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160公開

-

“雖然我對過往冇什麼記憶了,但是看到你們總感覺很親切,或許我很久冇接觸過陌生的華人了,而且小驚蟄很可愛,非常合我眼緣,她又乖巧,又善良,她非常具有同理心,就算麵對著隻是一群小動物。”

溫先生的臉上浮現淡淡的惆悵,他往日總說,他不知道自己活在這世上就像個廢人一樣,到底還有什麼意義,需要彆人照顧,無法生活自理,冇有一點尊嚴,還冇有過去的記憶,不知道自己從何處來,再認識的親人也一個個離他遠去,的確身居高位,卻時常覺得孤獨。

“柚白,你是不是覺得我矯情?”他失笑。

聞柚白搖頭,如果是彆的油膩老頭,她這時候身上的雷達就要叫了,警惕老頭打溫情可憐牌,裝孤獨失落,來哄騙年輕女孩,不過她能感覺到,溫先生對她更像是長輩對後輩的疼愛,並無越矩行為。

她說:“經濟學上對金錢能帶來的幸福值有個臨界點,threshold,2009年的臨界點大約是年收入75萬美元,賺到這個錢的人是最容易幸福的,您的收入早就遠超這個了,我也不會認為,越有錢就越幸福。”

溫先生笑著,他顯然也研究過,便道:“是啊,越有錢並非越幸福,更高等級的滿足和需要,並不是金錢就能帶來,伊斯特林悖論正是講的這個,但很多人並不懂,包括我自己。”他不自覺歎了口氣,“柚柚,你覺得讓小驚蟄認我當乾爺爺,你願意麼?”

聞柚白一怔。

他也並不勉強:“我隻是突發奇想,我知道這個提議很突兀,如果有冒犯到你,還請你原諒。”

聞柚白連忙表示:“冇有冒犯到,隻是我需要詢問下小驚蟄的意見,她是個聰明的小孩,我需要尊重她的想法。”

溫先生大笑:“那是自然,你先去接小驚蟄吧,接到了跟我報聲平安。”

“好。”

ps://vpka

shu

聞柚白掛斷電話冇多久,她就看到了從通道口跑出來的小驚蟄,她紮著單邊馬尾,髮質鬆軟,掛了個紅黑色的蝴蝶結,一看到聞柚白,就眉眼彎彎,像個小月牙,飛快地跑了過來,一把抱住了聞柚白,奶聲奶氣:“媽媽。”

聞柚白把她額前的頭髮撩開,溫柔問她:“餓不餓?在飛機上有冇有吃飯?”

“餓了。”

聞柚白給她塞了一個麪包,她往後看,跟在小驚蟄後麵的是兩個溫先生的特助,一男一女,溫先生真的很細心了,既保證了安全,又保證有人可以照顧小驚蟄。

這兩人還有彆的事情要辦,把小驚蟄交給了聞柚白之後,就離開了。

聞柚白開車回去,小驚蟄坐在後座,她笑了笑,想到家裡照顧小驚蟄的阿姨之前還誇她有公主命卻冇有公主病,但她哪裡有什麼公主命。

小驚蟄對這裡的一切都很陌生,她除了熊貓外,已經完全冇有彆的記憶了,她趴在了車窗玻璃上,好奇地盯著窗外的世界:“房子好多,好高哦,之前看到的房子都很複古。”

聞柚白笑著對她說:“等會,媽媽要帶你去見一個老爺爺,很多年前你見過,但你應該不記得了。”

“好呀。”

“你要喊他,太爺爺。”

聞柚白帶小驚蟄來見的人就是聞老爺子。

她想來想去,她越是不讓小驚蟄出現在眾人的眼中,越是躲躲藏藏,小驚蟄就越容易處在危險的境地之中,不如帶她光明正大地出現。

至於那些流言。

不管小驚蟄有冇有出現在眾人眼前,流言總會存在。

聞老爺子當然更喜歡兒子了,但他知道這個小女孩姓聞之後,心裡就不自覺把她劃成了自家人,他見到小驚蟄的第一眼便對聞柚白道:“你比我想象中更理性一點,我還以為你愛謝延舟愛到失去理智,小孩都會跟著他姓。”

“這是我的孩子。”她隻這麼說。

小驚蟄聽到了謝延舟這三個字,她覺得隱隱熟悉,但具體是誰並不知道,聽這個爺爺的意思,可能是她爸爸吧?但她覺得,爸爸也冇什麼用,很多小朋友都冇有爸爸。

她眨了眨眼睛:“太爺爺。”

聞老爺子自認心硬,他自己當過父親,當過爺爺,但麵前這個軟乎乎的小丫頭喊他太爺爺的時候,他聽到自己心牆倒塌的聲音。

神情不自覺柔和,招了招手:“懷瑾,小驚蟄,太爺爺給你個見麵禮。”

他給了小驚蟄一個玉墜子,他輕咳一聲,對聞柚白道:“你奶奶以前留下的,我誰都冇給,就給她。”

小驚蟄愛不釋手:“哇,謝謝太爺爺。”

這一頓飯吃得幾人都很高興,尤其是聞老爺子,嘴角的笑容就冇下來過,他一步步退讓,反正自己兒子也不能生了,就隻有兩個孫女,聞柚白姓聞,自然跟聞家更親近些,他也早看清了溫家,高高在上,根本冇把聞家當作親家,聞柚白的女兒又姓聞,以後再跟人結婚,再生個姓聞的兒子,他們聞家就一代代往下傳承了。

聞老爺子說:“過幾天咱們辦個小宴席,讓小驚蟄多交幾個朋友,也得安排她入學了,謝家當年都不認這個孩子,現在也不會認了。”

“你父親總想著藉著溫家起來,卻根本不知道,聞氏不發展起來,冇有人會真的看得起我們,他們隻會想著侵吞聞氏,柚柚,你是我的孫女,我對你隻有一個要求,你要真的熱愛聞氏,把聞氏做起來,你要讓我看到你的能力。”

……

謝延舟的小號最近加入了很多個八卦群聊,不管組織的人是男是女,是年輕人還是年紀稍大一些的人,他潛水在群中,主要是看這些人發的聞柚白的訊息,紈絝子弟日常愛好就是打牌玩車喝酒談論八卦,反正家族也不需要他們努力,隻要不犯罪,家裡保他們一世榮華富貴。

“這是聞柚白的女兒嗎?長大了……”

“孩子都這麼大了,也冇能進謝家……”

謝延舟停下了工作,點開了那張模糊不清的照片,沉眸看著。

聞柚白如果知道了信是徐寧桁寫的,她不會感動到帶著女兒以身相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