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115乖乖

-

“我不知道房子易主,也冇有收到任何正式通知,根據住房法案,就算易主,也不影響本合同生效,冇有租客允許,房東也不能隨意靠近出租房屋,新房東謝先生如果想驅逐我,就算是sectio

21的無過錯驅逐,他也必須提前兩個月通過掛號信通知我,但他冇有,還給我打了很多騷擾電話,蹲守樓下,讓我不得不產生恐懼情緒。”

“至於我控訴他非法靠近,是因為他對我們女兒冇有感情,他身為父親,對孩子采取冷暴力教育,嚴重傷害了孩子的心靈,作為一個母親我要保護我的孩子。”

聞柚白播放了錄音後,她又用英語翻譯了一遍。

那個律師皺眉:“這是非法證據,在對方未知情情況下錄音是違法的,何況這是未經認證的翻譯。”

“我們現在也不是在法庭。”聞柚白平靜道,“我隻是跟警察陳述,我所受到的威脅,相信警察也能感受到,謝先生和我的社會地位差距,我隻是個租房的學生,單親母親,而他卻是能請得起皇家大律師的知名風投人,如果他不主動靠近我,我能威脅到他麼?”

她似是在風雨飄渺中,眼底霧氣氤氳,臉色蒼白,冷得微微發抖,她輕聲道:“大律師工作數十年,服務眾多權貴,是我一直努力且想成為的對象,我自知法律知識淺薄,但此時我隻是一個想保護孩子的母親,我不奢求謝先生如何,隻希望他不要傷害我女兒。”

在一個法律文明高度發展的社會,租房的很多程式都必須通過法庭來解決,房東私下的不正當溝通很容易被當做恐嚇,至於兒童更是法律重點保護對象,今年就有好幾起父母頻繁吵架砸東西的案子,被法庭控訴冷暴力會對孩子心理健康造成不良影響,父母輕則需要去法院上幾個月的教育課,重則被剝奪撫養權,禁止靠近孩子,交由社會撫養。

謝延舟這人壞得坦蕩,他不屑於偽裝,無論是在電話裡冷漠的評價,還是在警察局不假辭色的冰冷,都無一不在論證聞柚白所說內容的真實性。

但冇有更多實質證據,警察也不能對謝延舟采取什麼措施,何況他身邊還有一個皇家大律師。

警察也是個父親,他讓謝延舟簽字的時候,忍不住道:“謝先生,我看到你女兒的照片了,她很可愛,每個孩子都是小天使,我們做父母的應該好好地愛她,嗬護她,當然,你是個富裕的富豪,你有很多錢,錢很重要,但錢不能買來感情。”

謝延舟冇說什麼,神色淡漠地簽了字。

ps://m.vp.

警察又聳了聳肩:“好吧,或許你太年輕了,男人三十多歲纔會懂事,你還冇做好一個當爸爸的準備,像我,這個年紀纔有了女兒,我非常非常愛她,她就是我的生命,當然,你也並非是個真正的壞人,如果是的話,你就不會在你前女友指責你的時候,保持沉默了,強權者有很多辦法針對她。”

謝延舟隻禮貌地扯了下唇:“謝謝你的提醒。”

聞柚白也剛簽完字,她冇理謝延舟,很快就走出警察局。

謝延舟送走律師後,把車子開到了聞柚白麪前,下車,他沉著一張臉,攥住了她的手腕骨,用力得讓她刺疼,不顧她的掙紮,強行把她塞進了副駕駛座,她的手肘骨撞到了車門,一陣刺痛的麻痹感。

他眉眼冰涼,幫她扣上了安全帶,冷聲:“彆亂動。”

聞柚白:“這是在警察局!”

“那又怎麼樣,你可以試試,你以為這邊更講究公平?你怕不是忘記了資本主義特權階級是如何操作的。”謝延舟冷笑,“剛剛是我懶得跟你計較。”

“是啊,你不想跟我計較,你請了皇家大律師,你要是跟我計較,你是不是想送我進監獄?”

“彆這麼看得起你自己,這個律師不是專門為你請的,他一直在為我服務。”

聞柚白睫毛輕顫,自嘲地笑:“那看來是我說錯了,你是想讓我跪下來求你,大律師隻是你給我的小小警告,謝總還真是仁慈又高貴。”

謝延舟聽出她的諷刺,啟動了車子,踩下油門,轟鳴作響,車速又快。

見她害怕地握住了安全帶,他才慢慢地降下車速。

車子停在了他下榻的酒店停車場,他淡聲開口:“柚柚,你到底想我怎麼做。”他今晚明明想跟她好好談的。

“你遠離我們。”

“做不到。”

“那我們冇得談。”聞柚白臉色冰冷。

謝延舟看了下她微濕的頭髮和蒼白的臉色,輕聲歎氣:“先上樓吧,洗個熱水澡,這樣你會生病的。”

“不用,我得回去了。”她今晚這樣全是拜他所賜,他還在這邊虛偽當好人。

“回不去。”謝延舟麵無表情,“今晚你必須留在我這。”

他在聞柚白出聲之前,又道:“明天我得先回去一趟,有點事情,所以,我今晚不會放你回去的。”

他補充:“不用拿小驚蟄來說事,家裡有阿姨照顧她,你回去了也不會陪著她睡,冇了你這個好媽媽,她一樣睡得著。”

淡漠的語氣卻能聽出譏諷。

他下了車,見聞柚白還是不動,眯了眯眼眸:“我保證今晚不會動你,你要是還跟我犟,我也不知道我會做出什麼事,聞柚白,你也彆逼我,我已經讓步很多了。”

他平靜地陳述:“在這邊少了一個普通外國留學生不是什麼難事,想錄音就錄音,多聽幾遍,不滿意你去了警察局還可以繼續聽,現在的確是法製社會,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柚柚。”

“瘋子。”

謝延舟住的酒店套房,裡麵有三個房間,他答應讓聞柚白單獨住一間。

聞柚白洗完澡,頭髮濕漉漉的,她重新穿上了自己濕掉的衣服,卻被他逼著換成了浴袍,她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言不發。

他倒也冇去碰她,坐在了對麵的沙發上,靜靜地看著燈光下的她。

隻覺得焦灼了幾天的心,緩緩地平複。

此時的她冇有了針鋒相對的刺,像隻溫馴的貓,黑色的瞳仁澄明乾淨,就在他的掌控下。

他笑了下,道:“你今晚連你自己都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