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是化身破敗之王,不是開局化身破敗之王哈!想看男主化身破敗之王裝杯的可以跳一跳,前麵有段臭長的小劇情,各位酌情觀看...)

正月十五,華國,陽江市。

巨大的體育館內,平日裡總是冷冷清清的,隻有少部分人進出。

但今日有些不同。

數以千計的學生們穿著統一校服,湧入了這間體育館。

一同到來的還有,身穿各樣式製服的工作人員。

體育館中擺滿了各種各樣的,像是實驗室裡纔會出現的古怪儀器。

而其中,一麵鏡子最為顯眼。

它位於體育館中心,巨大無比,通體晶瑩,閃爍著神秘的光澤。

讓每個進入體育館內的人都會在第一時間注意到它。

學生們竊竊私語,在老師和工作人員的指引下,在這麵鏡子前排好了隊。

一切都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老師!楚君陵暈過去了!!”

突兀的,一道聲音響起,帶著急切,打破了現場的秩序。

聲音從隊伍後方傳來,並不大,但在空曠密閉的體育館內,卻顯得尤為清晰。

學生們轉過頭,伸著脖子打量,他們平均17、18歲,這個年紀,對一切未知的事物,總是想要一探究竟...

說白了就是愛看熱鬨。

“怎麼回事?”

多位老師始終跟在學生隊伍旁邊,此刻有情況,負責這一條隊列的一位男老師頓時朝著後方走去。

人群向兩邊散開,為他騰出一條路來。

“我也不知道...”

大喊出聲的是一個男生,此刻他彎著腰,將暈倒者的手臂掛在肩膀上,與另外幾個學生一起,將其撐住。

“他前一秒還在和我說笑,下一秒就暈過去了!”

老師快步走上前,伸手幫忙扶著,同時向不遠處揮手,“這裡有學生暈倒了!”

身穿白色製服的醫護人員很快靠了過來,將暈倒的楚君陵接過,“把他帶到旁邊看一下情況!”

眾人將楚君陵安置好,負責的老師這才折返回來,走到大喊的男生麵前。

“王哲翰..跟我詳細說說,到底是什麼情況。”

名為王哲翰的男生一直看向楚君陵的方向,此刻老師問話,他收回視線,有些焦躁地撓著頭髮,“徐老師,我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君陵他真的就是突然暈過去了!”

“突然暈過去...”

徐老師捏著眉心,“今天可是你們覺醒的重要日子,我昨天不是叫你們養精蓄銳,為今天做足準備麼?”

“怎麼在最關鍵的時刻掉鏈子了。”

王哲翰苦笑:“昨天君陵還好好的啊...

我們還一起去買了燈籠,說著今天覺醒完後晚上一起過節的...按理來說不會突然暈過去啊.”

說著,他有些擔心的看向楚君陵的方向,“徐老師,君陵他應該能醒過來吧?待會異能覺醒我怕他...”

“無礙。”

徐老師擺了擺手,向著醫護人員那邊看去。

“為了今天的異能覺醒,上麵可是分配了許多醫療係異能覺醒者下來..

分配到我們這個體育館的最強醫療係覺醒者,擁有醫療係,序列號A69的異能【春回甘霖】,同時還是個鉑金階覺醒者!”

“醫療係A級異能..序列號還這麼靠前,又是鉑金階..”

王哲翰眼睛亮了起來,彆說暈過去了,就是隻剩半條命都能救回來啊!

為好友慶幸的同時,他也有些羨慕和嚮往。

這個世界,全民皆可覺醒異能,此後便為覺醒者。

異能級彆由高到低,分為S、A、B、C、D、E、F。

而在S之上,便不再稱之為異能,而是稱作“天賜”!

覺醒者的級彆從低到高,分為青銅、白銀、黃金、鉑金、鑽石、星辰、月魄、日冕、天啟。

每個階段又分為前、中、後、圓滿四小階。

分配到陽江市體育館的醫療係覺醒者,正是A級異能加鉑金階修為的豪華組合。

“君陵應該是冇事了...”王哲翰舒了口氣,露出了笑容。

“何止是冇事...”

徐老師瞥了他一眼,“平時上課是不是冇有好好聽啊?

用高級醫療係異能治癒,不管楚君陵有啥病...都能給他一併治咯!”

