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級體魄係,序列號404的牛頭人變身?”

王哲翰表情怪異,不知想到什麼,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想啥呢?”

楚君陵瞪了他一眼,靈魂記憶中,純愛戰神佛爺哥仍在不停痛呼,使得他對某種層次上的牛頭人深惡痛絕。

痛!太痛了!

“E級元素係異能小火球...”

“F級體魄係異能硬邦邦...”

“D級...”

學生隊伍朝前推進,一個又一個學生完成了覺醒,或悲傷,或欣喜。

【觀天】將他們人生最重要的時刻定格。

覺醒的異能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他們日後的成就。

無論是高考..進入大學..還是步入社會找到相應的工作..都需要強大的異能...

楚君陵緩緩的向前,準備迎接著..他的覺醒!

...

陽江市,一間不大不小的店鋪。

店鋪門口掛著許多燈籠,紅彤彤的,喜慶的很。

正值元宵,又是覺醒之日,不少行人路過,看到店鋪門口這一片紅海,便走了進去。

“老闆,這燈籠怎麼賣?”

店鋪裡,一位瘦高的男子正低著頭,專注的擺弄著自家的燈籠,聞言,微微抬起了頭。

“要什麼尺寸的?”男子頭髮微長,髮絲之間,細長的眸子靜靜的打量著顧客。

“嗯...”顧客回頭,指著店鋪門口一個製作精良,又大又紅的燈籠,“我想要那個。”

“50..”男子低下頭,繼續擺弄著。

“50?...”顧客瞪大眼睛,“你怎麼不去搶?...”

“我...”

男子抬起頭,雙眼注視著顧客,輕笑一聲,“有什麼問題嗎?”

那雙古井無波的眼眸彷彿破碎,顧客呆呆的與他對視,愣在了原地。

“額...”顧客眼睛變得空洞,“冇...冇有”

“那就交錢滾蛋...”男子低下頭,隨意的揮了揮手,隨後繼續拚接,手中未完成的燈籠。

顧客乖乖的從錢包中掏出500塊錢,走到店鋪門口取下燈籠,麻溜的滾了,走到店鋪外的街上,開始向四周的行人大喊。

“這家店所有的燈籠都隻要5塊錢啊!大家快來搶...快來買啊”

男子朝店鋪外看了一眼,滿意地點了點頭。

“讓你來這,不是賣燈籠的...”

就在此時,店鋪內,一麵牆驟然變得漆黑如墨,彷彿要擇人而噬。

陰影蠕動著,不停地從牆中擠出來。

男子頭也不抬,“賺點外快...”

隨後,他伸出手,往店鋪門口一抹。

門外的行人皆是一滯,隨後開始笑容滿麵地挑選著燈籠。

“你還賣上癮了..”

牆麵之中,走出一個黑袍人,黑霧環繞著他的軀體,地上的影子自顧自地蹦迪。

黑袍人踹了一腳自己的影子,蹦迪的影子頓時老實起來。

“覺醒儀式已經開始了...我們準備動手,將這個市覺醒的小崽子們毀了...”

“你這邊冇什麼問題吧?”

說著,黑袍人走到男子旁,低下頭俯視著他,“這次行動的關鍵在你,彆跟我說你這幾天隻在這賣燈籠了,啥也冇乾!”

“安啦安啦...”男子笑了笑,舉起了手中的燈籠。

原本喜慶的大紅燈籠,瞬間燃燒起來,鐵製的燈籠架融化,猙獰詭異的骨頭長出,成為燈籠的骨架。

燈籠內部,火焰燃燒著,卻是綠色的,偏青,幽幽的,散發著令人毛骨悚然的氣息。

青焰之中,有著千百張人臉,掙紮著,哀嚎著,想要從中掙脫。

“看啊...如此可愛的魂魄...”

男子愉悅地旋轉著,骨製燈籠,打量著幽火,“陽江市這批覺醒的小崽子...靈魂有一半都被我收起來了呢~”

“通過【觀天】看到的畫麵中,許多學生都隻是行屍走肉而已啦!”

男子抬起頭,看著黑袍人,“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特殊係異能序列號S34【忘川魂渡】...”

黑袍人拍了拍手,讚賞著,“果然名不虛傳!竟然冇人能發現。”

“哼哼..陽江市這種小地方,不會有人能夠發現異常的..”男子笑了笑,隨後眯起了眼睛。

“不過意外還是有的...”

“你在逗我?”黑袍人一滯,地上的影子驟然變成一條狼狗,朝著男子嘶吼,“合著剛剛你在吹牛?”

“當然冇有..哎呀把你這臭影子拿開..”

男子嫌棄的踹走了影狗,“隻是一個小崽子出現了意外而已。”

“一個高三生能夠抵擋你的【忘川魂渡】?”

黑袍人鄙夷的看著他,“真雞兒丟人,組織不需要你了,退群吧!”

“我...”男子一僵,有些無奈,“我也不知道為啥..”

“昨天有兩個小崽子來我這買燈籠,然後我對其中一個用了【忘川魂渡】...”

“結果特麼的...直到剛剛,我才把他的靈魂扯了出來”

說著,男子撐著下巴,表情困惑起來。

“但是剛剛扯出來,那小崽子的靈魂又自己鑽回肉身了!牛皮糖似的!

我就不明白了,一個還冇覺醒的小崽子是怎麼控製靈魂的?”

黑袍人臉被黑霧籠罩,看不清表情,但從他微微側歪的脖子可以看出。

他此刻也是有點困惑。

想了想,他擺擺手,“無所謂了...估計是潛在的精神係異能吧..少一個小崽子冇事..”

“你能滅掉大多數小崽子就行...”

黑袍人看了男子一眼,轉過身揮手,示意跟上,邁步而出,“開始行動吧!”

漆黑的牆麵打開一個巨大的口子,像是惡獸張開血盆大口,恰好能夠容納一個人進入。

黑袍人走入其中。

“不行啊...這個小崽子的靈魂我一定得收藏起來..”

男子嘀嘀咕咕著,站起身拍了拍屁股。

“不然我多冇麵子?連個高三小崽子都拿不下..”

他跟上黑袍人,邁著愜意的步伐,開始哼著小曲,進入了牆上的黑洞之中。

隨後,牆上陰影開始消退,洞口閉合,惡獸閉上了它的嘴巴,緩緩消融於一點,隻留下男子的小曲在店內迴盪。

“奈何橋上道奈何~是非不渡忘川河~

不渡是吧?勞資幫你渡呀幫你渡~”

店門口,幾位顧客抬起頭來,眼神之中滿是遺憾。

“怎麼好好的..老闆突然打烊了呢?”

他們搖了搖頭,各自離去。

街上的行人路過,也好像冇看到這家店似的,再也冇有投去目光。

...

陽江市體育館內。

楚君陵打了個噴嚏,皺著眉,“是誰要害我?”

話音未落,他想也不想,一拳砸向王哲翰,“肯定是你小子是吧?”

王哲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