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詩音……詩音她……她冇死……”

親耳聽蕭克白說這話,林初瓷震驚無比。

“蕭叔叔,你說的都是真的?我母親她冇死?”

如果這件事是真的話,那麼骨灰被調換的事,也就好理解了。

“對,她冇死……”

“難怪我之前發現她的骨灰被調換了,我在尋找她骨灰的下落,冇想到她還活著。那她現在在哪你知道嗎?”

林初瓷激動的問。

“她……她被……”

蕭克白病情很嚴重,說了一番話後就已經開始喘不上氣,劇烈的咳嗽起來。

“蕭叔叔……蕭叔叔……”

林初瓷發現他此時像是症狀發作一般,整個人看上去都非常的難受,倒在床上,大口的喘息,卻依舊像是被人勒住脖子。

見狀不對,林初瓷趕緊按床鈴,同時也朝外喊,“戰夜擎!戰夜擎……”

戰夜擎聽見叫聲,衝進來,便看見在床上掙紮的蕭克白。

“怎麼回事?”

“他好像病症發作!快叫醫生!”

戰夜擎馬上衝手下喊,“快喊醫生!”

保鏢們快步跑去找醫生。

林初瓷看著蕭克白難受萬分的樣子,著急道,“蕭叔叔!堅持住啊蕭叔叔……”

她還有很多問題冇有來得及問他,可千萬不要出事!

被病魔折磨的男人就像癲癇一般,已經神誌不清,胡亂的掙紮。

戰夜擎也幫忙扶住蕭克白,按住他插著針管的手。

林初瓷緊皺眉頭,她總感覺蕭克白的症狀,不像是胃癌發作的表現,更像是某種器官在衰竭。

此時門口跑進來一個年輕男人,他看見蕭克白髮作,不顧一切衝進來。

“爸……爸……”

年輕男人傷心的大喊著。

林初瓷看見男人的時候,格外震驚,因為他就是那個暗中給她多次送藍花楹的男人。

原來他是蕭克白的兒子?

又一陣腳步聲從門口傳來,醫護人員匆忙趕來。

林初瓷和戰夜擎他們都要讓開,醫生檢查過蕭克白的症狀,當即下令,“快!送急救室!”

他們把蕭克白推去急救室,林初瓷他們幾人也都跟著來到這邊。

看著陷入悲痛的男人,林初瓷走過去問道,“你就是蕭叔叔的兒子?”

男人點點頭,“嗯,我是蕭默。”

“蕭默你好,之前為我母親送過藍花楹,以及給我送過藍花楹的人,是不是都是你?”林初瓷詢問。

“是的,是我。”

蕭默外形清瘦俊朗,年齡很輕,此時因為父親的病症而陷入悲痛的氛圍中。

林初瓷想到剛纔蕭克白親口告訴她,有人監視他,才讓蕭默送花暗示。

這麼多年,到底是誰在監視他們?

林初瓷想和蕭默聊聊,但戰夜擎怎麼可能給她和小鮮肉單獨聊天的機會。

要聊天,大家一起聊!

他走過來,站在林初瓷的身邊,問蕭默,“蕭默,你父親什麼時候查出癌症的?”

“去年。”

“你現在是一邊上學一邊照顧你父親?”

“是我一直照顧我父親,不過我已經實習打工了。”

從聊天中,林初瓷也多少能瞭解到蕭克白和蕭默父子二人這麼多年的生活情況。

聽起來不是很理想,甚至還有些艱難。

蕭克白因為某些原因,被京大解約,名聲和榮譽不在,生活近況也很不好過。

一個人還要拉扯兒子長大,結果還患上癌症,可以想象得到,他們父子倆該有多難。

冇聊多久,急救室的門打開,眾人一起回頭。

見醫生走出來,林初瓷他們跟著蕭默一起迎上去。

“醫生!我父親怎麼樣?”

醫生搖頭,“對不起,我們已經儘力了,準備後事吧!”

蕭默的身形頓了頓,眼眶也變得通紅,他不敢相信,父親就這麼離他而去了!

林初瓷也感受到一股悲傷的感覺,心裡酸澀,眼睛也跟著濕潤了。

好不容易有了蕭教授的下落,才一見麵,他就去世了,多麼令人難受?

“蕭默,節哀順變吧!”

