隊伍之中,楚君陵抬起頭,木然地注視著體育館中心,那麵巨大的鏡子,一腔熱血涼了一半。

領導已經講了將近半個鐘了...

最前麵的那幾排兄弟都在後退,避免口水傷人。

他的耳朵已經在自動過濾領導談話了。

身為一名高質量三好學生,這點小技能還是要有的...

“這就是【明鑒之鏡】麼?...”

”能夠識彆近乎所有異能的鏡子...”

打量中心的鏡子,楚君陵喃喃著,“一直以來隻在電視和書本上見到過...現實中還是第一次見,真是..牛逼”

他有些詞窮,儲備詞語庫中竟找不到一個,恰當完美的形容詞,隻會牛逼。

“粗俗!”

王哲翰投來鄙視的目光,隨後挺了挺身子,清了清嗓子開口:“明鑒之鏡.....”

“大!”

“你也牛逼。”楚君陵點了點頭,用自己絞儘腦汁的形容,認可了好友絞儘腦汁的形容。

“嘿嘿...你也不差..”

王哲翰直樂嗬,商業互拍馬屁,隨後悄咪咪的靠近,用手擋住嘴巴。

“君陵啊...都說明鑒之鏡可以看穿所有的異能...”

“但依我看來,其實這句話並不正確!”

楚君陵轉頭,“你是不是想說,今天你會覺醒一個驚天地泣鬼神的異能,所以明鑒之鏡看不出來?”

“嘿嘿...知我者,楚君也!”

王哲翰搓了搓手,腦補到自己在覺醒時,天地色變,神鬼皆驚的樣子。

再想到諸多美女崇拜,投懷送抱,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巔峰的時刻。

不由嘎嘎直樂,吸溜了下口水。

“巧了,我也是!”

楚君陵咳了咳,“在下不才,隻是覺醒了劍係序列號S8異能【天誅】,而已。”

“原來是一劍誅天的楚劍神,楚君陵...”王哲翰嚴肅的看著他,抱拳做禮,“失敬失敬。”

“在下異能無從掛齒,區區火係天賜序列號48【焱王龍炎】,僅此而已。”

楚君陵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我以為我已經夠不要臉的了,隻敢說個S級異能,你倒好,直接整個天賜。”

“還【焱王龍炎】,你當你是祝陽明?”

說到祝陽明這個名字,王哲翰腰板不自覺的挺直,昂首挺胸。

“怎麼,雖然他祝陽明很牛逼,巨牛逼,超級無敵牛逼,但我相信自己也不會差。

我王哲翰有大帝之姿!”

楚君陵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嫌棄地搖搖頭,換來王哲翰的惱羞成怒。

“你的話就算了...祝陽明的話...”

眼中閃過一絲嚮往,楚君陵回憶起有關祝陽明的報道,“確實很強!”

祝陽明從陽江市走出,覺醒者高考的幾個階段,分彆成為區、市、省狀元。

儘管在最後全國天驕角逐中,不敵於帝都魔都等一些區域的某幾位天驕,敗下陣來。

但他已然算是華國青年一代最尖端的天驕之一。

一手龍炎焚天下,獨戰天驕傲世間。

這就是網絡上他的粉絲後援團給他的評價,很狂,但是實至名歸。

“祝陽明當然強...畢竟以後是要和我齊名之人”王哲翰無視楚君陵又一個白眼,昂起頭。

“當時他覺醒的時候,明鑒之鏡就冇看出他的天賜...”

王哲翰眼裡放光,準備開始介紹偶像,不過突然疑惑起來。

“對哦..明鑒之鏡都看不出他的天賜..那是誰弄明白的,他的天賜是【焱王龍炎】?”

“讓你養豬你不去養豬,非要來上學。”

楚君陵鄙夷,避開了直麵一拳,“叫你上課睡覺,這都不懂!”

王哲翰惱怒:“你上課不也睡了?咱倆睡覺雙排的!”

“我睡了,但還是懂。”

楚君陵輕笑著裝了一個不臭不響的逼。

“去你的...”王哲翰用肩膀撞了撞楚君陵的肩膀,他對此事挺好奇的。

“趕緊講講...”

見他眼神裡滿是好奇,楚君陵看了眼還在講的領導,轉過頭來開始為這位上課經常性掛機的傢夥悄悄補課:

“明鑒之鏡是近代纔出現的...

但在此之前,我們華國的古人就已經能夠辨彆異能的強度,並且進行分類,序列排序了..”

“好像有點印象...”王哲翰認同地點點頭,表情嚴肅。

“有個錘子你有...”

楚君陵笑罵一聲,隨後收起笑臉,再度認真道:

“在此之前...人們依靠一個天賜來鑒彆異能..”

“噢噢...”王哲翰撓了撓頭,“有點印象...”

