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謝你們能趕來,但到目前為止,f國的警方還冇有找到凱森的下落。”威爾團長非常擔心的說。

“據說警方已經展開地毯式搜尋,可是到現在還冇有凱森先生的下落,我們都好著急。”阿麗莎急得想哭。

“再說說他失蹤前的情況。”

林初瓷他們坐下來,詳細瞭解情況。

“當時是在加尼葉歌劇院演出,演出結束後,凱森先生在後台換好衣服出來,他叮囑我讓我等下跟著樂團回酒店去。我見他一個人離開,問他要去哪。他就告訴我,說接到了你的電話,出去找你。”

阿麗莎回憶當時的情況,她也是這麼和警方說的,警方便讓她聯絡林初瓷詢問情況,協助調查。

“我可以肯定,這段時間冇有和凱森聯絡過,我前幾天都在e國,回國後又去了西北部,手頭有點忙。”

林初瓷仔細思考,“對方以我的名義約了凱森,為什麼要用我的名義?還是說,有人冒充了我?”

戰夜擎分析道,“冒充你的可能性比較大,用你的名義無非是為了引凱森上鉤,他如果聽說是你來找他,他肯定毫無防備的去赴約。”

“是啊!最壞的就是這樣,到底是誰乾的?”

幾人正在酒店房間裡談話,外麵響起門鈴聲。

阿麗莎去開門,發現來的人是f國幾名警察,他們是來詢問涉案嫌疑人有沒有聯絡到的。

“她已經趕來,現在就在房間裡。”

阿麗莎和對方交涉後,回到房間告訴林初瓷,“戰太太,f國的警方過來了,他們想請你去一趟警察局協助調查。”

林初瓷和戰夜擎對視一眼,隨後站起身,“好的。”

隻有她接受調查,警察才能搞清楚,這件事與她是冇有任何關係的。

“我陪你一道去。”

戰夜擎陪著妻子一道出門,林初瓷被帶回警方,按照他們f國的流程,接受了問詢。

從她和凱森的私人關係開始調查起,林初瓷用流利的f語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訴警方。

警方通過對林初瓷的行蹤定位,發現她之前的一段時間都在e國和華國,冇有來到f國。

她和凱森的見麵和聯絡時間,要追溯到半個月前,從各種方麵來看,她都不具備綁架凱森的動機。

警方不能羈押林初瓷,隻能暫時以無罪釋放她,“林女士,希望你近期留在f國,等到案子處理完成。我們可能隨時需要你們的配合。”

“好的,我會無條件的協助與配合。”

林初瓷表達過感謝後,和戰夜擎一塊離開。

回到酒店後,夫妻倆先辦理好入住事宜,接下來,他們則著手幫忙尋找凱森。

凱森失蹤的新聞已經登上f國的報紙,引起f國樂迷和網友們的廣泛關注,大家都很擔心鋼琴王子的安全,希望警方儘早尋找到他。

這件事也傳回了瑛國,凱森是瑛國威爾士親王和安娜王妃的第三個兒子,從出生之後就不在繼承人範疇內,所以凱森對於瑛國王室而言,一直都是一隻閒雲野鶴般的存在。

冇有實際權力,但不代錶王室對凱森不重視,相反,親王和王妃都格外疼愛小兒子凱森。

安娜王妃得知兒子失蹤的訊息,親自帶人從瑛國飛來f國,要求f國給予一個交代。

f國不敢絲毫怠慢,官方隆重接待安娜王妃一行,並且承諾會儘快找到凱森王子。

下榻在f國國家酒店的安娜王妃,得到最新的訊息進展,禦士向她做了彙報,“夫人,f國警方那邊已經將嫌疑人無罪釋放。”

“無罪釋放?”

安娜王妃對這個結果並不開心,“為什麼?那個女人誘騙了我的兒子,警方為什麼要把她放了?”

“警方說冇有證據證明這件事與她有關。”

安娜王妃沉思片刻,命令道,“安排人去把那個女人給我帶來,我要親自審問她。”

“是!”

*

林初瓷待在酒店,正在和戰夜擎商議,可能是什麼人綁架凱森,外麵響起門鈴聲。

“我去開門。”

林初瓷走過去,打開房門,卻看見酒店的客房服務帶著幾個穿著製服的人員,客房服務簡單解釋了來人身份後,便退至一邊。

幾名禦士說明來意,“林女士,請你跟我們走一趟,我們王妃要見你。”

原來是凱森的母親來了。

“好的,我現在跟你們去。”

林初瓷點頭答應,回屋拿上東西,戰夜擎得知後要陪她一起,但被林初瓷留下,“你留下來坐鎮指揮,加快尋找速度,我去見過王妃就會回來。”

“好吧!讓孤雪陪你一道過去。”

“嗯。”

戰夜擎電話通知孤雪,孤雪很快從彆的房間趕來,陪著林初瓷一起離開。

他們在經過萬麗酒店大廳的時候,剛好遇到一行人從外麵進來,林初瓷一眼注意到走在人群中心,被簇擁著的年輕女人。

正是改名為禦翩然的花翩然。

花翩然穿著高貴的禮服,斜戴著寬簷禮帽,舉手投足都很有公貴族的風範。

她在與林初瓷即將擦肩而過時,突然停下腳步,驚呼一聲,“林初瓷?”

林初瓷停下腳步,其他人也都停下來。

她看向花翩然並冇有任何吃驚的表情,彷彿隻當她是一個路人。

林初瓷不說話,花翩然倒是疑問不少。

“居然在這裡都能碰到你,你怎麼在這?你來f國乾什麼?”

大概是太過驚訝了,她完全冇想到自己會在f國的萬麗酒店裡遇到林初瓷。

她知道的是林初瓷他們去尋找神秘古國了,她的父親安排的人難道冇乾掉林初瓷他們?

難道說,暗月閣的人全都已經出事了?

現在她出現在f國,是不是來參加時裝週的,她有些擔心林初瓷會來搶她的風頭。

如今,從她回到s國以後,她依靠自己父親的實力,在國際設計界有了新的名字,她的作品都能參加國際時裝週了。

當然,她最怕的就是遇到林初瓷這個對手,而現在,居然又遇見了她。

林初瓷見她吃驚的樣子,隻是淡淡問道,“f國不是你家後花園,我不能來嗎?倒是禦小姐你,怎麼會出現在f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