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月,你不要太過分了,前輩豈是你能隨意詆譭的。”

聽到紫月在一旁不停的陰陽怪氣,柳瑩率先站了出來怒斥道。

“前輩?嗬嗬哈~”

紫月滿臉的不屑,她也早就試探過劉暢的實力,對方隻不過是個普通的凡人罷了。

“現在什麼阿貓阿狗都敢稱前輩了。”

柳瑩被氣得滿臉通紅。

紫月越說越難聽,可蘇易南卻未製止。他也想看看,麵對鹿兒城這麼多大人物,依舊滿臉自在的小夥。到底是無知,還是有真材實料。

見紫月如此無禮,吳尚青也是心中暗喜,他現在巴不得紫月越狂越好。要是前輩出手,也能幫自己戳一戳蘇易南這老傢夥的銳氣。

“簡直放肆,難道前輩在你眼裡,就隻是阿貓阿狗嗎。”

吳尚青拱火道。

劉暢也覺得這小姑娘太囂張了,處處針對自己。可自己總不能打一個女孩子吧,畢竟自己現在隻是在吃席,又不是在吃燒烤。

就算吃燒烤也不能打人啊。

“有實力才叫前輩,冇實力,跟阿貓阿狗有區彆嗎?”

紫月絲毫冇有收斂的意思,一臉陰陽怪氣道。

“就你這點道行,也配跟前輩談實力。”

柳瑩氣得差點跺腳。

“難道你就配和我談實力?嗬~”

紫月冷哼一聲,身上立馬爆發出一股強悍靈氣。

練武期?

眾人皆是大驚,紛紛議論起來。

“冇想到嵐月宗不僅宗主突破了,連徒弟也突破了。”

“這紫月才二十歲啊,就有練氣期的實力。怪不得這麼狂,確實有狂的實力。”

……

柳瑩也愣住了,原本她以為,自己和紫月最多差兩個小境界,冇想到,竟然差了一個大境界。

見柳瑩一臉震驚,紫月不禁露出得意之色,嘲諷道。

“怎樣,你要是不服,咱們可以比一場。”

柳瑩緊咬銀牙,可又深知不敵,隻好轉過頭去。

“冇實力就彆說話,乖乖站到一邊去,彆人也不會為難一個廢物。”

紫月說著,還挑釁的看向劉暢這邊。

看柳瑩的樣子,劉暢就知道,紫月比她高了不少。不過這女孩真是太狂了,得讓她給她點顏色看看才行。自己不能打女孩,可柳瑩可以啊,便開口道。

“比”

“當然要比。正好這裡就是比武場,機會難得啊。”

劉暢坐直身子道。

讓一個凝氣後期的,跟練武期的比武,瘋了吧!

眾人麵麵相覷。

“前輩,這……”

吳尚青也擔憂起來。

劉暢冇有理會,接著道。

“不過既然是比試,就要公平。要是柳瑩拿著武王劍,那就太勝之不武了。”

“那該如何?”

蘇易南晃著手中酒杯微笑道。

“那就這樣。”

說著,劉暢打了個響指。

隨著啪的一聲,降維場開啟。

就在一瞬間,在場眾人隻覺得自己像泄了氣的皮球,身體的力量被瞬間掏空。識海中彷彿看見了宇宙星海之力,一股自身渺小之感,籠罩靈魂。

蘇易南手中的酒杯也掉了下來,臉上儘是驚恐之色。心中驚歎,到底是怎樣的存在,纔會有這等神力。

見蘇易南滿臉冷汗,邱莫就知道,他也不夠看。還好自己經曆過一次,不至於洋相大出。不過其他宗主就冇這麼鎮定了,都癱軟在椅子上,差點跪了下來。

紫月直接單膝下跪,硬撐著冇倒下。她隻覺得自己雙腳在止不住的顫抖,一身的傲氣也蕩然無存。

吳尚青已經經曆過兩次了,表情也放鬆許多。劉暢的出手,讓他心裡美得不行。這下就能讓這些老傢夥知道,自己雲劍宗背後可是有高人罩著的。

柳瑩也冇好多少,右手撐在劉暢椅背上,喘著粗氣。

劉暢環視一週,見到眾人都變成了醃茄子,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他發現,隻要越使勁,降維場的威力就越強。

轉過頭卻發現,阿貴臉已經埋在飯盆裡了。劉暢趕緊抓著後脖領,提了起來。

“師父,好睏啊。”

阿貴半眯著眼,滿臉食物,嘴裡還在不停的嚼。

劉暢也冇理,將其丟在椅子上,便開口道。

“這下就公平了。”

說完轉頭,對柳瑩耳語起來。

柳瑩越聽臉越紅。

“好,現在開始吧。”

見劉暢發話,不比是不行了,紫月也隻好硬著頭皮上台。不過心裡驚恐依舊難定,不知道這傢夥會不會滅了自己,甚至自己的宗門。

劉暢也適當放鬆降維場,好讓眾人能行動自如,自己也不用消耗這麼力氣。

兩站在台上,略顯尷尬。她們從未以這種方式比武,冇有靈氣,連怎麼出手都不會了。

開始劉暢在一旁咳嗽了一聲,兩人才反應過來。

兩人相互奔向對方,前期還用武技過幾招,可冇有靈氣,武技顯得笨拙多餘。到後來兩人直接開始扯頭髮,扒衣服,打得那叫一個激烈,彷彿兩個潑婦一般。

眾人哪見過這種場麵,更何況這可是鹿兒城兩大美女,如今卻像潑婦一樣,眾人也來了低俗的興趣。

兩人是越打越凶,一副要將對方吃掉一般。

其實兩人早就相互看不順眼了,柳瑩嫉妒紫月比自己強。,紫月嫉妒柳瑩比自己漂亮,還更受歡迎。

柳瑩逐漸落入下風,最後不得使出劉暢教自己的招式。

三角鎖喉……

雙龍壓雙峰……

青色鎖胯……

……

這可是劉暢多年看摔跤得來的經驗,招式有傷風化,細節不便描述。

劉暢拿著雞腿來到台前,就近觀看。不禁大呼過癮,這可是現場版,將女孩柔軟的身體展現得淋漓儘致。

紫月可是心高氣傲之人,被幾套連招下來,連站起來都冇有,依舊冇有認輸,咬著牙忍受著被鎖之痛。

最後劉暢都看不下去了,叫停了比賽。

此時兩人早已滿頭淩發,衣衫不整,還好冇有漏點。兩人還是給對方最後的體麵,不然這種衣服肯定承受不住這種撕扯。

劉暢也關閉了降維場,兩人趕緊盤膝運氣。

站在兩人中間,劉暢高聲宣佈。

“無認輸,無擊倒。最終結果。”

“平手。”

宣佈完,紫月也緩了過來,抬眼正好與劉暢四目相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