學過有關的一點點內容,但是忘記了。

楚君陵瞥了他一眼,冇再吐槽,相關到這個天賜的內容不是課本知識,老師隻是提了一嘴。

他也是看其他雜書瞭解到的。

楚君陵接著說道:“特殊係天賜序列號1——【神封敕錄】..”

“擁有與神話中封神榜相仿的能力...

可以對新出現的異能進行認知,對A級以上異能進行賜名、封號,並加入到五千年累積下來的各係異能排行榜中...”

“明鑒之鏡就是藉助了【神封敕錄】的力量,通過鑄造係異能者打造而來的..”

“祝陽明的【焱王龍炎】,就是【神封敕錄】賜名封號的...

也通過強度認證將其排到了火係天賜序列號48的位置..要知道,這個序列榜可是從很久以前就開始排了的..強大的異能太多了..”

“牛掰..”王哲翰瞪大眼睛。

“而且”

楚君陵接著開口,“這個天賜最先由華國薑家的人覺醒..

也被他們用特殊的方式代代相傳了下來,所以今日華國的異能榜單才能夠如此完備,是經過長時間的認證賜名和排序了的...”

“薑家...我說經常能看見有關他們的報道呢...”

王哲翰撓撓頭,“薑..等等,薑子牙?還真是封神榜啊?”

“額..”楚君陵一怔,陷入了沉思之中,“可能...有那麼點聯絡吧..”

兩人在隊伍中竊竊私語了許久,領導離去,又來人介紹了下覺醒儀器。

明鑒之鏡是用來識彆異能的,而引導覺醒異能的儀器則是【登仙台】。

就像它的名字那樣,希望學生們在覺醒過後能夠超凡脫俗,一步登仙。

一切繁瑣的環節後,覺醒儀式正式開始。

明鑒之鏡陡然分離,碎裂成許多四四方方的小鏡子。

小鏡子飛至每一條學生隊伍之前,鏡麵一片漆黑,光射入其中竟被徹底捕捉。

它已然進入運行模式,唯有覺醒的異能能夠讓其顯示相應的畫麵。

而登仙台同樣如此,原本巨大的檯麵分離,好像自大陸分離而出的島嶼,挪至每一塊明鑒之鏡下。

“開始了開始了...”王哲翰興奮的搓手,有些迫不及待。

“猴急什麼..”

楚君陵瞥了他一眼,朝著天上努努嘴,“咱這可是全程直播呢...能不能像我一樣,成熟穩重點?”

“直播?...”王哲翰眼中爆發出光芒,“我怎麼忘了這茬!”

“那你剛剛社死現場豈不是被全市人民都看到啦?

然後全國人民都可以欣賞錄播...君陵,你要火啦!”

楚君陵瞬間石化,他也是剛剛纔想到,這特麼的覺醒儀式是全程直播的啊!

“完了....”楚君陵掩麵,恨不得鑽進地裡,“全完了..”

“冇事兒...大家也就笑個幾百年,忍一忍一生就過去了..”

王哲翰拍著他的肩膀安慰,隨後朝天上望去,“直播設備是那個啥子...千裡眼和順風耳是吧?”

“是【觀天】和【聽風】...”楚君陵雙目無神。

“不過也冇差,本來就是借鑒自神話故事的,以相關的異能作為支撐...”

“平日裡是用來監測城內,維護治安的,覺醒儀式這天,調用部分過來給我們直播...”

王哲翰若有所思:“神話啊...”

兩人有一搭冇一搭地聊著,所有儀器就位,隊伍最前方,一位男學生已經站上了登仙台。

“誒,楊承軒上去了。”

王哲翰踮起腳尖,興奮起來,轉過頭,“你覺得班長大人會覺醒什麼樣的異能?”

“異能種類那麼多,你讓我怎麼猜?”

楚君陵向旁邊伸著脖子,同樣好奇大家覺醒的都是什麼異能。

開盲盒似的,多新鮮啊!

全國各個地區的人民,此刻也在通過設備觀看,這場覺醒儀式,一個個磕著瓜子,喝著小酒,與好友聊天,美滋滋。

“誒!這個小夥子劍眉星目,側臉如同刀削一般,我賭他覺醒的領域係S級異能【總裁霸氣】!”

“我滴個乖乖!此子濃眉大眼,壯得跟頭牛似的,必覺醒體魄係異能!”

“擦!這個小姐姐也太美了吧?有冇有覺醒薇信異能,能一眼看穿對方薇信的同誌,在線等,挺急的!”

誰能拒絕,磕著瓜子,開盲盒呢?多新鮮啊!

楚君陵將頭擺來擺去,與前方同學的腦袋不停的鬥智鬥勇,終於看到了前方楊承軒的覺醒情況。

“楊承軒”

“男”

“18歲”

“異能:C級,體魄係,序列號404,牛頭人變身。”

“未達封號賜名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