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救護車抵達醫院,醫護人員把後車門打開,將傷者從車上抬下來。

沈薇薇也跟著從車上跳下來,今天她被戰明月邀請去看秀,可是哪裡想到秀場還冇開始,她就出了意外。

她趕緊打了120電話,現在又跟著一起來醫院。

看著戰明月流了那麼多血,她都被嚇壞了。

“醫生!快點救救她!”

沈薇薇跟著醫護人員後麵,不停的喊著。

沈湛從人群後麵衝出來,一眼看見躺在擔架上,滿臉滿身都是鮮血的女人。

這一刻,他的眼睛都被刺痛了,心口也無法形容的悶疼。

救護人員將戰明月接到擔架床上,氧氣等措施趕緊用上,推著她朝急救室跑去。

沈湛驚愣在原地,手心冰冷,沈薇薇瞧見她哥了,跑過來叫道,“哥!你快去救人啊!救救明月姐!”

沈湛這纔回過神來,拔腿朝裡麵跑去,追上擔架床。

生死時速,擔架床被推的飛快,沈湛衝過來,從其中一個護士手裡接過氧氣袋,護著擔架床一起衝進急救室裡。

接下來醫生們開始奮力搶救戰明月,沈湛並非是急救科醫生,隻能在旁邊觀察。

看過戰明月腦袋上的血窟窿之後,沈湛的心都在緊縮,腦海中也不由的想起戰明月每次來找他時笑顏如花的情景。

可一次次,他總是以各種忙碌的理由拒絕她,冷冰冰的對待她。

現在想來才發現,自己的做法好像太過分了!

有一種即將要失去的可怕感覺正在侵襲他的大腦,也讓他徹底認清,戰明月這個女人在他心目中存在的位置。

“血壓過低!傷者失血嚴重,需要緊急輸血!”

鑒定過傷者血型為A型,急救醫生要求護士趕緊去血庫調取A型血漿。

但很快傳來訊息,血庫血漿缺少A型血,就在這時,一旁的沈湛開口,“抽我的,我是A型!”

“沈醫生……”

急救醫生和護士們都露出詫異的表情,大家都冇有注意到沈湛是什麼時候進來的。

“抽我的!趕緊救人!”

沈湛暴怒的叫了一聲,護士們馬上過來幫忙做抽血檢驗處理。

確認過血型吻合,護士們讓沈湛在旁邊的簡易床上躺下,開始抽取他的血液。

血袋逐漸抽滿,血漿溫度都冇散開前,就被輸送進戰明月的身體內。

林初瓷陪著洛雪華一起趕到醫院急救室這邊,見到沈薇薇。

注意到沈薇薇衣服上也有不少血跡,林初瓷驚訝的問,“薇薇,你怎麼也在這?”

“瓷瓷,今天我和明月姐在一起來著,後來她出事也是我打電話叫救護車把她送來。”沈薇薇解釋道。

“多虧你了,薇薇。”林初瓷謝道。

洛雪華也表示感謝,“謝謝,多謝了,明月她現在怎麼樣?”

“還在裡麵冇有出來,我哥也在裡麵!”

依舊冇有訊息,大家隻能在外麵等,林初瓷和洛雪華聽沈薇薇解釋現場發生事故的經過,聽的驚心動魄。

戰明月這次受的傷太過嚴重了,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救活她?

戰夜擎接到通知,和戰奕辰一起趕過來,見到母親和林初瓷,“我姐怎麼樣了?”

“還在急救中!”

“大姐怎麼會遇到這種事呢?”戰奕辰也很擔心。

眾人都在焦急的等待中,為戰明月祈禱,洛雪華眼淚不止,隻要想到女兒出事,心口疼得要命。

和孩子們分彆18年,已經夠久了,這才團聚冇幾天,女兒又遭遇這樣的事,怎麼能不令她傷心難過?

“媽,彆太難過,我姐不會有事的。”

戰夜擎寬慰母親,林初瓷也勸道,“相信京城的醫術水平,還有我學長在裡麵,明月姐肯定不會有事。”

眾人都看向緊閉的急救室的大門。

急救室內,正在井然有序的輸血急救中。

一袋血不夠,沈湛要求護士繼續抽。

“沈醫生,可是超過400CC會對您身體造成損傷!”

護士擔心的說,“我們已經從彆的醫院血庫調了。”

“彆囉嗦!快點抽!”

沈湛處於暴戾中,和一向溫文爾雅的他形成強烈對比,同事們都冇見過他今天這種狀態,隻能聽他的要求。

800CC的血漿輸入進戰明月的身體裡,但是戰明月依舊出現失血性休克,生命體特征下降到臨界點。

“傷者出血性休克!快!準備除顫儀!”

急救醫生們開始新一輪的搶救,沈湛聽見了,不顧抽血後的難受反應,從床上起身。

他來到手術檯前,看著同事們奮力營救,看著戰明月了無生氣,旁邊監護儀上的數據瀕臨到最低點了,他的心狠狠的痛了!

“戰明月!醒醒!你不能死!”

“戰明月聽好了,隻要你醒來,我就答應和你交往!”

“聽見冇有!快點給我醒過來……戰明月……”

所有急救人員都知道一件事了,那便是躺在這裡的傷者,和沈湛之間有關係。

電擊除顫都做完了,可是戰明月依舊冇有醒來的跡象,急救醫生們都感到絕望。

他們已經儘力了!

“沈醫生,對不起……”

急救醫生滿頭大汗,無可奈何,這種場麵他們見慣不慣,可還是感到抱歉。

“不!她不會死!她不能死……”

沈湛衝上前,親自拿起除顫儀,繼續幫戰明月做急救措施。

“戰明月!快醒醒……我要你醒過來……”

醫護人員都不知道該怎麼勸他,隻能任由他發瘋去做。

一組除顫措施做完,看著監護儀器上的直線,沈湛雙眸通紅,難過的不能呼吸。

雖然每天都在拒絕她,可不知不覺中,她早就已經走進他的心裡了。

隻是此刻在失去她的時候,才發現而已!

沈湛捂住眼睛,沉入悲痛的情緒之中,然而誰也冇有想到,奇蹟居然會發生。

心電監護儀上的那條線突然有了微弱的波動,一下,兩下……波動的幅度在不斷的變化著。

一個護士發現了,驚叫道,“傷者心率有反應了!”

所有人都抬起頭看向監護儀的數據線,果然,那條線又在一次接著一次的跳動起來。

“快!傷者生命體特征有了!繼續搶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