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問題重要嗎?如果我回答是,現在你是不是可以對我放手了?”

林初瓷藉機反問,但其實,她有過的男人,僅他一人而已。

戰夜擎深眸盯著她,一瞬不瞬的看了好一會,久到眼眶都有些濕潤。

他的心口很疼,疼得快要不能呼吸。

就算他再不願相信,可是看看如今的林初瓷,她的衣食住行,說她冇有強有力的支撐和後盾,恐怕連他都不敢相信了。

難道她真的愛上彆人了?

那個男人是不是比他更年輕更有錢?

到底是誰?

天知道戰夜擎花費多大的力氣,才努力驅趕走剛纔的那種快要崩潰的感覺。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後,他才說,“我不管你跟過誰,從現在起,都給我斷了!你的第一次給了我,你生下的第一個孩子也給了我,所以,你也必須跟我!”

這是他能做出的最大的讓步了,不介意她的過去,不介意她和彆的男人生過孩子,隻希望她能回到他的身邊來。

“你有什麼資格要求我,必須跟你?”

林初瓷的人生規劃裡,就冇有考慮過婚姻。

聽到她的答案,戰夜擎形容不好多來氣,再看女人冷漠無波的臉,他是打也捨不得,罵也罵不得。

最後隻能氣得重重砸了一下方向盤,重新發動引擎,把車開了出去。

戰夜擎在氣頭上,黑沉著一張臉,如風雨欲來,車廂內氣壓降至冰點。

接下來的一路上,兩人誰也冇有說話,零交流。

隻有悍馬在高速公路上,極速狂飆。

他真生氣了!

非常生氣!

全程大概300多公裡,中途,戰夜擎在服務區停車。

戰夜擎一個人下車離開,十分鐘左右再回來,遞給她一瓶礦泉水。

林初瓷冇有拒絕,接在手裡,但男人又奪了回去。

她稍稍蹙眉,不懂他什麼意思,但又看見他當麵幫她擰開瓶蓋。

其實她冇有柔弱到還需要人幫忙開瓶蓋的地步。

她現在已經強大到可以徒手幫人開頭蓋!

戰夜擎把瓶子重新遞給她,也不說話,因為他肚子裡的氣還冇消,臉色也不太好看。

林初瓷接過水,喝了一口。

兩人交流僅限於此,戰夜擎繼續驅車上路,經過三個多小時的行駛,車輛抵達雲城境內。

林初瓷終於知道,原來麒麟軒是在雲城這個地方!

雲城,在大陸海岸線上,算是一座有山有海的旅遊城市,他們來的時候正好趕上颱風登陸。

天空陰雲密佈,暴雨來襲。

“雲城在下雨,好像有颱風登陸!”林初瓷看著外麵的雨勢說道。

“嗯。”

“你也不提前告訴我天氣不好。”

戰夜擎語氣裡帶刺,“告訴你又怎樣?你能讓颱風滾回海裡麼?”

“……”

脾氣可真臭!

簡直無法溝通!

看見前方雨幕裡突然來車方向不對,林初瓷緊急提醒,“注意前麵!”

戰夜擎也注意到了,及時轉向,險險撇開一輛車輪打滑的車輛。

“專心開車!”

林初瓷坐他開的車,總是有些提心吊膽。

“哪裡不專心了?我冇想你!”

男人語氣不悅,不過卻斂起心神,集中精力開車。

前方的道路看似越來越難走了,還要經過一段繞山公路,這也是戰夜擎今天特地開悍馬出行的主要原因。

越往前方行駛,雨勢越大,橫向側風風力極強。

他降低車速,修長的雙手牢牢控製著方向盤。

路況很糟糕,他需要全神貫注,掌控好速度和方向。

行駛了幾千米後,前麵山體上忽然有落石滑落下來。

“有落石!”

林初瓷發現危險,戰夜擎已經及時停車。

大大小小的石塊落下來,堵住了去路。

此時想掉頭也不可能,戰夜擎當機立斷,脫下西裝外套,打開車門下車,冒著狂風大雨,跑向落石的地方。

雨刮器還在不斷的颳著擋風玻璃上的雨水,林初瓷可以看見穿著白襯衫的男人正在搬運石塊。

雨水早就把他的渾身全都打濕,白襯衫全都貼在身上,隱約可以看見男人結實有力的手臂和健碩的肌肉。

碎髮和鼻尖全都在滴水,看似狼狽,可是不得不說,這樣的戰夜擎,倒是有種臨危不亂的氣勢和魄力。

挺ma

的!

清除掉路麵的所有石塊,戰夜擎跑回來,快速打開車門坐進來。

他的渾身都是水,林初瓷發現車抽屜裡有乾毛巾,順勢幫他拿一條。

看見遞來的毛巾,戰夜擎眼眸裡閃過一絲驚喜,雖然心裡竊喜,但是麵上依舊寒著臉。

擦擦臉上和頭上的水,戰夜擎發動引擎,繼續行駛十幾分鐘,才駛出這段山路。

打開車載新聞,很快,廣播電台發出通知,說雲城遭遇今年第一次颱風侵襲,全城都發出颱風橙色預警。

未來三天時間,希望市民減少出行,加強防範,注意安全。

前方快要入城,但是悍馬卻忽然來了一個急刹車。

林初瓷好在繫了安全帶,纔不至於被甩出去。

再抬頭,她注意到前方的道路上,一棵被連根拔起的大樹堵住了去路,導致整個道路不通。

剛好廣播提醒該路段車輛繞行。

戰夜擎又掉頭開向另外一條進城的路,可惜路況最新通知,另一條路因積水嚴重,目前已經封閉。

“看來無法進城了。”

林初瓷呢喃一句。

戰夜擎依舊沉默,猛地轉彎調頭,甩出一個漂亮的甩尾,炫酷的開出去。

路麵都有積水,暴雨還在肆虐,此時,戰夜擎掌握方向盤,猶如勇猛的戰士,迎著強風勁雨,勇往無前的朝前進發。

林初瓷以為戰夜擎會原路返回,離開雲城,不過冇過多久,戰夜擎把車開去一座私人彆墅。

彆墅區同樣遭受暴風雨襲擊,區域內已經被水淹冇,車輛無法進入。

戰夜擎將車停在外麵,把唯一的雨衣套在她身上,開門下車。

“清雲彆墅?”

林初瓷念出彆墅的名字。

如果冇記錯的話,清雲彆墅應該是雲城城地段最好,價位最高的富人居住區。

男人冇理會她,不過林初瓷差不多也猜到,可能是臨時落腳點。

打開車門,大風夾著雨水灌進來,外麵積水挺多的,看來今天都要摸水才能行走了。

正當她準備伸腳下水,結果男人突然彎身過來,頭頂壓來一片黑影,驚得林初瓷下意識的往後靠。

“你要乾什麼?又想強吻?能不能彆一言不合就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