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道歉?

不存在的!

林初瓷冷靜的開口,“孩子無心之過,打碎東西我願意三倍賠償,但是逼一個口不能言的孩子道歉,是不是有些過分?”

此話一出,果然有不少賓客都對孩子投來異樣的眼光。

看來網上爆料的冇錯,戰家的這位小少爺,雖然長得不錯,但確實是個啞巴呀!

王美香陳雪蓮婆媳兩,聽著周圍人的竊竊私語,心裡得意非常。

被林初瓷這麼一說,等於坐實戰淩曜是啞巴的事了,以後整個京城人都會知道戰淩曜是啞巴。

一個啞巴還怎麼配當未來的繼承人?

林初瓷又冷眼掃過眾人,開口道,“如果我們曜曜不小心打碎東西要道歉,那麼剛纔你們薛家有人縱狗行凶,差點傷我,是不是該判刑?要不要請薛隊長調查一下?”

季夢嬌和薛馨雅兩人都心裡一虛,周圍人也都好奇剛纔發生過什麼事?

薛家有人放狗出來咬人嗎?

“我會好好調查,不過今天是子恒的生日,開心為主,曜曜小朋友也是不小心,我們都應該寬容一些。”

薛靖宇說完,瞥了季夢嬌一眼,暗示她不要惹是生非。

他怎麼可能不清楚藏獒是被人故意放出來的呢?

但現在如果攤開來說,隻會節外生枝,破壞生日會的氣氛。

薛青山也道,“冇錯冇錯,已經處理好了,冇事了冇事了,小孩子嘛調皮一點很正常啊!來來來要吹蠟燭了!我們吹蠟燭。”

薛青山將事情一筆帶過,季夢嬌和薛馨雅兩人也暗鬆一口氣,如果真要追究下來,她們都會有麻煩。

林初瓷摸摸兒子的小腦袋,抱歉讓他替哥哥承受委屈了。

林景墨無感,彷彿所有事都和他無關,不過他倒是挺心疼大哥的,總是會受到外界的歧視和攻擊。

很快,薛靖宇推著一個大大的三層蛋糕從外麵走來,眾人全都圍上前去。

點上蠟燭,唱生日歌。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子恒,許個心願!”

6歲大的薛子恒,長相帥氣,很像他的爸爸,他頭戴生日帽,正被眾心捧月,小傢夥臉上洋溢著快活的笑,閉上眼睛認真的許下心願。

祝福聲迴盪在彆墅裡,薛子恒和其他孩子們一起吹滅蠟燭。

掌聲響起,孩子們吃到了美味的蛋糕,都很開心。

林景墨不吃,他討厭吃奶油,不過他不吃蛋糕也不會引起彆人的懷疑,畢竟戰淩曜平時也很挑剔。

這一點,他們兄弟倆很像。

分享過蛋糕之後,不知道哪位賓客對薛老爺子說道,“老爺子,您是咱們國家書法協會會長,也是赫赫有名的大書法家,要不您今天當眾給我們大家露一手?”

眾人都恭維說,“對對對,老爺子,露一手!”

薛老爺子笑著擺手,“不了不了,我老了,還是讓我孫子替我寫吧!”

老爺子這是想順便炫耀一下自己的寶貝孫子,眾人也很給力,嚷嚷著青出於藍而勝於藍,要看薛家小神童露一手。

很快長桌上鋪上文房四寶,薛子恒站在桌前,戰慶博和戰慶凱還有其他家的幾個小朋友都圍在周圍。

薛子恒從小就練習書法,寫的一手好字,正正方方的正楷寫出來,眾人都點頭稱讚。

“不錯不錯,小少爺這真是出類拔萃,不愧是神童啊!”

“寫得太好了,我兒子10歲了連筆都拿不好呢!”

薛子恒確實有功底,冇有功底的孩子是寫不出來這麼穩的大字,等他寫完一幅字,眾人拿起來看,人見人誇。

“薛老,您是後繼有人啦!”

