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初瓷現在腦子裡毫無頭緒,隻能繼續追查下去,纔有可能弄清楚她想知道的真相。

從老城區回去的路上,林初瓷接到邢峰的來電,他說還冇找到瞿師傅,問她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

“冇有,我這裡冇事。我擔心瞿師傅出事了!”

林初瓷把瞿師傅被替換的事告訴邢峰,讓他繼續去找人。

之後,她又讓青霄送她去警局,找到薛靖宇,把管平被殺的事情告訴他。

薛靖宇說道,“剛纔我們也接到組員的電話,得知管平被害的事,這件事難道也和你母親有關?”

“我猜是的,我要找魏玉霞,魏玉霞遇害,我找吳作亮,吳作亮他瘋了,我找管平,管平也死了。有人一直在阻撓我調查。”

林初瓷說出自己的擔憂。

薛靖宇思考片刻道,“你們下一個要找的人是誰?”

“王俊濤。”

“隻有提前找到王俊濤,纔有可能揪出凶手。”

“我也是這麼想的,希望薛隊長可以幫我查查他的下落,一旦有訊息,請及時通知我!”

“冇問題。”

林初瓷聊完要走,薛靖宇及時喊住她,“對了,初瓷小姐,我愛人是不是又找你麻煩了?真的很對不起,我替她向你道歉。”

“沒關係,薛隊長不必客氣。”

時間還早,林初瓷打算回一趟玉瀾莊園看望兩個孩子。

回到玉瀾莊園,林初瓷才知道兩個孩子都被家教老師斐洛帶出門去遊樂園玩了。

“去遊樂園!”

林初瓷重新上車,青霄開車趕往遊樂園。

可車行半路,就接到斐洛的來電,“瓷姐不好了!曜曜少爺和小川少爺被抓走了,都怪屬下保護不力!”

一聽說孩子被綁架,林初瓷神經瞬間緊繃,心也揪緊,“怎麼會發生這種事?知不知道什麼人乾的?”

以斐洛的身手,一般人肯定很難是她的對手,會是什麼人綁架了孩子?

“是刑幫!他們趁機偷襲,綁走孩子!說是要你親自去談判!”

“這幫孫子!簡直是欠收拾!”

之前暗月閣隻不過從對方手裡奪過一批價值幾十億的珠寶行貨,得罪過刑幫大佬,結果他們就一直咬著她不放。

居然連她兒子的主意也敢打!

真是活膩了!

如果說林初瓷用了五年時間,練就了一身武藝,以及一顆刀槍不入的心,那麼她依舊有軟肋。

孩子就是她最大的軟肋!

誰敢動她的孩子,她會和他們拚命!

一聲令下,青霄鉚足馬力,風馳電掣趕往刑幫所在地。

一個小時之後,林初瓷他們的車轟隆停在東城區一座巴洛克式莊園前。

這裡是邢五的老巢。

下車後,青霄說道,“林總,我陪您一起去!”

“不用!你在這裡等我!”

為了救兒子,就算是地獄,她也要闖!

林初瓷單槍匹馬,踢開莊園大門,裡麵的兩個光頭手下被震的一愣。

“去告訴邢老五,就說他祖奶奶來了!”

兩個光頭男都被林初瓷來者不善的氣勢震懾到,對視一眼,其中一人飛快跑去報告。

內堂上,留著一撇鬍鬚,臉上帶著一條刀疤的邢五端坐在主位,正在品茶。

手下跑進來,叫道,“五爺,那個自稱祖奶奶的女人來了。”

“好大的口氣!”

邢五猛地拍桌,又問“他們幾個人?”

“就她一個。”

“讓她進來!”

邢五冷冷的勾唇,一個女人敢隻身一人闖入他邢家老宅的,有點兒膽識!

隻不過,他邢五可不是那麼好說話的,她敢來,就教她什麼是規矩!

林初瓷被請進來,當她跨入門檻後,院子兩側出現了二十多個手下,他們都舉起武器,對準了她。

這些人不過是威脅的目的,林初瓷根本不放在眼裡。

她目不斜視的走進主廳,看見堂上的邢五。

邢五是京城本土的一派古老勢力代表,表麵是做古董和珠寶生意,常在黑市裡混,也是邢家幫派的掌舵人,稱霸一方。

邢五在道上還是很有威望的,隻是在林初瓷這裡,她根本就不買他的賬。

“邢老闆,我兒子呢?”

“喲,林小姐來了!我的那批貨呢?”

邢五眯起了危險的眼睛盯著她,麵上笑眯眯,眼神卻格外陰沉。

他的手下已經把她團團圍住,今天估計林初瓷要是不吐出那批貨,恐怕是出不了這道門。

“還是那句,起先我不知道那貨是邢老闆看上的,我隻不過比你下手快一步。

“邢老闆人老了,動作慢了,搶不到貨就要來對付我,請問這是哪條道上的規矩?”

林初瓷毫不畏懼,微微揚起下巴道。

被林初瓷諷刺人老動作慢,邢五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在京城這一片,我邢五就是規矩。我勸你還是乖乖把貨還給我,否則,彆想見到你的寶貝兒子了。”

邢五戴著玉扳指的手,輕輕的敲擊著桌麵,他不是在和她商量,而是最後通牒。

“我兒子呢?他們現在在哪?”

林初瓷知道今天她是深入虎穴,如果不出奇製勝,恐怕很難全身而退,連帶兒子也有危險。

此時她已經想到了好主意。

“他們很好,兩個小子都很乖,我讓人好吃好喝的伺候著呢,隻要你把東西交來,我就讓人放了他們。”

邢五皮笑肉不笑的說。

“可以!邢老闆,我可以把那批貨還給你,但是你得讓你的這些手下人退下,我們兩人單獨交易。”

“有什麼不好當著我的手下麵的?”邢五陰惻惻的問。

“當然是一些不能被外人知道的,我有更好的東西要給五爺看,如果五爺看著覺得好,咱們可以一起合作,有錢一起賺,豈不是更好?”

林初瓷媚眼如絲,說出的話柔軟動聽,還用手指輕輕滑過他的衣袖,邢五被撩得心癢癢。

思忖片刻,他抬手,命令讓所有手下都退出去,把門帶上。

量她一個女人也耍不出什麼花招!

要是林初瓷肯對他投懷送抱,這樣的美人如果能得到,也是難得的一種豔福。

很快,邢五的那些手下全都退出去,並且帶上門窗。

邢五直勾勾的盯著他,“不知道林小姐想給我看什麼好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