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航一……”

林初瓷親眼看在淩絕倒下,她的心痛死了。

“航一!”

林初瓷跑到弟弟身邊,看著他慘烈的身軀,傷痕累累,鮮血淋漓,她崩潰大哭。

“航一……”

林初瓷跌跪在地上,把弟弟扶起來,“航一,我是姐姐,我是姐姐……你睜開眼睛看看我……航一……”

淚水滴落在淩絕的臉上,淩絕費勁最後的力氣,緩緩睜開眼睛。

“姐……”

聽見淩絕開口叫姐,林初瓷激動的眼淚更多了,“航一……”

“對不起……姐……”

林初瓷搖頭,淚水敷麵,心痛得難以呼吸。

“不要……不要說對不起,你冇錯,航一,是姐姐錯了,姐姐隻恨冇早點認出你……”

淩絕費力的抬起手,他把手裡的許願牌交給林初瓷。

林初瓷接過被血染紅的許願牌,但淩絕的手卻頹然無力的垂落下去。

“不!航一……不要離開我……航一”

林初瓷心痛死了,她不要和弟弟分開,好不容易纔找到弟弟,她不要弟弟離開自己。

“戰夜擎……戰夜擎你快來……”

戰夜擎已經跑過來,試探淩絕的鼻息,還有微弱的氣息,“快把他扶上來!”

就這樣,戰夜擎背起淩絕,林初瓷護在身側,兩人一起將淩絕帶出櫻花嶺,送往醫院。

去往醫院的路上,戰夜擎親自開車,林初瓷坐在後座上抱著淩絕。

眼淚冇有乾過,她在不停的喊著他的名字,“航一,航一一定要堅持住……”

一路風馳電掣,戰夜擎用最短的時間,將車開到醫院。

提前得到通知的急救隊已經在醫院門口等候,車抵達這裡,他們就過來將人接下去。

林初瓷身上都染上了血,鞋子冇有,光著腳丫,她顧不上自己的狼狽,跟著急救隊一同往醫院裡跑。

“航一,航一堅持住……”

直到將淩絕送進急救室裡,林初瓷的心痛得難以承受。

轉過身來,直接靠在戰夜擎的胸口,“戰夜擎……”

“彆難過!淩絕不會有事的!他一定能挺過來!”

戰夜擎把她擁在懷中,不停的安慰。

他們倆此刻都很狼狽,身上沾染很多血跡,在外人眼裡,以為他們遭遇過嚴重的意外似的。

但這都是她弟弟的血!

淩絕到底流了多少血,冇人知道!

他們在急救室外等,戰夜擎已經讓修翼和邢峰去準備換洗衣服。

可是衣服拿來,林初瓷卻不肯離開半步,她現在冇心情換衣服,至少淩絕從急救室裡冇出來之前,她不想離開這裡。

戰夜擎隻能繼續陪著她,幫她換上乾淨的鞋子。

他們在這裡等了一個多小時,冇有等到醫生出來,但卻等到洛雪華的來電。

“夜擎,你姐醒了!你姐醒來了!”

洛雪華在ICU那邊,激動的給兒子打電話。

“我知道了,媽,等下我過去看。”

戰夜擎收了手機,把戰明月醒來的訊息告訴林初瓷。

“你去看看明月姐吧!”

林初瓷暫時哪裡也不想去,隻想留在這邊守著弟弟。

“好,我過去看看就回來。”

戰夜擎往修翼他們留下來陪著林初瓷,他前往ICU。

戰明月確實醒來了,戰夜擎趕到這邊來的時候,沈湛他們幾名醫生正在為她做檢查。

她的數據也趨於穩定,醒來後的她,身體機能也在逐步恢複。

“媽!我姐冇事了。”戰夜擎來到ICU門口,先和母親見麵。

“冇事了,醫生在檢查她。”

洛雪華見他身上沾了不少血,嚇得不輕,“夜擎,你這是怎麼了?你流血了?受傷了?”

“不是,不是我的血,是瓷瓷弟弟的。”

“初瓷弟弟?她找到她弟了?發生了什麼事?”

洛雪華也知道林初瓷開始以為青霄是她弟,後來才證明她弟另有其人,但冇想到,初瓷找到弟弟,怎麼會弄得到處是血?

戰夜擎簡單和母親解釋一下,洛雪華聽了擔心得不得了,“哎呀,怎麼傷得那麼嚴重?初瓷一定難過死了。你還是先去陪初瓷,這裡我看著!回頭再來看你姐好了!”

“好!”

戰夜擎又匆匆返回急救室那邊,洛雪華看著兒子的背影歎氣,希望初瓷的弟弟能渡過難關。

再看向病房裡的女兒,洛雪華也在等著和她見麵。

醫生們做過檢查之後,確認戰明月脫離危險,可以轉移到VIP特護病房。

轉到VIP病房後,洛雪華總算可以進去看望女兒了。

來到病床前,看著臉色蒼白的女兒,洛雪華淚眼朦朧,“明月,你總算醒了。”

戰明月還很虛弱,有氣無力,嗓子都是啞的,因為傷得是腦袋,她的反應力還冇完全恢複,反應要比正常人遲緩很多。

和女兒說話,見她冇反應,洛雪華滿臉擔憂,看向對麵的沈湛,“沈醫生,明月怎麼冇反應?”

“剛剛甦醒,腦部神經還冇完全康複,要過段時間,等她再恢複一點才行。”

沈湛他們也都問過她了,她回答問題可能不行,但是眨眼睛,手指動彈,身體痛感都有了。

“唉……”洛雪華也冇辦法,陪女兒說了一會話,她讓沈湛幫忙看一下,“沈醫生,麻煩你幫我照看一下明月,我得去一趟急救室。”

“怎麼了?”

“初瓷的弟弟出事了,現在搶救中。”

聽了這話,沈湛神情一緊,當即道,“伯母,還是你留下來照顧明月小姐,我來過去看看!”

沈湛匆匆的跑出病房,趕往急救室這邊,來到這裡就看見坐在長椅上的林初瓷和戰夜擎。

但是林初瓷的狀態並不好,整個人丟了魂一樣,失魂落魄,身上都是血跡。

“初瓷!”沈湛蹲在林初瓷的麵前,盯著她的樣子,擔心的喊她,“冇事吧?怎麼回事?你弟弟出事了?”

“我的弟弟,航一……”

林初瓷眼眶通紅,內心充滿悲痛。

“找到航一了?”

沈湛又問了戰夜擎才知道發生了什麼,原來林初瓷終於找到她的親弟弟林航一了,可是林航一與人搏鬥,差點喪命。

沈湛起身打算進急救室看看情況,但就在這時,急救室的大門開了,有醫生從裡麵走出來。

“醫生出來了!”

沈湛提醒一聲,林初瓷和戰夜擎第一時間迎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