戰夜擎心口也有些悶,拍拍蕭默的肩膀安慰。

醫生要離開,但林初瓷攔住他,“醫生!我想問一下,患者是什麼原因去世的?”

戰夜擎和蕭默聽見林初瓷提出這樣的問題,都看向她。

“患者死於心力衰竭,我們已經儘力急救,但依舊迴天乏術。”醫生解釋。

“據我所知,患者是胃癌,已經做過切除手術,短時間內不會有生命危險,可是為什麼今天會突然發生心力衰竭的現象?”

“這個……我們也不太清楚,病人癌症晚期,情況嚴重,隨時有可能離開,出現這種症狀也不是不可能。”

醫生該說的都說完了,直接離開。

之後,有護士將蕭克白的遺體推出來,遺體上蒙著白床單。

“爸……爸……”

蕭默悲痛欲絕的喊著父親,可是他父親再也不可能醒過來。

遺體被臨時送入病房,等待處理,戰夜擎安排人過來幫忙料理後事。

站在病房門口,看著蕭默痛哭的背影,林初瓷第一次意識到,也許是她調查母親的案子,所以連累了那麼多無辜的死者!

魏玉霞,管平他們,一條條鮮活的生命,現在又多了一個蕭克白。

她很難過!

自己給那麼多人帶來了不幸。

戰夜擎見她陷入悲傷,輕拍她的肩膀安慰。

林初瓷轉頭問,“戰夜擎,你說,如果我今天不來這裡,是不是蕭叔叔就不會死?”

這一刻,她對他冇有排斥和敵視,隻是想從他這裡得到一個答案。

戰夜擎輕輕的說道,“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蕭教授飽受胃癌折磨,死亡又未嘗不是一種解脫,這件事和你無關,你不用感到自責。”

“可是我覺得,他的死,不可能那麼巧合?胃癌怎麼會突然引發心力衰竭?”

林初瓷不可能當做一般的事情去對待,她現在總覺得自己像是陷入一個巨大的旋渦裡。

隻要她一天冇有查清母親的事情,那麼她就無法搞清楚真相,也不能輕易相信任何所見的現象。

戰夜擎注視著她的眼睛,思索幾秒道,“你是懷疑他的死,另有蹊蹺?”

“嗯。”

“既然你懷疑的話,那就對他進行屍檢,屍檢的結果能告訴你真相!”

戰夜擎說完這話,已經掏出手機,“我來聯絡法醫!”

男人轉身打電話去了,林初瓷盯著他的背影,深深的出了一口氣。

這一刻,她要感謝戰夜擎對她無條件的支援和信任。

林初瓷走進病房,對蕭默說了要屍檢的事,“蕭默,我希望能查清楚蕭叔叔真正的死因,想征得你的同意!”

“你是說要對我父親進行屍檢?可是醫生都說他是自然死亡。”

“我隻是想證明到底是不是自然死亡!”

“那好吧!”

得到蕭默的同意,戰夜擎也聯絡過刑偵部門的法醫朋友,對方答應幫忙做屍檢,不過要將遺體運送過去。

這些事都由戰夜擎的手下操辦,他們將遺體送去法醫解剖室,屍檢報告要第二天才能出來。

臨彆時,林初瓷不忘關心,“蕭默,你有去處嗎?如果工作還冇安排好,你打這個電話,我幫你推薦工作。”

戰夜擎擔心林初瓷彆是看上人家小鮮肉了,當即說道,“蕭默,等料理好蕭教授的後事,你可以直接去擎天報到,我會讓人給你安排合適的工作。”

林初瓷聽他這麼說,忍不住看他一眼。

戰夜擎眉目從容,不像是在開玩笑。

“謝謝初瓷小姐和戰爺,等爸爸的事解決再說吧,我先回去了!”

蕭默離開後,林初瓷也打算走,戰夜擎說道,“我開車送你。”

“不用了,我的車已經來了!”

青霄已經開車過來,停在他們的麵前,林初瓷拉開車門坐進去。

戰夜擎眼睜睜看著林初瓷離開,冇有任何阻攔,因為明天屍檢結果出來,他還有機會和她再見麵的。

這裡戰夜擎剛坐進自己車裡,便接到修翼的來電,“戰爺!鑒定報告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