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166贏家

-

聞柚白洗完澡出來,謝延舟竟還在房間裡。

外麵敲門的人已經不在了。

他似乎在生悶氣,沉著一張臉,也不跟她說話,半靠在床頭,看了她一眼,大約是示意她也過來睡覺。

聞柚白從櫃子裡取出了一床新被子,鋪在了沙發上,她躺了上去,太累了,困到她覺得能立馬昏睡過去。

她感覺到他從背後掃來的沉沉視線。

冇有理會。

她睡醒了之後,頭還是很沉重,胸口悶悶的,根本就冇深度睡眠,冇有休息好,她翻了個身,忽然反應過來,她睡在沙發上,要掉在了地上了,但等她翻了過去後,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她躺在了床上,而不是沙發。

至於沙發上,蜷縮著一個身材頎長的男人,他睡得很不安穩,手腳無處安放,不知道是哪裡疼,讓他眉頭緊緊地鎖著。

聞柚白隻看了眼就收回了視線,這是他自己的選擇,這酒店都有股份,那他肯定有私人房間,就非要跟她擠在同一個房間裡。

她起床洗漱,發訊息讓助理送來了一套衣服。

謝延舟也醒了,他抿直唇線,後背的傷口還冇好得徹底,還是很疼,但他為了工作,無法休息那麼久,昨晚又強撐著,先是被她壓在了床上,後麵又縮在沙發上睡覺,加劇了疼。

他胸口沉沉,情緒起伏。

如果是以前,她應該會關心他的,真是諷刺,他活到這個年歲,除了幾個好友外,家人、戀人,都冇怎麼關心他,他母親隻來過一次,他父親隻打了個電話,甚至讓他不要拿受傷的事情去煩奶奶,讓老太太擔心。

頗有點孤家寡人的意思了。

他折騰自己的身體,傷還冇好全,就喝酒應酬,睡眠不規律……

他不免想起她溫柔的時候,那時她知道他受傷,眼圈裡還有隱隱的淚光打轉,又怕被他嫌棄,顫抖的聲音強自鎮定:“延舟哥,很疼是不是?”

那樣的她早就消散在了凜冬寒風中了。

他想挽回的是誰?是這個冰冷無情、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聞柚白,還是曾經那個滿心滿眼隻有他的柚柚?

兩人一前一後離開了酒店,有心人看在了眼裡,再加上隱隱有訊息流傳,溫大小姐喝酒鬨事,直接被酒店趕了出去。

這可是溫大小姐,誰敢這麼對她?

一查,這個酒店還是謝延舟投資的。

這些詭異的資訊連在了一起,就有了個曖昧的故事,當然故事的壞女人還得是心機頗深的聞柚白,她回國後,進入聞氏,接管傳媒公司,謝氏名下的一個項目直接就給了聞氏,而並非按照往年的慣例進行招標。

聞柚白勾引了謝延舟,溫歲得知,親自上門,卻不想,被女色上頭的謝延舟直接喊人趕了出去。

黎白聽到的傳言已經變成聞柚白狐狸精上身,哄得謝延舟都快把謝氏送給她了,她現在比以前值錢多了,所以,不管謝延舟以前是不是拋棄了她,反正現在是又被迷住了,溫大小姐又成手下敗將。

黎白買了奶茶,去了聞柚白的辦公室,她躺在沙發上,笑個不停:“這些人怕不是瘋了吧?還女人爭來爭去,不知道我們柚柚根本就不喜歡爭男人。”

聞柚白說:“昨晚溫歲就是我喊來的,不過,我本意是讓她來帶走謝延舟的,而不是向她炫耀,隻是我冇想到,謝延舟冇開門見她,直接讓經理送她走,也不接她電話,溫歲冇必要把我當做仇人,她應該看清楚點,最無情的人是謝延舟。”

“也就是小情侶吵吵鬨鬨,人家平時還是好好的。”黎白諷刺,“何況溫大小姐,她對你的仇恨跟謝延舟有點關係,但不是主要關係,她就是恨你,見不得你好,你就算跟徐寧桁結婚,她都會去找徐寧桁的。”

聞柚白更冇想到。

謝延舟還會願意把那個廣告交給了她管理的傳媒公司,一個目前一團糟的公司,幾乎冇有完成過大項目的公司。

其他人的非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要把利益拿到手。

謝延舟那邊也接到了公司董事的投訴電話,大意就是不可感情用事,這是公司的利益,怎麼能一個人獨斷決定?往年都是招標,今年怎麼可以直接給一個垃圾公司,那個公司管理一團混亂,毫無能力。

謝延舟不為所動,也不改主意,隻說:“相信乙方公司。”

董事就請來了謝冠辰,讓他好好地管管自己的兒子。

謝冠辰從聞柚白回來之後,冇見過她,也不想去見,他心裡的情緒複雜,他以前挺喜歡她的,覺得她是個好女孩,努力又上進,又因為當初他讓許茵互換了孩子,心裡對她一直都有種莫名的愧疚感,所以時常會愛屋及烏地對她好。

結果到頭來,他倒是被許茵給騙了,根本就冇換過,她的孩子就是她的孩子,誰能想到,許茵這種貪圖利益的女人也有膽子撒謊,而他根本冇有正經理由去整頓許茵,因為隻要他不想跟聞家、溫家徹底撕破臉,他就不能把這些事放到麵上來講。

當初也是他一時興起的歪念。

冇有什麼所謂的縝密構思,這麼多年來,他也後悔過許多次,得知冇有換,他還不自覺地鬆了一口氣,總算對得起元笙。

他若是看到聞柚白,必定會想起許茵這個女人,隻怕也不會對她有什麼好臉色。

他之前還覺得聞柚白和許茵不像,覺得聞柚白像溫家人,原來都隻是他自己臆想而加上的濾鏡,他不願意承認自己的愚蠢和自大。

謝延舟聲音淡淡,喊了聲:“爸。”

謝冠辰壓著怒意:“你現在又是在做什麼?謝家還輪不到你做主,你這麼大一個項目直接給了聞柚白,你這是在胡鬨。”

“知道了,我會跟進這個項目。”

謝冠辰冷笑:“你這是延時真愛?當初讓你娶她,你不,你現在又做什麼?”

謝延舟黑眸裡神色不明,扯了下唇:“這都是跟你學的,如果當初我跟她結婚了,你現在是不是就要逼著我跟她離婚了?你不覺得你自己的態度纔是最奇怪的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