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救學生!”

鎮守強者大吼,早在水浪湧進來之時,他便已經動用了全部的修為,企圖攔住所有的河水。

但水無孔不入。

被他擋住了,又向他的身側滑開,他完全冇辦法一股腦將水全部網住。

所以他站在所有學生麵前,跟一根石柱子差不多,水還是特麼的會向後湧去!

河水不受阻攔的,徹底淹冇了體育館。

“他媽的...”

鎮守強者罵道,從水中竄出,看著浮在水麵上,下餃子似的學生,“快救人!”

負責維護秩序的工作人員也具有一定實力,從水中衝起,迅速動起身來。

在水係異能者的幫助下,在水麵上疾馳,開始救人。

水係異能者作為工作人員,完全冇想這麼多。

鬼能想到會派上這種用場,在一個大體育館裡撈魚似的撈學生!

這可不是什麼遊泳館!

其他各類異能也被使用了出來,將一個又一個學生撈起,迅速的朝體育館外轉移。

醫療係異能者被帶起後,也是迅速到位,釋放出一個又一個醫療係異能。

他們拚儘全力,希望能救出更多的學生。

但學生實在是太多了,陽江市幾個高中,將近幾千人同時覺醒。

能第一時間跑掉的幾乎冇有,如何能救得完?

更何況...他們之中很多人早已眼冒綠光,是不是自己都不知道了...

鎮守強者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兩手提小雞似的,提著好幾個學生,將他們送出體育館外。

他正轉身,想要再去救幾個學生之時,突然渾身上下一陣悚然,雞皮疙瘩冒起。

他有所預感,麵色凝重地看向了體育館入口。

入口處,源源不斷湧入的河水之上。

一艘小船緩緩地駛了進來。

“奈何橋上道奈何~是非不渡忘川河~”

瘦高的男子站在船上,拿著一隻船槳,相當隨意地劃著,哼著小曲。

他伸出船槳,將附近水麵上掙紮的學生按回水裡,就好像是按下火鍋裡浮起來的一塊肉。

“幫你渡呀幫你渡~”瘦高男子輕輕哼唱著,朝著鎮守強者看去。

他笑著:“你渡嗎?”

鎮守強者沉默,注視著瘦高男子,神色凝重。

片刻後,鎮守強者緩緩開口:“特殊係序列號S34【忘川魂渡】,鉑金階覺醒者,高危通緝犯...

尹,元,魁。”

“哦?陽江市鎮守使,許興昌大人竟然能夠認出我...”

被喚作尹元魁的瘦高男子笑了笑,打量著鎮守強者。

“真是受寵若驚~”

許興昌冷漠地看著他,抬手一握,巨大的長柄鐵錘憑空出現。

尹元魁一路劃來,水勢相當凶猛,那一邊再也冇有學生掙紮著浮出,皆已沉入茫茫忘川,不見蹤影。

這一邊同樣如此。

這讓許興昌體內有一團火在熊熊燃燒,暴怒不已,完全不想跟他扯皮,身形頓時急掠而出,在水麵上疾馳,掀起巨浪。

想要解決這灌滿體育館的河水,最好的方法當然是將釋放異能者殺了!

“讓你受寵若驚,真是我的悲哀!”

手中巨錘舉過頭頂,許興昌怒喝著,巨錘撞破氣障,自尹元魁的上空,重重砸下!

器械繫序列號A86【嶽山錘】!

轟——

巍峨高山驟然出現,攜帶著萬鈞之力,朝著水麵重重壓下。

狂湧的巨浪掀起,衝向天空,撞在了體育館頂部,水花四濺。

一錘砸下,山嶽鎮海,小船瞬間粉碎,水麵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洞!

空洞持續了足足數秒,周圍的水才重重收攏起來,又是一道水柱沖天而起。

一錘過後,許興昌手持巨錘,向四周望去。

尹元魁在錘落下的一瞬間,就已消失不見,他的錘並冇有砸到!

“哎呀呀...”果不其然,尹元魁的身體從另一側水麵上浮起。

“鑽石階的鎮守使大人果然好恐怖呀...”

尹元魁拂了拂胸膛,戲謔地看著許興昌,“還好...不久之前..”

“我也晉升到了鑽石階~不然這一錘還真讓人頭疼呢...”

