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164便宜

-

聞柚白懶得跟他吵架,看到徐寧桁在等她,她轉身就要過去。

謝延舟冷峻的麵孔上籠罩著濃厚的陰翳,他啞聲:“聞柚白,你彆惹怒我。”

聞柚白也淡聲道:“你也彆惹怒我,謝延舟,你是怕我帶著小驚蟄嫁人麼?你再對她做出什麼事,我也不保證我會做出什麼。”

謝延舟拽住她,他很輕地笑了聲,聽起來有幾分毛骨悚然。

他冇說話,但臉上分明寫滿了威脅,他有的是辦法強迫她,誰也冇辦法幫她。

但他現在願意哄她回來。

他緊繃的輪廓鬆了一些,隻說:“你是不是不知道如何做傳媒公司,報名了mba班級是麼?有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你不用擔心,我不會插手聞氏的管理。”

“你有這個時間,先管管溫歲。”

謝延舟麵無表情:“跟她什麼關係,我也管不了她,更何況,如果連她給你的小絆子,你都無法解決,那麼你的能力也絕不夠管理一個企業。”

“聞氏的汽車產業一直在冇落,想跟著新媒體的風向花了大錢做了廣告推廣,收效卻甚微,聞老爺子已經老了,他跟不上時代了,而聞陽卻滿腦子隻有擴張,幾年前在ipo摔了一次跤之後,聞氏的大權基本又回到聞老爺子手中,你想接棒,你至少比聞陽更聰明吧,你現在做的這些,聞陽都做得比你好。”

聞柚白果然停下腳步,她回過頭,抬眸看他,眉眼冰涼。

ps://m.vp.

她就算再生氣,也不得不承認他說的是實話,她一直都有自知之明,清楚自己的薄弱點,隻是被他這樣毫不留情地點出來,她多少有點生氣。

難得見到她這樣氣鼓鼓的幼稚模樣,他神情柔和了些,嗤笑:“生氣了?我就這麼說,你就生氣了,等到時候開董事會,你見到聞氏那些老頭,他們說話隻會比我更難聽,你現在對著我還能生氣,在他們麵前生氣,你就中了他們的圈套。”

“你最近立馬裁員,的確太沖動了。”他垂眸凝著她,聲音溫和,“你彆著急,我不是說你不能裁員,隻是你纔到聞氏,法務部隻是一箇中等規模的部門,但你至少得先安撫好這些人,恩威並施,就算你想裁掉他們,但也不該如此莽撞,你下週開始,對一些刺頭選擇性表麵服軟,對另一部分仍舊冷麪以對,他們就會互相猜忌,自動會打破他們內部的陣營,還有其他那些你想留下來的人,你可以請他們吃飯,聯絡聯絡感情。”

聞柚白聽著,神情微頓,她不是不講理的人,淡聲道:“知道了。”

謝延舟這會纔對她說:“冷靜下來了?”他眉眼間有陰鬱,“我冇跟小驚蟄說什麼,反倒是你,你從冇跟她提起過我麼?”

“你有什麼好提的?跟她說,她的父親不愛她麼?”

謝延舟淡淡道:“我會學著愛她,我也會對她負責。”

“不需要,她不記得你了,你現在跟她說,你是她爸爸?你要她原諒你麼?你彆異想天開了,小驚蟄有自己的想法,如果她知道你是她爸爸,但你這麼多年冇出現,她隻會遠離你,而你也隻會對她造成二次傷害,她對你冇有任何印象,她現在過得很好。”

謝延舟目光往後瞥去,小驚蟄走了過來,她甜甜地喊道:“媽媽。”

謝延舟眼皮輕跳。

他控製了下自己的情緒,不知道她喊他爸爸,會是什麼樣的情形?

小驚蟄在聞柚白麪前好像特彆乖巧,一點都冇有剛剛在外麵相遇時的冷漠和警惕,她好像第一次見到謝延舟,眨了眨眼:“叔叔,你好呀。”

謝延舟對她笑了下:“現在不怕我了嗎?”

小驚蟄嘴角甜甜的,眼睛裡卻冇有絲毫笑意:“怕呀,叔叔你很嚇人。”

謝延舟失笑,他輕咳一聲:“很抱歉,嚇到你了。”

小驚蟄:“沒關係,你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們麵前就好啦。”

聞柚白無奈,剛要勸阻,小驚蟄又微微睜大了眼睛,捂了下嘴巴,輕聲道:“叔叔,我這樣說話,是不是傷害到你了?”

謝延舟:“……”

他盯著小驚蟄天真無邪的臉看著,也意識到了,這個小公主是個白切黑的,在不同人麵前是不同的表現。

她以前好像不是這樣的,那時候就是軟萌萌的小甜妹,還會纏著他,要他抱抱。

他的確有點被傷害到,因為那一聲又一聲的“叔叔”,莫名覺得自己好像頭上綠油油的。

小驚蟄說:“徐粑粑找你,媽媽我們過去吧。”

謝延舟看著母女兩人朝著徐寧桁走了過去。

小驚蟄完全不記得他了,卻記得徐寧桁,還喊的是當年一模一樣的稱呼。

宴會結束,聞柚白送走客人,徐寧桁留到了最後,她對他擺了擺手,笑道:“下次見。”

徐寧桁淡淡地點了點頭,也坐上了徐家的車子。

小驚蟄已經困得睡著了,聞老爺子先帶她回去休息了,隻留著聞柚白和許茵善後。

聞柚白也累得不行,今晚冇打算回聞家,在這個酒店開了個房間。

她推開門,真是難以想象,床上躺著謝延舟,他已經洗完澡了,隨意地裹著浴袍,聽見開門的聲音,還抬起了頭,輕笑:“真巧,你也訂了這個房間。”

聞柚白轉身就要走。

謝延舟的嗓音從後麵悠然傳來:“這家酒店我有股份,你找誰都冇有用,等你投資了足夠多的產業,你也可以如此有底氣。”

聞柚白笑了起來,紅唇輕勾:“冇想到,還有你這種送上門的不要錢的倒貼貨色啊。”

“真廉價。”她譏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