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224 辜負

-

徐母隻說:“你是我們徐家人,我是徐太太,當家的大夫人,當然要保護你,柚柚,你彆怕。”

聞柚白怔了好一會才點頭,胸口苦澀,隻覺得對不起徐母。

徐寧桁的一個善意謊言,卻傷害了好些人。

*

這天晚上,徐寧桁回家就看到聞柚白坐在了沙發上,好像在等他,他一開始還在笑,後麵就眼皮跳了好一會,隱隱覺得發生了什麼不太好的事情。

他今天一直都泡在實驗室裡,這會纔回到家,並不知道怎麼了。

聞柚白看著他,輕聲歎氣:“寧桁,你怎麼跟家裡人說,我懷孕了,你明明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徐寧桁一怔,反應過來後就有些緊張,他喉嚨微堵,想解釋些什麼。

聞柚白繼續道:“你先聽我說。”她語氣平靜,並不是來質問的,“我知道你是善意的,你想讓我們的婚姻得到你家人的支援,但謊言始終是謊言,更何況懷孕的謊言,又能隱瞞多久?下個月開始就無法隱瞞了吧,你想過你父母會如何想我們?”

她抿了抿唇角:“更準確地說,是他們會如何想我,你是他們的兒子,按照常理來說,他們更可能怪罪我,認為是我為了結婚,慫恿你撒謊。”

“不會的,我父母不會這樣……”徐寧桁也知道自己做錯了事情,“的確是我一人在撒謊。”

一秒記住https://m.vipkanshu.vip

聞柚白輕笑:“怎麼不會呢?我不是說徐父徐母不好,如果我是你的父母,我也不會認為一貫乖巧的兒子會突然撒這麼大的謊,他們最可能就是懷疑我帶壞了你。”

“當然,我現在不是怕你父母怪罪,而是,這個謊言無法圓下去的。”她黑眸清明,眸光微微流轉,“寧桁,我之前跟你說的,都是真的,我不能懷孕。”

徐寧桁放下手上的東西,坐在她身邊,抱住了她,吻了吻她的額頭:“柚柚,我們去看看醫生怎麼樣,我的老師認識很多這方麵的權威。”

聞柚白的心一點點往下沉,她靠在徐寧桁的肩膀上,很認真地再說一次:“寧桁,你如果想要一個自己的孩子,我們可以離婚。”

“不要。”徐寧桁臉色變得有些難看,“柚柚,彆說氣話,我不要小孩。”

“我冇有在說氣話,隻是,我的確不能也不想再有小孩了,但我不能控製你的想法,也不能阻礙你想要一個自己小孩的念頭,我不能那麼自私……”

徐寧桁眼裡的光漸漸地暗淡了下來,他苦笑:“所以,你就不要我了,你把離婚說得那麼輕鬆,我不要,我好不容易纔跟你結婚。”

聞柚白摸了摸他的臉:“你要想想,我們該怎麼跟家裡解釋,我冇有懷孕的事情,你媽媽是真的很開心,我真怕親眼看到她失望的神情,我也是當媽媽的人,父母隻是希望看到自己的孩子幸福,你父母都很好,對小驚蟄也很好,我們不能讓父母成為一個無私的聖人。”

徐寧桁心口沉重,他喉嚨乾澀,不知道要說什麼。

當所有人都有苦衷,當所有人都是好人的時候,為什麼抉擇變得如此艱難。

他不能對不起父母,也不能對不起聞柚白,所以,他隻能辜負他自己嗎?

他埋頭在聞柚白的肩膀處,聲音很低:“柚柚,我不想和你分開,我們總有辦法的,我會想想怎麼辦,對不起,我不該撒謊,讓你陷入如此困境,抱歉,我太想跟你結婚了,太想像現在這樣,名正言順地和你在一起。”

聞柚白在他的懷中,卻遲遲說不出“沒關係”三個字。

她閉上了眼,什麼話都冇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