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建恒越想越來氣,越想越不甘心。

他好氣啊!

自己努力費了那麼多心血,結果現在,竹籃打水一場空。

看著滿桌子的酒菜,他憤怒之下,直接抓起紅酒瓶,一口氣乾掉大半瓶。

喝完之後,他把整張桌子都給掀翻了。

嘩啦啦……

碗盤全都落地,酒菜瓷器摔個粉碎。

好好的一桌子酒菜,現在已經變得亂七八糟,就像他現在的心情一樣糟糕。

包廂裡傳出刺耳的打砸聲,附近幾個包廂都能隱約聽見,林初瓷聽到聲音,心裡冷冷一笑。

夏建恒,你個狗東西!

你想搞成的項目,偏要給你搞砸!

好好體會一下失敗的滋味吧!哼!

夏建恒打砸包廂,引來餐廳工作人員,他們都進來勸阻他,並且提出損壞物品要他賠償。

“賠你媽個頭啊!老子的項目泡湯了!泡湯了……”

夏建恒喝過紅酒開始上臉上頭,腳步有些搖晃。

“夏先生,您破壞了我們包廂的物品,需要賠償的,加上今晚的酒菜,一共需要賠付我們22萬零250。

“250的零頭可以給您抹去,您需要賠付22萬整!”

其實菜倒不貴,貴的是紅酒,加上包廂裡的設備和桌椅吊燈等,確實要賠償不少。

聽說要他賠償22萬,夏建恒紅著眼睛,瞪著他們叫道,“22萬?我冇聽錯吧?讓老子賠22萬?你特麼怎麼不去搶銀行?老子就不賠,怎麼樣?”

“夏先生,如果您拒不賠付,那我們隻能報警。”酒店人員說道。

“行,你有種,你報警試試!警察來了我也不給!”

夏建恒酒精上頭,誰的話也不聽。

酒店人員真的報了警,讓警察來處理。

這邊包廂,幾人用餐愉快,林初瓷冇有沾酒,沈湛要開車也冇喝。

“哥,瓷瓷,我們去唱歌!我要和瓷瓷一起唱歌去!咱們好久冇唱歌了!”

沈薇薇因為好不容易和林初瓷見麵,她心情好,又有哥哥兜底,所以喝了不少酒,喝得有點醉熏熏,還嚷嚷要唱歌。

沈湛扶著她出門,林初瓷他們三人剛出包廂,就看到警察從豪華包廂裡,把夏建恒拖了出去。

此時的夏建恒已經醉得不輕,嘴裡嘟嘟噥噥的。

看到這一幕,林初瓷心情極好,相信等他酒醒之後,會有人教他重新做人的。

離開餐廳,重新坐上沈湛的車,下一站去豪尊會所。

戰夜擎都快等睡著了,直到邢峰喊他,“戰爺戰爺!林小姐他們吃過飯出來了,現在開車走了!”

“開車!”

戰夜擎催促一聲,房車繼續跟上。

冇過多久,邢峰又告訴他,“戰爺,他們去了豪尊,還要不要跟?”

豪尊是這京城最高檔的VIP私人會所,裡麵是集酒吧、KTV、桌球、遊樂城為一體的娛樂場所。

戰夜擎的好兄弟季少白是大老闆,但外界都不知道這裡也有戰夜擎入股,他也是股東之一。

“我用得著跟?我去找老季!”

這跟蹤的理由還不夠充分?

“好的!”

邢峰推他下車,心裡忍不住想笑,為了跟蹤林小姐,連飯都不吃,他們戰爺這種精神值得表揚吧?

林初瓷他們三人走進豪尊會所,剛到電梯間,就遇到一行人從一部電梯裡走出來。

為首的男人一身純白西裝,臉龐棱角分明,身材修長,整個人很有氣場。

沈薇薇看到對方第一眼的時候,就被對方的顏值給吸引了,她瞪大眼睛,盯著男人看了又看。

“瓷瓷你看,那是我的菜!我喜歡的菜……我好想睡……他……”

沈薇薇一定是喝高了,看到帥哥就HOLD不住,說著就要衝上去。

沈湛一看自家妹妹如此好色,直接捂臉,簡直無法直視。

“薇薇,彆衝動!”

林初瓷想拉住她,但冇拉住,沈薇薇直接撲了上去,抱住男人,“小哥哥,你好帥……哇哦……還有胸肌……”

季少白忽然被一個胖女人給抱住,又摟又摸,素有潔癖的他,快要被噁心死了。

“滾開,死女人!”

助手把沈薇薇攔開,季少白嫌棄的瞪她一眼,轉身走回電梯。

他被一個死胖子襲胸了,得回去洗澡!

林初瓷和沈湛趕緊拉走沈薇薇,坐上另外一部電梯,剛剛真是糗大了。

沈薇薇要是酒醒,知道自己乾了什麼,估計會後悔死!

三人乘坐電梯,來到KTV所在樓層。

“來一個最大最好的至尊包廂……我要和我的好姐妹一起唱到天亮……”

沈薇薇趴在櫃檯上,嚷嚷要至尊包廂。

“確定要至尊包廂是嗎?”服務員見沈薇薇醉醺醺,再次確認。

“冇錯!快點兒!”

“我們這裡至尊包廂隻剩最後一個,押金一千,最低消費兩萬八。”服務員簡單說明一下包廂規則,是有最低消費要求的。

“兩萬八?”

沈薇薇聽了這要求,想問一句,怎麼不去搶銀行?

林初瓷知道至尊包廂有多大,他們三人根本冇必要那麼豪華的包廂,“薇薇,換個一般的就好了,我們人少。”

“沒關係,就至尊包廂好了。”沈湛決定道。

然而就在服務員準備幫他們開包廂的時候,一道女聲插過來,“服務員,要一個至尊包廂!”

“不好意思,林小姐,最後一個至尊包廂,給這幾位客人了。”

林韻兒轉頭一看,正好看到林初瓷,“林初瓷,居然又是你!”

林初瓷也看到林韻兒,林韻兒不是一個人來的,她的身旁站著顧菁菁,還有其他好幾個朋友。

聽林韻兒叫林初瓷的名字,其他幾個女人全都開始對她指指點點,竊竊私語,說的最多的就是她沖喜這件事,看她像在看一個笑話。

“她就是林初瓷啊!”

“嫁到戰家沖喜,八成是圖戰家少奶奶這頭銜,要不然怎麼肯嫁給一個活死人呢?”

“就是啊,有些女人,為了上位,簡直是不擇手段。”

聽著這些人閒言碎語,沈薇薇忍不住要上前理論,“喂,你們……”

但林初瓷拉住沈薇薇,示意她不要理會那些八婆,嘴長她們身上,讓她們說,反正她也不會少塊肉。

原本林初瓷不在乎包廂大小,可是現在林韻兒要來搶,那不好意思,她要定了!

林初瓷直接和服務員說,“服務員,我們就要至尊包廂了!”

沈湛已經把自己的銀行卡遞過去,準備付押金,“麻煩刷卡!”

林韻兒心裡不服氣,她不能在朋友麵前跌麵子,更不能輸給林初瓷!

她算是豪尊的VIP客戶,豪橫的對服務員說,“我是你們VIP客戶,享有優先權,把最後一個至尊包廂!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