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牧走到桌邊,繼續講解。

“這隻菸鬥是清雍正年間流傳下來,儲存完好,價值已經在10萬出頭。”

“這枚寶璽就不得了了,出自乾隆年間,所用材料也是上等翡翠,雖說印記模糊,但也價值不菲,如果出售35萬還是要的。”

他從容不迫的將剩下的五件古玩介紹完畢,抬起頭時,發現兩人看他的眼神徹底變了。

楊振華驚疑不定,眼神有一絲肉疼但更多的是激動。

開什麼玩笑?這種鑒寶手段堪稱逆天,而且他是自己的學生。

古玩可是冷門行業,如今優秀的年輕人可不多了。

【一位情緒就要失控的老師】

【一位正在醞釀感情,準備用高薪聘用您的大老闆】

李牧掃過提示資訊,神色認真道:“楊老師放心,東西我不會要的,剛纔隻是按兩位的要求展示一下我的鑒寶水準,獻醜了。“

“李牧,你也太謙虛了,你在古玩鑒定實力上恐怕已經超越了我,你管這叫獻醜?”

楊振華語無倫次了起來,萬萬冇想到,平時幾乎冇有存在感的人竟然這麼厲害。

而且還在這和他玩起了凡爾賽。

“楊老師誇張了,我有啥本事?還不是您教的好麼?”

“放屁,我要能教你這些,全球古玩圈,考古圈會有人不認識我麼?”

董海濤哈哈大笑。

“老師你笑什麼?今天我虧大了。”

“虧大了?我怎麼感覺你還挺開心呢?”

楊振華眼中閃過一道精光,眼神變得灼熱了起來,李牧頓感菊花一緊,有些後悔出風頭了。

尼瑪,不會是自己太牛了,讓他陷進去不能自拔了,這就麻煩了。

“好了,你看把人嚇得,不要以為自己在大學當老師就覺得很厲害了,高人在民間,大隱隱於世。“

董海濤看向李牧,眼神變得很認真。

他充滿誠意道:“我名下有一家古玩收藏公司,經營範圍包含鑒定,買賣,雖說規模不大,但經營良好,小李,你有興趣跟我乾麼?”

他果然拋來了橄欖枝,不過李牧不為所動,表現的十分鎮定。

“這個。。恐怕不合適,我還在唸書,上班必然會分心,萬一影響學業就麻煩了。”

董浩然神態篤定,李牧這話反而讓他更加有把握了。

這種天才,能力早就超越了大學範疇,他就是考古係的,還怕不能畢業?

果然,兩人眼神快速交流,楊振華說道:“李牧隻要你願意,去上班也冇問題,考古係本來就很閒,而且,以為你的能力學校已經冇什麼可以教你的了。”

“小李,300萬年薪,並且冇有特殊原因你不用離開魔都,在古玩街上有一家我的店鋪,叫雲香閣。”

李牧嚥了下口水,年薪300萬,不得了,雖說有異能,但他還是被嚇了一跳。

然而,萬萬冇想到,這不過是開胃菜而已。

董海濤接著道:“聽說你父母都在外地,家裡又正好拆遷冇地方住,雲香閣三樓設施齊全,是一套100平的三居室,你願意的話,可以搬那裡去住。”

李牧眼睛一亮,這是真的解決了大麻煩,現在他有能力賺錢,可冇有多餘的錢買房,租房終究是不方便啊。

董海濤從口袋裡摸出一張銀行卡放在了桌上,臉色變得似笑非笑。

劉振華忐忑的問道:“老師你看我乾什麼?”

“技不如人呐,幸好小李也算是我這一脈的人,這100萬我幫你出了,算是剛纔的彩頭錢,這些古玩收起來吧,我知道那是你的命。”

楊振華一喜,趕忙出口道謝。

他對李牧道:“你安心跟著老師就行,放心吧,古玩店平時冇什麼事你就來上課,一般情況,一年也遇不到幾件事。”

這一波自己賺大了,不但賺了100萬,住的問題也解決了,還有高薪酬勞,最關鍵在古玩街混跡,以後撿漏的機會可是大大提升了。

至少可以打個掩護,前期要猥瑣發展,但自己肯定不能以員工的名義去上班,這樣限製太大。

“董老,我可以去店裡,但我隻是駐店,不是員工,冇有績效任務,通過我的手賣出去的分成,您6我4,至於年薪300萬我要不拿您肯定不同意,嚴格來說,我們算是合作,您看如何?

【這位古玩行大老闆冇有任何不滿,他料定對方以後必成大器】

【隻要能和他交好,什麼條件都願意付出】

董海濤笑道:"好,就依小李的辦就行。”

很快楊振華將列印好的合同交給了李牧。

【一份誠意滿滿給了甲方無限好處的良心合同】

看到這條資訊,最後一絲疑慮也消除了。

躺著賺錢要是還拒絕,人家不會覺得你有骨氣而是覺得腦子多少有點不正常。

李牧拿起筆,在合同的甲方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將收藏室的門關上後,三人回到客廳。

就在這時,李牧的身形頓了一下。

不遠處的茶幾上放著一盆五針鬆,但李牧關注的可不是這個。

【一塊品質中上的橄欖石,價值120萬】

這條資訊懸浮半空,而在花盆的泥土裡卻鑲嵌著半拳大的石頭。

這塊石頭淡黃色,表麵也挺光滑,呈現不規則狀,大約有半拳那麼大。

他想起了之前在一本國外雜誌上看到過,全球十大最值錢的石頭排行裡,似乎就有橄欖石。

而且似乎還排在第二位,比他更值錢的是翡翠原石。

李牧心裡有些不解,楊振華這麼牛逼的麼?120萬的石頭就當個盆栽擺設?

'咳咳。“

“那塊石頭很奇特啊,值不少錢吧?”

李牧隨口一問,神色很平靜。

楊振華順著眼神看過去,不由笑道:“那石頭是盆栽店老闆用來墊桌腳的,我覺得好看就要來了,冇收我錢。”

董海濤走過去將石頭拿起,看了一圈後並未發現奇特之處。

“小楊,小李可是你學生,他喜歡這石頭,就送他得了,彆到時候傳出去,說你一塊破石頭都不願意送人。”

“老師你彆亂扣帽子,李牧你喜歡就拿去,就一塊破石頭。”

“行,那我就不客氣了,這石頭看起來像一隻鳥,確實挺奇特的。”

李牧接過石頭,順勢放入了口氣,然後不動聲色和兩人打了個招呼就離開了。

剛走出大門,李牧捂住口袋裡的石頭,心情激動。

術業有專攻,這塊石頭的秘密兩位古玩行家都冇看出來。

而李牧激動的並不是這石頭值120萬,而是通過意外發現,他似乎想到了一條新的商機。

他記得在古玩街上也有很多奇石店,幾年前似乎還有過新聞,有人一塊石頭賣了幾千萬的天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