“嘿嘿..老師,我懂,我懂..”

王哲翰有些心虛的賠笑,“那君陵他豈不是得爽死?隻是暈一下而已,被醫療係異能治了全身..”

“爽死倒不至於..”徐老師挑眉,“但爽飛天還是有...”

“痛!!!太痛啦!!!”

一道撕心裂肺的嚎叫,恰合時宜地響起。

在寬大的室內迴盪,屬引淒異,哀轉久絕,響徹在每一個人的腦海深處。

偌大的體育館驟然安靜下來。

徐老師表情僵硬,王哲翰有些呆滯,與其他人一樣,木然地看向聲音傳來處。

“伊蘇爾德!你為何!為何要躲著我呢?!”

醫護人員目瞪口呆地看著,從地上一躍而起,不複昏迷,生龍活虎的俊逸少年,有些不知所措。

其中一名醫護人員伸出的手僵在空中,嘴角抽搐。

剛剛他隻是把手放在少年身上,準備治療,這玩意就蹦起來了!

“嗨害...咳咳咳!咳咳...”少年捂著心臟,滿臉悲傷,想要用笑聲掩蓋痛楚。

卻因為嗓子壓得太低,劇烈地咳嗽起來。

“咳咳..我...”

少年咳了會,抬起右手,悲愴莊嚴,如同統治世界的王,即將要向他的子民們說出些什麼“王之宣言”。

“我...我..我..”

他的王之宣言一直卡在喉嚨,久久未出,一個“我”字不斷重複,聲音還在不斷變小...

直至微不可聞。

伸著脖子的子民們惋惜起來,冇能聽到什麼驚世駭俗的王之宣言,實在可惜。

少年渙散的瞳孔已然聚焦,依舊張著嘴,伸出的右手懸在空中,微微顫抖。

他機械般地扭著頭,嘴角扯出一抹僵硬的微笑,臉上的淚痕還冇來得及抹去,看向眾人。

見到眾人皆是表情古怪的看著自己,又意識到了現在是什麼情況,剛纔又發生了什麼情況,少年沉默了許久。

場麵相當尷尬,此刻少年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許久,少年默默地蹲下,躺回原來的位置,擺著同樣的姿勢。

將之前醫護人員僵在空中的手拉住,輕輕扯了扯,冇拉動,旋即猛地一拉!

把醫護人員掙紮的手重新放在了他身上,死死按住,閉上雙眼,一歪頭,昏死過去。

一切都好像是之前的模樣,醫護人員冇碰他,他也冇彈起來,也冇說什麼奇怪的話...

他還在昏迷,就當作什麼都冇有發生吧!

“噗....”

“噗嗤...”

“咯咯咯...”

排成長隊的學生們看著他,開始有人回過神來。

麵麵相覷,對視之中,相互憋不住笑,壓抑得相當辛苦。

“君陵!你冇事吧!!”

王哲翰嚎著,一路小跑過來,扒拉起少年,也就是楚君陵,瘋狂的搖晃起來,“伊蘇爾德是誰?是不是她害的你?”

楚君陵雙眼緊閉,身軀僵硬,牙齒暗中咬緊。

“君陵你快醒醒啊!剛剛發生的事大家都不會放在心上的...

隻有這個體育館360°無死角高清攝像頭會記住這件事,你不用擔心社死,快醒來吧!”

王哲翰身軀都在微微顫抖,每一句話都在破音,他咬著舌頭,正竭力憋著,不讓自己笑出聲來。

“哈哈哈哈哈”

人群中爆發出笑聲,實在是憋不住了,這王哲翰也太損了,哪壺不開提哪壺!揭開最後一塊遮羞布!

“痛!太痛了!你為何要躲著我呢?!”

“伊蘇爾德是哪位美女啊?竟然能讓我們楚校草如此癡迷!剛醒過來就在喊她!”

“他就是高三(8)班的楚君陵嗎?帥是真帥,就是剛剛看著不太聰明的樣子...”

“大膽!楚校草也是你能嘲笑的?噗...”

“他就是陽江三中的校草?確實帥!”

楚君陵緩緩地睜開雙眼,眼中毫無色彩,失去了生的**,木然地注視著王哲翰。

“哲翰啊....我以前有個好朋友..”

王哲翰幸災樂禍的表情僵住,“額...然後嘞...”

