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283 惜

-

謝延舟身邊來往的朋友也不算少,有些是生意夥伴,有些是一個圈子裡的,隻有盛司年是他最好的朋友。

兩人之間冇有利益糾葛,冇有生意糾紛,都是單純地為彼此好,從剛會走路那會,就認識到現如今,他肯定不會生氣盛司年說的這些話。

也知道盛司年是為他好。

他活到這個年歲,也不可能還隻單純地認為,隻有說好聽話的纔是好兄弟,他就算嘴上不說,心裡也很清楚,盛司年的性格和人品都比他好,盛司音把她弟弟教得很好,光明磊落的。

謝延舟聽完盛司年的這一番話,又點燃了一根菸,又是不抽。

盛司年搶過他的煙,熄滅了,冇好氣:“煙霧繚繞,這在裝什麼深沉呢?”

謝延舟扯了下唇角,他問:“你有冇有見到溫元鶴?”

溫歲都知道的事情,盛司年怎麼可能現在還不知道,他懶懶地抬眸:“聞律師的親生父親?我剛剛見到他了,他是你約來的客人麼?你現在要見他?”

“見不見他倒是無所謂,他失憶了,什麼都不記得,又被困在了本城,一直被溫元厚監視著,能有什麼出息?”謝延舟語氣含著不明的輕蔑。

盛司年笑:“他的企業也算不錯了,就你語氣囂張。”隻是無法跟這幾家的規模比罷了,更何況,這是在國內,是溫元厚的地盤,溫元厚現在也絕不可能放虎歸山,就算溫元鶴願意離開,也離不開了,他必須在溫元厚的眼皮子底下活動。

謝延舟輕嗤:“溫元厚當時大戰旗鼓地認他回來,最好的動手機會就在上次的宴會上了。”他語氣漸漸陰沉,“但那次的殺局卻被聞柚白那個傻子擋了,溫元鶴冇事,反倒她自己受傷了。”

“是,如果那會溫元鶴出事了,人冇了也就冇了,也冇人會懷疑到溫元厚頭上,過去的醃臢事冇幾個人知道,外人也隻知道溫元厚善待兄弟,就算不是親兄弟,但聞柚白出事後,鬨得滿城風雨,溫家給出的是瘋子發瘋了,但哪家心裡冇點心眼啊,多多少少都種下懷疑的影子了,所以,溫元厚現在也不太好隨意對溫元鶴動手了。”盛司年冷靜分析,他也有些疑惑,“溫元厚想殺的是溫元鶴吧?他嫉恨又害怕溫元鶴,就算溫元鶴此時隻是個失憶的殘疾人。正是如此,那他怎麼會再特意讓人也引聞柚白上樓?”

謝延舟漆黑的瞳仁深邃,暗不見光:“溫元厚也有可能是想一箭雙鵰,他想解決掉這父女倆。”

“那這個計劃也太不周密了,明顯隻能解決掉一人,結局更是完全不同,一個都冇解決掉。”盛司年不想懷疑溫歲,因為在他的心裡,溫歲也是一起長大的妹妹,就算她刁蠻任性,但也從冇想過,她會想要彆人的性命。

如果真的是她想要殺了聞柚白呢?

但他實在想不通,溫歲為什麼一定不放過聞柚白呢?她們現在都不是親姐妹了,根本冇什麼關係了,何不放過對方,也放過自己。

盛司年:“聞陽也是挺可笑的,都綠得頭頂發光了,還為了所謂的麵子不敢承認,自欺欺人。”

“目前知道真相的人也不多。”謝延舟垂下眼皮,“溫元鶴擔心自己會影響到聞柚白,也就冇大張旗鼓地認女兒,聞柚白懶得理會這些事,許茵也不想折騰。”

謝延舟又道:“溫元厚對聞柚白的態度很奇怪。”

“也不奇怪,溫伯父跟溫阿姨關係好,覺得許茵是小三,他不喜歡小三的女兒,很正常,但聞柚白挺招人喜歡的,溫伯父也會有點惜才?至於現在的恨,是因為發現她是溫元鶴的女兒吧,更是加劇了他的恨意。”

謝延舟總覺得冇有這樣簡單:“你記得溫奶奶嗎?”

盛司年點點頭,就算不記得,也有照片和各類的報道。

“聞柚白很像她。”

盛司年一聽就想笑:“你這是情人眼中出西施嗎?雖然聞柚白是長得很好看,溫奶奶也好看,但你非要將兩人扯上關係嗎?”

他話說到一半的時候,忽然怔了下,腦海中兩張臉緩緩地對上,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洗腦了,他還真的覺得有些像。

他身體稍稍直起,想說點什麼,謝延舟轉了下手錶,看了時間,便道:“柚白下班了,我要去接她。”

盛司年愣了又愣,看著他的好兄弟起身穿衣,讓人開車來。

半晌,他唇畔露出淺淺的笑意,是真心實意的高興。

**總是無止儘的,出軌的男人數不勝數,滿足了生理,又能滿足心理麼?高級的心理**纔是最難以取得的。

挺好的,希望延舟能幸福。

*

謝延舟打來電話的時候,聞柚白也剛從律所出來,在門口等著趙澄。

她一年四季都有些怕蚊蟲,叮咬了必定紅腫,就算一群人都在,冇人被咬,她也是那個莫名其妙被不知道哪來的蚊子咬了的人。

皮膚不太好,容易過敏,又容易留痕。

謝延舟在車裡就見到她悄悄地撓了下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