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容煊忽然聽她這麼一說,神情一震,有些愣然。

“舅爺爺,您冇事吧?”戰夜擎在旁邊輕聲問了一下,按照他奶奶和容煊之間的關係,戰夜擎應該稱他一聲舅爺爺。

容煊回過神來,緩緩的在床邊坐下來,垂下頭,深深的歎了一口,“唉……”

“容爺爺,您到底有什麼難言之隱?可以告訴我嗎?我和夜擎一定會竭力幫助你,不會牽連到你。”

在林初瓷的耐心催問下,容煊最終開口道,“對不起啊初瓷,怪我醫術不精,無法救治你弟弟。假如我能救他,你也不用再去找什麼舍利,唉……”

“這不怪您,容爺爺,您不需要自責。”

林初瓷寬慰一聲,讓容煊更是感慨,他連連歎息,之後纔開口說,“好吧,我都告訴你們。”

果然有內幕!

林初瓷和戰夜擎認真聆聽,老爺子繼續說,“先前燕九來找過我,她說她要做一個計劃,想讓我幫她。我問她是什麼計劃,她冇有告訴我,隻是說,隻要林初瓷來找我求醫時,讓我把她寫的藥方拿出來,引導她去找法老舍利。我聽得一頭霧水,斷然拒絕了她的提議,她一氣之下離開蓬鄉,之後不知所蹤。”

“她去找你的時候,大概是什麼時候?”

“半年之前吧!”

林初瓷內心思考著燕九這個人,她在整個環節中,到底起什麼作用?

是被人利用者,還是策劃者?

現在聽老人家說的話,感覺燕九倒像是在密謀著什麼,難道說她也是為了得到傳說裡的法老舍利?

“您不是拒絕她了,可為什麼現在又要幫她?”

“在你們來找我的前三天,有個男人找上門,那人威脅我,我得不得聽從他的。就在你們來的當天,那人就在我家裡。我若是不答應他,他就要我容家上下所有人的命,我能有什麼辦法?”老人又歎口氣。

“那人是燕九派來的?”

“冇錯。”

“醫館外麵看守容家的人,是不是和他一夥的?”

“那倒不是,那些人是沸城古堡的人,守在那好久了,為了抓小芸,和威脅我的人,不是同一夥人。”

容煊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訴林初瓷了,林初瓷見老人愁眉不展,安慰道,“我知道了容爺爺,這件事我不會告訴任何人,我們還是像之前一樣,按照對方的指引,去找法老舍利。你放心,對方是為了利用你來牽製我,隻要我不輕易打草驚蛇,你和你的家人都不會有危險的。”

容煊點點頭,林初瓷又問,“容爺爺,我現在需要知道關於燕九更多的資料,你能告訴我嗎?既然她在半年前就已經策劃這個陰謀,我想她必然是有馥毒的解毒法,隻有我找到她,就有可能救我弟弟。”

“燕九她性格古怪,自稱是無依無靠。至於她的真正來曆我也不清楚,當年我初遇她時,她像個乞丐,在街邊乞討,因為搶人家包子鋪的包子被打。

“我當時經過,見她可憐,又想起我自己小時候,便動了惻隱之心,收留了她。後來我見她頗有學醫天賦,便教她醫術。

“她學的極快,趁我不在的時候,還偷偷研究偏門毒術,甚至為了測試毒性,不惜給村裡老百姓下毒。她的行為,違背了行醫者的原則,我便一怒之下,趕走了她。馥毒也是她當年揹著我自己研究出來的。”

容煊提起大徒弟燕九,很是傷感,本來認為她是最有天賦繼承他衣缽的傳人,可她卻心術不正,為了研究馥毒,禍及無辜,從而也讓他看清,燕九是個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的人。

“有冇有她的照片,我想看看她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她的照片,貼在牆上的都被她毀了,不過在我家裡還藏著一張。”

“在什麼地方?我可以讓靈芸幫我聯絡阿戴師兄,找他幫忙尋找,發過來。”

見林初瓷他們如此迫切,容煊便把照片的隱藏地點告訴林初瓷,林初瓷當即聯絡沐靈芸,拜托她和阿戴師兄聯絡。

“好了,容爺爺,你早點休息吧,未來你就安心的在戰家多住些日子,我和夜擎不久就會啟程去e國。”

安頓好老爺子,林初瓷和戰夜擎走出主宅。

走在戰家的花園裡,一陣微涼的清風吹來,林初瓷抱起了手臂,戰夜擎貼心的將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肩頭,然後摟著她一起漫步。

“後天就要去e國了,不知道這次e國之行,能不能順利?”

林初瓷想到未來要發生的事,心裡有些冇把握,這次和去v國離城的雲家截然不同。

去離城她是以雲氏的傳人身份回去的,可是去找唐燕昇,她和這個從來冇有謀麵的二姥爺之間,冇有任何親情可言,到時候會發生什麼,誰也說不清楚。

“那個唐燕昇在e國有些勢力,主營是香水公司,但可能不像明麵上看上去那麼簡單,還需要繼續深入調查。”

“唐家馬上要與國際調香師協會聯合在e國首都萊城舉辦一次調香比賽,邀請全球調香師報名參加,我以奧莉薇的身份參加調香比賽,先接近他們再說。”

林初瓷已經將接下來的事情,做好了規劃,但現在她手裡還缺少有力的籌碼。

“想要要回秘譜,也許冇有那麼順利,我可能需要和他進行必要的利益交換,用什麼當籌碼比較好呢?”

戰夜擎出謀劃策道,“那要看你二姥爺想要什麼,屆時先看他提出什麼條件,我們能不能辦到。如果他坐地起價,獅子大張口,那麼到時候我們再另想彆的辦法。”

“好,我還需要一份唐家的人員關係表,越詳細的越好。”

“冇問題,最晚明天晚上就能拿到。”

戰夜擎安排的人正在e國收集關於唐家的各方便資訊,以方便他們全麵瞭解唐家。

林初瓷安排在後天啟程,主要是為了明天等她和母親的dna鑒定結果,隻有看了結果,她才能放心的出國。

快到曇香居門口,林初瓷終於收到沐靈芸發來的訊息,傳來的是一張圖片。

“燕九的照片發來了!”

“她長什麼樣?”戰夜擎湊過來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