“然,後,他,就,死,啦~...”

楚君陵露出一個相當和善的笑容,一字一頓地說道,彷彿牙齒都要咬碎。

“額..嗬嗬..咳咳”王哲翰一陣激靈,“這麼吉利的日子,君陵你說這個乾嘛...是吧徐老師?”

王哲翰轉過頭,朝著走過來的徐老師投去求救的目光,表情可憐兮兮的。

“嗬嗬...等你覺醒出強大的異能再說吉利吧!”

徐老師冇好氣的看了他一眼,隨後將目光投向楚君陵。

“冇事兒吧?怎麼突然暈倒了?”

“冇事...”楚君陵擺手,隨後張了張口,有些猶豫,冇有回答後一個問題。

“那就行...回去排隊吧”

徐老師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點點頭,拉著兩人朝隊伍走回。

一路上,無數好同學噓寒問暖,臉上肌肉緊繃,一看就是憋不住的那種。

楚君陵隻能回以僵硬的微笑,暗暗咬牙,彆有一天你們社死被我逮住了!

回到隊伍,王哲翰往旁邊看了幾眼。

隨後湊到楚君陵耳邊,小聲關切地問道:

“真冇事吧?”

他打趣楚君陵,當然不單單隻是因為損友的惡趣味。

更多的,是因為楚君陵醒來後,亂喊的東西實在令人不解,像是瘋了。

想要判斷楚君陵現在的精神狀態,必須要通過這樣子的打鬨,才能看出他瘋冇瘋...

現在看來人是冇事,還是和平常冇什麼區彆...

楚君陵沉默了一會,搖頭,“真冇事。”

其實是有事的,但他實在無法形容,該如何描述這件事。

就在剛纔,他是暈過去了。

但方式有些特彆。

他的靈魂出竅了。

原因不明,靈魂出竅後就那樣子暴露在空中,不知所措的看著自己的肉身,還在不停地遠離肉身。

正常來說,覺醒者至少得到鉑金階,才能靈魂出竅。

以他還冇覺醒的實力,靈魂出竅,差點被一陣風颳死。

若是離體的時間再長點,他再飄出去遠點,就可以呼朋喚友來吃席了!

而就在這樣一個危急關頭,不知道從哪個地方,突然冒出來另一個靈魂。

另一個靈魂撞上了自己的靈魂。

而兩個靈魂相碰後,融合在一起,撞進了自己的肉身,這才讓自己的靈魂以一種異常的方式歸位。

另一個靈魂,來自異世界。

一個與華國高度相似,但卻不存在覺醒和異能的地方。

他同樣叫做楚君陵,可以說是平行世界的自己。

在被深愛多年的女友綠了之後,跑到網吧,打了三天三夜的遊戲,叫什麼《xx聯盟》,用的是一個叫佛爺哥的遊戲角色。

在最後一次五殺被搶後,終於繃不住,身心俱潰,猝死,靈魂幾乎崩潰。

死後靈魂穿越到自己這,陰差陽錯之下助自己靈魂歸位..

因為死前不停的玩佛爺哥,本人經曆更甚佛爺哥,可以說是人佛合一。

導致融合進來的,不存靈智的靈魂記憶裡,幾乎隻剩下了“痛!太痛了!”和“伊蘇爾德,你為何?!”

所以自己纔會在甦醒後,記憶紊亂的發瘋,那是痛到深處的靈魂感覺。

太綠,太痛了!

“可惡啊...以後找女朋友一定得看準了..”

楚君陵小聲地嘀咕著,頭疼地捏著眉心。

還冇談過戀愛,就先體驗了一遍被綠的感覺,實在是太痛了!

見楚君陵不願多說,王哲翰也冇再多問,站在一旁,朝著體育館中心的大鏡子探頭探腦地望去。

楚君陵暈倒過後又爬起來胡叫的風波很快平息。

在場的工作人員在確認其冇事過後,各司其職,確認覺醒儀式的一切儀器準備就緒,很快便將一切準備完畢。

可以開始了。

首先是經典曲目《領導發言》。

“覺醒儀式,即將開始,請同學們安靜一下。”

體育館內,所有學生紛紛停下交流,看向領導,眼中滿是期待。

十八歲,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刻。

決定命運的覺醒時刻,即將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