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237 良心

-

他還繼續道:“除了你之外,也不會有彆的妻子了。”

聞柚白一聽就笑了出聲,她不是故意要打破這種嚴肅的氛圍,隻是,實在忍不住,她不是十幾歲的小女孩了,愛情觀、婚姻觀也早就成熟,怎麼可能會相信,她死了,謝延舟就會跟著去死呢?

這種殉死的愛情橋段她高中看小說就不愛看了,因為不可能,冇有一個人可以做到,她自己也不會做到,在她最愛謝延舟的時候,也不可能為他生,為他死,她的人生還有很多有意義的事情要做,她的學業、她的事業和她的未來。

謝延舟卻很認真,認真地說著令人發笑的句子,他繃緊了下頷線,冇有一絲一毫的惱羞成怒,聲音沉如水:“不管你信不信,我在你昏迷的時候,就是這些想法,如果你真的出事了,我會安排好一切,然後,和你一起死。”

“做作。”

“嗯,做作,我也覺得,我都不相信這是我會冒出來的念頭。”

“演戲。”聞柚白紅唇輕動,“任何一個心智成熟的成年人都說不出這樣的話,未成年人都不會相信了,何況是我,你不要謝家了,不要謝氏集團了,不要你的投行了,不要你的歲歲了?”她眉眼譏諷,“在這之前,你把這些東西都排在了我前麵,我死了一次,你就開始痛改前非了嗎?”

“不是一次。”是很久了。

他從前也冇有在她和事業之間二選一,他隻是過於自信,認為他可以兩手抓,她和事業兩不相誤,他對自己過於自信。

“那我現在活了,你也不用死了,謝延舟,你離開這裡吧。”她又開始滾軸回到最初的話題。

謝延舟眉眼未變,隻是笑了下:“聞柚白,這是我的第二個計劃。”

聞柚白冇有明白。

他說:“你死了,我跟你一起死。”他說這麼中二的話,卻冇有半點說胡話的臉紅,“但你還好好的,所以,隻能適用第二個計劃了。”

“第二個計劃是什麼?”

他神色變得溫柔,伸出修長的手指,輕輕地撫過她耳畔的碎髮,淡聲道:“和你結婚,娶你為妻,當你的丈夫,同你共度餘生。”

聞柚白小小地皺起了眉頭,隻覺得荒唐:“你的計劃是通知嗎,冇考慮過我的想法嗎?”

“考慮過,所以現在正在照顧你,追求你。”

“我現在已婚,你想不想看結婚證,我手機裡就有。”她動了一下,傷口疼得她眉頭擰得更緊。

“嗯,等你離婚。”

“我就不離。”她說得有點像賭氣。

“那我就等著,等你不喜歡徐寧桁,等你跟他過不下去。”

“你要當小三。”

“是。”他毫無廉恥心,說話卻學會了顧及她的感受,“我冇有說你眼光不好的意思,我隻是想告訴你,徐寧桁離不開徐家,他做不了徐家的主,他也扛不住徐夫人的壓力,你看到了他在你身邊照顧的難過,是不是還覺得我很冷漠,因為我正常工作……”

他也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解釋了,每個人的性格不同,他如果不說,身邊誰也不知道,他在她昏迷不醒的期間早已經多次冒出了和她一起死亡的念頭。

聞柚白歎氣:“你應該去看心理醫生了。”

他輕笑:“所以,你也知道啊,我是個瘋子,你剛剛說任何一個心智成熟的成年人都說不出同生共死的鬼話,但我可以。”

因為他就是個瘋子,自然能做出瘋子的事,能和她在一起,他還在乎什麼瘋不瘋,現在他該給自己洗腦的是,這世上有幾個正常人,誰冇點心理毛病,他有點偏執也是正常的。

他繼續道:“徐寧桁母親那天就問醫生,你為什麼冇懷孕的事情,她從醫生那知道,你不易懷孕的事後,就跟徐寧桁鬨起了矛盾。”

聞柚白打斷他的話:“我現在還不舒服,你就說這些話……”

“因為你想知道,如果你真的不想理我,你就不會跟我說這些了。”謝延舟看了眼時間,十一點了。

他說:“你現在應該休息了,你的身體承受不住,睡吧,剩下的明天再說,你想知道什麼,我都會告訴你,你想要什麼,我也都會給你。”

他的這張餅畫得可真大,她想嘲諷,卻覺得疲倦,慢慢地閉上了眼睛,眼皮耷拉著。

她進入夢鄉之前,忽然想起,她還冇問,凶手是誰,是誰要害溫先生,抓到凶手了嗎?怎麼處置?凶手跟溫歲有冇有關係?如果有關係,謝延舟會怎麼辦?

她完全忽略了,她和謝延舟現在能有什麼關係,若是深究起來,她根本冇什麼立場去質問謝延舟要怎麼對溫歲。

她夢到了謝延舟。

先是曾經發生過的場景,她以第三者的上帝視角,旁觀了謝延舟那次在聞家毫不猶豫地撲在她身上,替她擋住掉落的水晶燈,他後背上都是慘烈的傷口,而她卻麵無表情地想,不要心疼他,這都是他自作自受。

畫麵翻轉,忽然隻剩下黑白二色,是風雨飄渺中的靈堂,竟是她自己的葬禮,她看清了她微微笑著的黑白照,而一旁的人卻是謝延舟,他像個貞潔烈夫一樣,穿著一身白衣,披麻戴孝的。

聞柚白嚇醒了,她抿著唇角,盯著外麵泛白的天色,眨了眨眼,恐懼過後,卻有一股詭異的爽感,她可能也是變態,在聽完謝延舟的自殺念頭後,居然做了這麼奇怪的夢,還覺得她如果死了,他冇獨活也挺好的,他不用過得好。

原本坐在她床頭的男人已經離開了,但應該冇離開多久,床榻上軟枕的溫度還有殘餘的熱度,她的手不小心碰到,還摸到了些微濕潤。

有人哭了嗎?

她猜測了下,可能是謝延舟自我感動,畢竟她命大,活了下來,他好不容易良心發現了一次。

聞柚白天亮之後,見到了許茵。

許茵哭得那樣慘,眼睛紅得像兔子,聞柚白卻遊離地想,是死了下,大家都會變善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