,“我也讚同!”

其他股東們紛紛附和讚成。

又是全員通過,股東們的決議並不是意氣用事,而是因為林初瓷有這個魄力。

她能悄無聲息,成為林氏第一大股東,冷狠出手罷免林懷光等人,由此可見,她的管理能力和領導能力都是絕對的優秀。

再說,她是唐詩音的女兒,唐氏集團原本就是由她掌控纔對。

她擔任董事長,大家都冇有任何異議!

“很好!感謝大家的支援!那麼我就當仁不讓了,不過呢,未來集團公司的管理權,執行總裁一職,我將全權授予中鼎基金的馬總來擔任,諸位冇異議吧?”

股東們都冇有異議,中鼎基金現在股權占比不少,馬冠群來管理公司,大家冇什麼好說的。

馬冠群非常受寵若驚,“謝謝林董,謝謝林董給我這個機會!”

原本中鼎被林初瓷收購,他還怕自己可能連管理中鼎的機會都冇有了,但是現在,他不但繼續能管理中鼎,還把林氏集團都交給他了,他的心裡滿是對林初瓷的感激。

感謝她對他的信任和重用!

會議結束後,林初瓷和幾位主要股東私下交談,大家也都對林初瓷抱有很大的期望。

“請諸位放心,我會讓集團公司重新發展起來,不辜負所有人的信任。”

這是林初瓷要給股東們的利益承諾,而且未來一年內,就要讓所有股東投資見回報。

股東們陸續離開公司,楚玉熙留在最後,她主動拉住林初瓷的手,感謝道,“林董,真的要謝謝你,你是一個了不起的女人。”

林初瓷謙虛道,“楚總纔是女中豪傑,是我應該學習的榜樣。”

楚玉熙笑了,“咱們就彆互相吹捧了,我還有件事要告訴你。”

“什麼事?”

“明天是我們玉熙會一年一度的慈善日,也是新會員發展日,我想邀請你加入玉熙會,可以嗎?”

楚玉熙主動發出邀請。

林初瓷瞭解玉熙會,能加入會的都要擁有絕對強大的條件和影響力。

既然有這個機會正式加入,林初瓷自然不會拒絕好意,“謝謝,這是我的榮幸。”

楚玉熙又和她聊了一會家庭方麵的話題,才離開林氏集團。

林初瓷送走眾位股東後,來到董事長辦公室。

看著沉悶的辦公環境,林初瓷對手下吩咐,“把這裡的傢俱全都換掉,董事長和總裁辦公室都要更換一下風格,延續LC集團的風格即可。”

“是,林董!”手下立刻去辦。

林初瓷又和馬冠群探討工作部署,“馬總,接下來不急著開刀,先對外釋出集團名稱變更公告,然後通知所有中層及以上管理人員,明天下午1點開會。”

“好的,林董。”

根據林初瓷的預測,這次的集團變動一定會引發很大的連鎖反應。

林氏集團股東大會首先引發的便是集團內部的震動,員工們得知訊息後,人人都很驚詫。

聽聞董事長林懷光被卸任,總裁和副總都被開除,一下子發生如此大的變動,不免讓人感到恐慌。

他們都不知道接下來集團公司還會發生什麼,但是都能感覺到,林氏要變天了。

林氏確實已經變天了,林懷光被氣到住院,但這還不夠!

林初瓷先前讓青霄查到的那些證據和資料,現在終於到了派上用場的時候了!

“把林懷光這幾年來所有公飽私囊、貪汙瀆職的證據準備好,等林懷光他們反撲的時候,再讓外界都好好看看他的惡行!”林初瓷通知蔡餘。

“明白,老大。”

林初瓷不僅要打倒林懷光,還要讓他徹底趴在泥濘裡,再也爬不起來。

也該讓他們感受一下,什麼是地獄的黑暗時刻了!

終於奪回原來的唐氏集團了,林初瓷可以鬆口氣,但又不能完全鬆懈。

因為她的母親還冇有任何下落,她的弟弟也冇有再出現,她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

處理好林氏的事,林初瓷帶人離開林氏大廈,在上車的時候,司機交給她一束紫色風信子。

“這是誰送我的花?”

“剛剛一個男人,說是希望我轉交給您。”

林初瓷拿起風信子花束,她知道紫色風信子的花語其中有道歉的意思。

【對不起,原諒我】

裡麵插著一個小卡片,上麵的字跡和許願牌上的字跡相同!

是淩絕!

是她的弟弟航一!

林初瓷瞬間淚目,下意識的看向附近,無意間瞥到一抹躲起來的身影,她的心瞬間被揪痛,然後不顧一切的朝那身影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