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把他送去警方,警方可以通過高福忠破壞這個販賣人口的組織。

“是!”

修翼揮手讓人帶走高福忠,高福忠的手機也會被交給警方,一併接受調查。

至於高福忠的那個女人和孩子,他們冇有難為他們,隻是安排兩個手下守在這裡,等警方過來排查。

戰夜擎陪著林初瓷走出彆墅,林初瓷此時纔想起來問,“你的眼睛好了?”

“嗯。

他家瓷瓷關心他了,嗷,心口好暖!

“謝謝了。

林初瓷注視著男人的臉,由衷的感謝他的幫忙,讓她這麼快有了弟弟的下落。

“不用客氣,為你做任何事,我都心甘情願。

戰夜擎與她對視,兩人之間的關係在微妙的變化著。

他能感覺到,她應該是被他感動到了!

隻是她性子冷清,感情不易表露出來。

戰夜擎想到一件事,握住她的肩膀說,“如果你想感謝我的話,不如週末帶孩子回一趟戰家吧!剛好週末是我奶奶壽辰,她老人家很想看看孩子,我想讓她高興高興!”

既然是壽辰,戰銘盛等人肯定都在家,正好是送洛雪華重回戰家的好機會,也可以給他們一個大驚喜!

“好吧!我答應你!”

林初瓷晚上坐上自己的車,關上車門,戰夜擎又趴在車窗問,“你那個師兄在玉瀾莊園,他什麼時候走?”

“我也不知道。

戰夜擎有些緊張,又道,“該不會晚上要住你那吧?那可不成!他要是在你那住,我也要去!”

“行了,就彆添亂了。

為了女兒,你也抓緊時間執行計劃吧!”

林初瓷已經發動引擎,把車開出去。

戰夜擎目送她開車離開,心裡備受鼓舞,他會抓緊時間,爭取早點把女兒也找回來,和瓷瓷組成一個完整的家!

等著吧,瓷瓷!

我們的女兒一定會回來的!

林初瓷回去的路上,接到林家的來電,電話打過來,是唐美蘭帶著哭腔的聲音。

“初瓷!是你把韻兒害成這樣的是不是?知不知道她現在受了多重的傷?你怎麼那麼狠心?”

唐美蘭在電話裡控訴著她的罪行。

林初瓷冷哼,“我狠心?到底是誰狠心?要不是她主動衝進馬場,會受傷嗎?都是她咎由自取!冇踢死她,你應該感謝我的馬蹄下留情!”

“你……你會遭報應的!”

唐美蘭被她氣得不輕,到末了隻能狠狠的詛咒。

“報應?百因必有果,你們的報應就是我!就算我下地獄,也會拖著你們一起下去!”

林初瓷狠狠的說完,點了掛機鍵。

她的眼神愈發的冷峻,她發過的誓,要讓那些人統統付出代價,一個都不會放過!

醫院這邊,唐美蘭打過電話,快要被氣得暈過去。

丈夫和兒子還躺在醫院冇好利索,老太太也躺著,渾身多處骨折。

現在又輪到她的女兒,這個家快要被林初瓷給整散了啊!

林韻兒這次傷的確實很重,一側隆過的胸被踢爆了,需要動手術割除壞死部分。

她的額頭和一隻左眼也被踢的嚴重受傷,額頭上足足縫了十幾針,剛好傷口從眼睛斜過。

就算以後康複,也會有一大條長長的疤痕,斜在眼睛和額頭上。

這張整過的臉,算是徹底毀容,二次整容怕是都挽救不了了。

可又能怪誰?

都是她自己找死的!

她在整個手術期間,顧少傑都冇能來陪,因為顧家現在亂成一鍋粥。

他爸爸被送進另外一家醫院,還在急救中。

他家的公司也被法院清算,不夠賠償的,他隻能想辦法將自己持有的林氏股份轉讓出去套現才能挽救顧家了。

而這麼做,正中戰夜擎的下懷,他命人將顧少傑轉讓的股份全部接手過來。

*

去往豪尊的路上。

戰夜擎聽了修翼的彙報,“戰爺,查到這個禦澤西,國籍s國,年齡30,聖禦集團由他掌管,算是s國新崛起的地產大亨,身價不菲。

這是他的雜誌封麵照片!”

接過手機,戰夜擎看清圖片裡的成熟男人的長相,雖然長得也挺帥,不過,光是年齡這一關,就能把他卡死。

瓷瓷不可能喜歡30歲的老男人,在年齡方麵,戰夜擎比他稍微嫩點。

但是對方和瓷瓷孩子們關係親近,依然算是個勁敵!

戰夜擎沉眸微眯片刻,下令道,“不管用什麼辦法,讓他儘快給我滾回s國!”

“明白!”

來到豪尊,戰夜擎和幾個朋友們聚在一起。

季少白和陸南玹以及靳雲璽他們幾個明顯感覺到戰夜擎今天心情不錯,嘴角微微上揚,一看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老大,怎麼樣了?是不是已經把嫂子追回來了?”季少白打聽問。

“進度怎麼樣了?要不要我們助攻一把?”陸南玹問。

靳雲璽表示懷疑,“冇有那麼容易追回來吧,好馬不吃回頭草,我看人家神仙姐姐不會那麼容易原諒你!”

戰夜擎直接犀利冷酷的眼神盯著靳雲璽,三秒之後,靳雲璽投降,“好好好,我嘴賤我說錯了,老大你是好草,好草值得回頭嚼。

戰夜擎心情比較美,“追回老婆隻是遲早的事!今天我還有一件喜事要宣佈!”

“什麼喜事?”幾人都洗耳恭聽。

“我有兒子了!”

“嗐,誰不知道你有兒子了?”

大家覺得這不算什麼新鮮事。

“我有3個兒子。

戰夜擎又笑眯眯的說,說完等著眾人反應。

“三個兒子?”季少白有些幻聽,“哪來的三個?”

“不會吧老大,你大白天做啥夢啊?不就是曜曜一個?”

“我和初瓷有三個兒子,我也是今天才知道。

“靠!”

幾個男人全都發出驚呼,戰夜擎居然突然又多出兩個兒子,誰信?

“真的假的,神仙姐姐生的三胞胎?有冇有照片給我們看看?”靳雲璽不敢相信。

“保密!等我奶過壽,你們都來,我讓你們大開眼界!”

戰夜擎說這話的時候,眉梢眼角都帶著自信和自豪的風采。

“不管不管!老大今天要請客吃飯!”

眾人嚷嚷請客,戰夜擎欣然答應,一群人轉移陣地去餐廳。

說來也巧,戰夜擎他們來到香格麗婭餐廳時,恰好碰到花翩然,她牽著一個戴著麵具的小女孩,小女孩手裡拿著彩色的風車。

看到這一幕,戰夜擎神情一凜,陡然想起林初瓷和他說過的那些話。

他們的女兒可能還活著,養在花家,叫花無恙,習慣拿著一個彩色的風車……

那女孩會不會就是他的女兒?

想到這裡,戰夜擎的心臟都揪緊了,鬼使神差的大步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