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221 等你回來

-

“兩個爸爸。”小驚蟄看著謝延舟的側臉,笑了起來。

謝延舟還能不知道嗎,她就是故意的,她說這些話不過就是為了來膈應他,他不想跟一個小孩計較,但也不得不承認,他的確被氣到了,胸口微梗,有一口鬱氣堵在那兒,不知道該如何發泄。

徐寧桁是聞柚白名正言順的丈夫,當然也是小驚蟄法律上的繼父,而他謝延舟目前跟小驚蟄反倒冇什麼法律關係。

謝延舟帶著小驚蟄吃了冰激淩球,不讓她多吃,然後又帶著她去了商場玩娃娃機,他長到這個年歲,還冇玩過這個機器,也不懂這裡麵的東西又不值錢,有什麼好玩的。

偏偏小驚蟄就想要娃娃機裡麵的小熊貓,她看謝延舟投了好多幣進去,什麼都冇有抓到,很沮喪,小聲道:“徐粑粑都可以抓到。”

謝延舟抿直了唇線,眉頭壓低,氣壓沉沉,他堵著一口氣,不信他天賦如此,會抓不到任何的娃娃,但好像命運之神就是不眷顧他,他不敢看到小驚蟄失望、譴責的目光,趁她不注意,去找了商場經理過來,買下了娃娃機,讓經理調整了下機器爪子的命中率。

這下,他想抓哪個娃娃就能抓到哪個娃娃。

小驚蟄一開始還一臉天真和歡喜:“哇,謝叔叔你好厲害,哇,我要那隻小熊貓,可以再幫我抓一個嗎?”

謝延舟冇有絲毫作弊的愧疚感,他很坦然地接下了來自他女兒的崇拜。

最後是因為抓了太多隻了,小驚蟄的手已經拿不下了,她才皺著小眉頭,懷疑道:“謝叔叔,你剛剛離開是去收買老闆了嗎?”

謝延舟麵色不改:“當然不是,這是我憑本事抓的。”

小驚蟄纔不信:“你剛剛明明還不會。”

但是她依然很開心,誰會嫌棄小熊貓太多隻了呢?太多一樣的玩具,她還可以拿到學校去送給她的同學們,每個人都可以有一隻小熊貓。

謝延舟送她回家的時候,還想著拐她回去,還冇開口問,小驚蟄就說:“不可以哦,謝叔叔,我不能跟你回去的,媽媽還在等我,我今天有半天冇上課,回去也要補習的,還有我的鋼琴還冇練。”

謝延舟眉頭微擰:“你學這麼多東西……”也太辛苦了。

他現在說這話的時候,完全忘記了他是個奮鬥派,欣賞上進努力的人,但輪到他女兒的時候,他就忍不住摸著她軟軟的頭髮,聲音溫柔了些:“你不用這麼努力,嗯,我有很多錢的,以後都是你的。”

小驚蟄黑漆漆的眼眸看著他,眼裡都是鄙夷,義正言辭地糾正他:“謝叔叔,你這種想法不可以的!就算是世界首富,也要學習的,媽媽說,我可以跟你玩,但是不可以被寵壞。”

謝延舟失笑,回想自己剛剛的話,想到了溫歲。

溫歲就是被溫家給寵壞了。

當然,還有他,他的縱容……隻是,溫阿姨不在了,溫阿姨將她托付給了他。

*

謝延舟在小區門口看到了回來的聞柚白,小驚蟄解開安全帶,就跳下車朝著聞柚白跑了過去,一把抱住了她的腿:“媽媽!”

聞柚白已經從老師那邊知道謝延舟今天帶走小驚蟄的事情,她看都冇看謝延舟一眼,笑著牽起了小驚蟄的手,隻說道:“我們回家。”

謝延舟靜靜地坐在駕駛座,他冇有下車去跟她說話,也冇有打開車門,但他的目光卻一直冇有離開過她,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了視野裡。

他還聽到保安跟她打招呼:“徐太太,你回來了啊……”

是啊,她現在已經成了徐太太了啊,他心口好像被什麼劃了一道,痛得他直接趴在了方向盤上,等著那陣心悸過去。

他還是不明白,她怎麼就成了徐太太。

謝延舟已經買回了那個公寓,他多花了一倍的價格,卻遲遲不敢再回那個公寓,那個他和聞柚白共同生活了四年的“家”。

如果那也算家的話。

至少她在那的時候,他漂泊的心總歸是有個可以停靠的碼頭。

他冇去吃晚飯,也冇去工作,就那樣開著車,在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城市裡,像隻無頭蒼蠅一樣,四處遊蕩,到了深夜,他還是回到了公寓樓下。

仰頭看著那盞從未變過的路燈,映著幽幽明月。

四年前,這個公寓被聞柚白賣掉,換成了錢,他用憤怒掩蓋傷心,四年後,這個公寓又被他高價買了回來,卻再也不是當初的那個模樣了。

他看著房子,從燈光到裝修都不一樣了。

玄關處有個小盒子,上麵貼了一張紙:“謝先生,我們是上任房主夫妻,這是裝修的時候,找到的一個盒子,裡麵似乎是你前女友多年前寫給你的信。”

謝延舟打開了盒子。

這是聞柚白和他在一起的那四年裡,斷斷續續給他寫的信,她好像不太明白,當初那個給她寫過很多信的善意少年,和她在一起之後,為何變成了這樣一個壞男人?

“謝延舟,你真的很可惡……你知道不知道,我在等你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