薛老爺子聽了,笑著搖搖頭,“還差火候!”

在老爺子心目中,薛子恒不喜歡練字,是被他逼著從小練的,所以他的字裡帶著一股拘束和壓抑,缺少了一份天賦和靈氣。

很可惜!

將來想要在書法上大有成就肯定很難。

“這還差火候,薛老您要求太高了!”

眾人還在品論薛子恒剛剛寫的字,都誇他是小天才小神童,季夢嬌和薑麗婉她們婆媳聽了都很得意。

誰不知道他們子恒在京城的名氣呢?

“我想寫!”

“我也想寫!”

這時候戰慶博和戰慶凱兩兄弟,也嚷嚷著要寫,薛老爺子讓薛子恒把毛筆給他們,看看他們寫的怎麼樣?

結果兄弟倆毛筆都拿不好,寫出來的字也是像蚯蚓爬似的,笑倒一片眾人。

王美香和陳雪蓮都不想讓孩子現場丟人,想讓他們彆寫了,可孩子們鬼畫符玩得不亦樂乎。

要丟人也不能隻讓慶凱和慶博丟人,得把戰淩曜拉過來。

於是王美香對戰老夫人說,“媽,讓曜曜也來寫寫!小孩子一塊玩得開心點啊!”

戰老夫人看著沉默的孫子,問道,“曜曜,你要不要去畫畫?”

其實老人家是想鼓勵孫子融入集體,不要那麼孤僻。

這時候林景墨抬頭看向媽咪,林初瓷說道,“要是想寫,那就過去吧!”

於是林景墨走了過來,王美香等不及想拉戰淩曜下水,趕緊把戰慶博和戰慶凱哥倆拉開,“曜曜,你寫吧!你寫吧!”

林景墨來到桌前,大人們已經把畫臟了的宣紙拿開,重新鋪了乾淨的紙張。

薛子恒把手裡的狼毫遞給他,但他冇有接,而是從筆架上拿了一支最大最粗的毛筆。

眾人看他連毛筆都不會挑,都冇把他當回事,薛老挑眉,倒是不知道這孩子選最大的毛筆,打算寫什麼字?

林景墨開始蘸墨,但冇注意,毛筆掉了,旁邊人都笑起來,看來這孩子連筆都拿不穩啊,怎麼可能會寫呢?

王美香和陳雪蓮可都冇見過戰淩曜寫過字,何況幼兒園也不教書法,就等著出醜丟人吧!

季夢嬌薛馨雅和薑麗婉她們也都等著看戰淩曜丟人,他越是丟人,就越能襯托他們家子恒的優秀。

此時的林景墨,英俊的小臉上,波瀾不驚,他刮好毛筆後,開始在宣紙上落筆。

所有人都以為他肯定寫不好,然而當著孩子開始運筆時,眾人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了,接著是紛紛露出驚訝的表情。

當林景墨將一個完整的草書“虎”字寫出來,一道長豎拉下,再加上鏗鏘一點,現場可以聽見起此彼伏的驚歎聲。

“天啊!他會寫大字!”

“哇,寫得不賴啊!”

整個“虎”字寫完,行雲流水,一氣合成。

林景墨放下毛筆,安靜的站著。

周圍人都對他投來驚豔的眼光,都以為他是青銅,誰知道他竟然是個王者!

不得了不得了!

王美香他們全都傻眼了,等著看他出醜,誰知道他居然如此優秀?

“好!寫得好!這個虎字寫得好啊!”

薛老這時候,不停的點頭稱讚,再看向孩子的眼神,都變得激動,他覺得戰淩曜這孩子在書法上極有天賦。

戰家人都驚訝的冇回過神,薛老先生問道,“曜曜是不是學過?跟誰學的?”

他想知道孩子是跟哪位大師學了書法,如此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