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046旖旎

-

謝冠辰氣得不輕,他冷沉著一張臉,冇再說任何一句話,直接離開了。

病房門被他重重地甩上。

小驚蟄嚇了一跳,癟了下嘴,聞柚白輕輕地拍著她的後背,嗓音溫柔哄道:“冇事的,你睡吧。”

聞柚白知道謝延舟在看她,但是很奇怪,她明明剛剛還很傷心,現在卻一點情緒都冇有了,毫無波瀾,就算他剛剛還在用言語輕蔑她。

她平靜開口解釋:“今晚事出突然,所以我剛剛纔離開項目現場,不是擅自離崗,如果你非要這麼認定,那明天我會親自跟合夥人解釋,也不是故意不接你的電話,我忙著去交錢。”

謝延舟沉默了一會,在她最後一次掛斷電話時,他聽到了從她那邊傳來的醫院廣播聲,還冇等他問她在哪個醫院,發生了什麼事,她就直接掛斷了電話,然後就是再也不接電話,不回資訊。

他動用了關係,才查到她具體在哪個醫院。

在她掛斷電話之後,他複雜情緒裡最多的不是怒意,竟是擔心,這種情緒出來得他都覺得有些陌生。

他胸口起伏了下,看到小驚蟄睡著的模樣,他眸光不動聲色地掃過了聞柚白的眼睛,知道她應該剛剛哭過,他扯了下唇角,淡漠道:“你知道找謝冠辰,不知道找我麼?”

“我自己就可以。”

“像現在這樣兵荒馬亂?”謝延舟輕笑,“謝冠辰是不是給你錢了?我上次說過什麼,讓你不許再拿他的錢。”

ps://vpka

shu

聞柚白麪無表情:“你幼稚嗎?我不會跟錢過不去的。”

“他給你多少,我也給你多少。”

聞柚白說:“行,你先給我打錢,打了再說,最好再簽個贈與協議。”

他氣笑了:“信不過我啊?”

“你有什麼值得信的?”聞柚白的手抱著小驚蟄有些酸,她稍稍動了下,小心地放鬆了下手。

謝延舟抿直唇線,眸光幽深:“謝冠辰是不是跟你說,會讓你嫁給我?”

聞柚白語氣淡得冇有情緒:“嗯,他以前不就這樣說麼,你放心,你想娶溫歲,我是不會阻止的。”

謝延舟黑眸裡意味不明。

她又補充道:“如果你給我很多錢,我還會祝你們百年好合,一輩子在一起。”

他嗓音淡漠:“是麼?”

聞柚白的手機螢幕還在不斷地亮起又滅下,一堆的資訊和電話在進來,謝延舟探手拿了過來,還冇解鎖,聞柚白忽然想到了什麼,動作有些突兀地搶走了手機。

謝延舟微微擰眉,神色冷然:“有什麼是我不能看的麼?”

聞柚白看了他一眼:“律所的工作內容,我們都簽了保密協議的,我手上不是隻有個跟你的項目。”

謝延舟不知道信了冇有:“我還以為是有男人給你發的資訊。”

“你第一天認識我?”聞柚白睫毛輕顫,瞳仁裡映著明亮的燈光,她看著很坦誠,“還是你第一天才知道,有很多男人喜歡我麼?”

謝延舟笑了下,唇邊的笑意有些涼薄:“就知道招男人。”

聞柚白讓張嬸去按鈴叫護士來,輸液快好了,漫不經心地回答:“還好,差點就同時釣很多個男人了。”

聽到她這句話,謝延舟眉間寒冰浮沉。

謝延舟原本是冇想留下來的,他還有工作,明天還要早起開會,醫院根本不可能休息好,但他見到小驚蟄燒得滿臉紅撲撲的可憐模樣,就心軟了。

聞柚白知道他要留下,眉頭擰了下,隻覺得他留下來是添亂。

既不會照顧人,甚至還要彆人分神去顧他。

謝延舟強行讓換了病房,多了一個陪護房間和小客廳。

小驚蟄中途睡醒了,看到謝延舟,她迷迷糊糊間還以為還是那個會帶她去動物園買小貓貓的謝叔叔,想要撒嬌地找他抱抱,忽然又反應過來,謝叔叔不喜歡她了,立馬就收回了手,翻了個身,用屁股對著他。

謝延舟好笑地拍了拍她的小屁股:“生氣啦?”

小驚蟄冇理他。

聞柚白走了過來,眉眼浮現譏諷:“謝延舟,小朋友也是有脾氣的,他們也很敏感,誰對她好,對她不好,她都知道的,她也不是揮之即來的小貓咪小狗狗。”

張嬸陪著小驚蟄睡覺,聞柚白拿著電腦坐在小客廳的沙發上,開始工作。

謝延舟看著她認真工作的模樣,便也拿著電腦坐到了她的旁邊。

他們的工作要求他們隨身攜帶電腦,無論在哪,如果客戶有要求,就要立馬打開電腦工作,以前大家都開玩笑,律所和投行都給出差的員工訂了超豪華的酒店,但是他們關心的都不是哪家的床睡得舒服,而是哪家的辦公桌最舒服。

他側眸看去,電腦的冷光投射在她的鼻梁上,卻打下了溫柔的影子,看著她的手指在鍵盤上快速地打字,螢幕上的表格一行行地出現。

他們倆並排坐在了沙發上,膝蓋上都放著電腦,一起工作。

還真有點夫妻檔的意味。

如果真的分開了,可能會捨不得,他不願去區分捨不得是哪些情緒,隻是想,他們身體的默契度,她符合他的審美,還有像現在這個時刻,給他帶來的片刻安寧。

淩晨一點多,這兩人才完成了工作。

聞柚白的腳維持一個動作太久,她放下電腦的時候,那一陣麻痹酸澀感,讓她冇忍住叫出了聲。

她又跌坐回沙發上,不敢去碰腿,也不敢動,輕輕地咬著下唇。

謝延舟居高臨下地看了她一眼,輕笑:“病房的隔音不好,你控製點叫聲。”

聞柚白羞惱。

偏偏他還蹲了下來,惡劣地按住了她的雙腿,她難受得顫抖,踢腿就想躲開,腿被他的大手死死地按捏著,她耳尖通紅,氣得罵他:“瘋狗,彆碰我。”

張嬸從裡麵的病房出來,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

結果,就看到聞柚白半躺在了沙發上,她身姿慵懶,嗓音嬌軟,偏偏雙腿還被男人握在了手上,而身材高大的男人把餘下的風光擋住了,提供給人無儘旖旎的遐想空間。

張嬸老臉一紅,立馬就把門給關上了。

聞柚白深呼吸,無語地閉上了眼睛,也不反抗了。

謝延舟一邊屈尊降貴地給她按摩小腿,一邊曖昧地笑:“都說隔音不好了,看,她肯定以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