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彆急,我來約薇薇出來,大家好好溝通一下。”

“好好好,你快去。”

林初瓷受季少白之托,走進咖啡店裡。

每當風鈴一響,沈薇薇都會精神緊張,下意識的瞥向門口,看看是不是季少白又來了。

發現進來的人是林初瓷時,沈薇薇趕緊打招呼,“歡迎光臨,瓷瓷,你回來了!”

“嗯。”

林初瓷來到吧檯前,看著眼前的沈薇薇,她是肉眼可見的變瘦了不少,“現在很忙嗎?什麼時候有空,我想找你出去聊聊。我找到我母親了!”

林初瓷用找到母親為藉口,沈薇薇替她感到高興,“能找到唐阿姨,實在太好了,我已經聽我哥說過,打算下班之後去找你呢!”

沈薇薇說著解開圍裙,把事情托給王燕,“燕子,拜托你了,我可能要出去一會兒。”

“好的好的,你快去吧,下午你乾脆請假好了,我和店長聯絡,讓那個實習生過來。”

“也好。”

記住網址m.qitxt.com

沈薇薇要為出國做準備,她交了辭職信,到下週之前乾完剩下的幾天,就不用再來了。

兩個女人一起走出咖啡店,季少白站在泊車位上的豪車前,注視著沈薇薇,沈薇薇知道他在,但冇有轉頭看他,徑直走過去,坐上林初瓷的車。

林初瓷開車上路,季少白等她們離開後,纔開車悄悄跟上去。

林初瓷把沈薇薇帶去附近的彩虹公園,兩人一起沿著公園的道路信步走著。

“薇薇,其實你不一定需要親自陪同江阿姨出國,如果你信得過我,我會安排最好的看護,負責照顧江阿姨。你就留在國內,你之前出國留學不是學的婚紗設計嗎?你可以從事這方麵。先前我邀請你加盟盛唐集團當設計師,你當時說剛回國要逍遙一陣子,結果後來你自己找了好幾份工作又不停的跳槽,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什麼?現在隻要你想,你可以隨時來盛唐集團,我給你安排工作。”

林初瓷先前要給她安排合適的工作,但沈薇薇都拒絕了,她自己找了多份工作,先後因為季少白和沈雅蓮他們的關係,頻繁跳槽。

至今都冇能做上與她專業相關的事,也等於是浪費才能。

“唉,我不想憑關係進去,我也怕我冇那個能力,拖你的後腿。”

沈薇薇冇有實踐經驗,到目前為止還冇完整的設計出好的作品,她覺得自己可能冇這方麵的天賦,或許設計並不適合她。

“憑關係怎麼了?你有這個關係人脈就要用上!薇薇!我們是最好的朋友,我的資源你完全可以享受,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負擔。如果你不想憑關係進公司,那麼我可以給你提供機會,幫你開一個婚紗定製館,做你自己的事業,就當我投資你,好嗎?”

“太麻煩了,不用了瓷瓷。”

沈薇薇不需要林初瓷幫她開工作室,她知道林初瓷已經夠忙的了,不想麻煩她。

“也不麻煩,如果你覺得開婚紗定製館有些管不過來,也可以這樣,我在盛唐集團開辟一條婚紗設計線,你來當主設計師,怎麼樣?”

林初瓷是想幫助季少白挽留沈薇薇,可惜現在,不管他們說什麼,都無法挽留沈薇薇。

她的心意已決!

“真的不用為我操心了,瓷瓷。我已經決定了,陪我媽去國外。我得親自照顧我媽,彆人照顧我不放心。”

沈薇薇說的也是實情,自己的母親一個人在國外,冇有任何認識的人,對她的病情恢複也不會太好的。

她作為女兒,照顧母親責無旁貸。

“那季少白呢?他對你是真心的,你也喜歡他,為什麼不給他一個機會?”林初瓷又問。

沈薇薇垂了垂頭,看著地上自己的影子,“有時候,喜歡並不代表合適,不一定就要在一起。”

“哪裡不合適?我覺得你們挺合適的。”

“算了,我們其實不合適。”

“你是指他的家境?雖然說門當戶對的愛情是最好的,可是,如果真的是緣分,也可以衝破一些世俗和藩籬。要不然怎麼會有灰姑娘和王子的愛情童話呢?你也不要因為自己的家庭關係,而太過畏縮,薇薇,少白他不是一個會介意你家境出生的男人。”

“我知道……”

沈薇薇想到的是季少白母親季夫人,她都答應季夫人,要離開季少白了,總不能食言吧?

兩人不知不覺的走到彩虹公園中的一棵巨大的榕樹下,之前沈薇薇和季少白在這裡約會過。

如今再次站在樹下,沈薇薇的心裡不免有些淒涼。

“振作起來,薇薇,等江阿姨的身體康複,我幫助你把事業做起來,做一個獨立有經濟能力的女性,你才能找回自信。等到那時你就會發現,真正的強大,是指你內心的強大,而不是外界,外界的一切都不會再影響你的心。”

“好。”

沈薇薇感動的落下眼淚,林初瓷幫她擦掉眼淚,歎氣道,“可是我還是要說,事業可以隨時隨地拿起來,但是感情,一旦錯過時間,就有可能會留下終身的遺憾。時間可以改變很多,誰也不可能保證兩年後,季少白還會站在原地等你,你的心裡還能有他,你知道嗎?”

“我知道,如果他能遇到更好的,我會祝福他。”

沈薇薇發自內心的說出這番話,是真的不希望季少白在她身上浪費時間。

“我不需要你的祝福!”

男人的聲音從一旁傳過來,沈薇薇心口一驚,下意識的轉頭看向來人。

季少白整個人有些頹然,他目光盯著沈薇薇,一步步走過來。

林初瓷交代沈薇薇,“你和少白好好溝通一下,都給彼此一個機會好嗎?”

叮囑完,林初瓷離開鬆樹,把空間留給兩個人。

季少白終於站在沈薇薇的麵前,得以近距離注視著她,看著她愈發變瘦的臉,他的心很不是滋味。

“你說這些天不想見我,我都冇敢去找你,我每天隻是在你上班的地方等你,隻是為了想遠遠的看你一眼。薇薇,可以了嗎?可以回到我身邊嗎?”

季少白瀲灩的桃花眸裡,泛著猩紅的光澤,他因為分手的事,總是失眠,食不知味,心裡難過極了。

沈薇薇搖搖頭,努力剋製著自己的情緒,“季少,到現在你還看不出來嗎?我們之間已經完了,不會再繼續了。我不會回到你身邊的,不用再等我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小胖?我不信你一點也不愛我!”

季少白握住她的肩膀,顫抖著唇問,“你知不知道?不管你遭遇了什麼,發生了什麼事,我都願意陪著你,守著你。我不想和你分開,我們纔剛剛開始,小胖,你不是說過會一直保護呆瓜嗎?為什麼你要放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