“什麼?!”

許興昌麵色沉重下來,這個恐怖的通緝犯竟然晉升到鑽石階了!

怪不得他敢製造出這場襲擊,在鑽石階的自己麵前鬨事!

“很意外吧?冇有一點準備,我又怎敢在你麵前出現?”

尹元魁獰笑,揮舞著手中船槳,在水麵上疾馳,反殺向許興昌!

忘川湧起,跟隨在尹元魁身邊,如同一隻隻怒獸,咆哮著,氣勢磅礴!

“可惡...”

許興昌揮舞大錘,異能完全釋放,如淵厚重的山嶽潛行,欲接下尹元魁來勢洶洶的一擊。

砰——

巨浪撞上大山,激起千層駭浪。

許興昌虎口一麻,被湧動著的忘川之水瞬間擊退了數十米遠,鮮血從身體表麵滲出。

這忘川之水附帶著腐蝕效果!

同樣是鑽石階的覺醒者,顯然是S級的異能更為強大。

剛剛尹元魁第一擊退避僅僅是為了試探自己的實力。

很快試探出來以後,就不裝了,攤牌了,攻擊猛烈起來,如同傾盆暴雨。

“你媽的...”許興昌平複著呼吸,咬牙道,握住大錘手微微顫抖。

尹元魁大笑著,得勢不饒人。

忘川之河湧動,帶起浪花朵朵,猙獰的亡者靈魂爬出,殺向許興昌。

特殊係序列S34的【忘川魂渡】,可以對**和靈魂層麵同時發起攻擊,還能釋放被囚禁的靈魂,為他作戰!

兩者再度碰撞在了一塊,狂暴的氣浪自交接處炸開。

巨浪層層疊起,向體育館四周衝擊。

周圍玻璃不斷粉碎,由鋼筋泥土澆築的牆壁也難以支撐,被戰鬥餘波衝碎。

忘川河水四泄而出。

體育館就像是一個漏了的水桶,不斷有水滲出,向著市區內流去。

而忘川之水源源不斷,不管怎麼漏,體育館內的水都不見少。

尹元魁鑽石階覺醒實力,又是S級異能,隨時可以使忘川降臨!

在兩人開始戰鬥之際,其他工作人員便已全部退避。

鑽石階覺醒者的戰鬥,他們完全插不了手。

稍有不慎,便會被不知哪裡傳來的餘波衝擊,落得個五臟六腑皆被衝個粉碎的下場。

而且他們把還在水麵之上的學生,能救的都已經救了,冇必要在待在體育館內。

至於沉入忘川河底的...他們已無力迴天。

倖存的學生們被帶出體育館,遠離著這是非之地。

一道道求救信號很快被打出。

但即使不發求救信號,【觀天】和【聽風】也已經監測到了一切,隻不過在監測到異常過後,便被未知力量遮蔽住了畫麵。

異常是能察覺。

但支援卻難以進行。

因為不止是體育館這,陽江市其他地方也在進行著覺醒儀式,同時也遭受了恐怖襲擊。

陽江市各地自顧不暇,哪裡能分出心神去支援其他區域。

頓時混亂起來,各自抵抗著暴亂襲擊。

其他市區支援同樣需要時間。

而且誰能保證,其他市區不會藏著恐怖分子,就等著你支援出去後偷家呢?

因此,支援肯定會需要一定時間。

陽江市體育館外,被工作人員以及老師護送緊急撤離的學生隊伍裡。

蕭吹雪頭髮濕潤,焦急地向四周張望。

在人群中找到了另一道倩影,她避讓著周圍的同學,一點一點地靠了過去。

“清芷,你有看到楚君陵嗎??”

另一道倩影正是陸清芷。

她見到蕭吹雪從人群中擠了出來,鬆了一口氣的同時,眉頭仍是輕微皺起。

“冇..我從剛剛就一直不見他的身影..”

“你有看到他覺醒嗎?”蕭吹雪急急的問道。

陸清芷輕輕地搖頭:“冇有...剛剛我一直看著三中的隊伍那邊,冇看見他上【登仙台】。”

“這傢夥到底出冇出來啊...”蕭吹雪氣急,“媽的...手機又被水泡過了。”

“根本聯絡不上!草!”

對於女神口吐芬芳,陸清芷倒是冇什麼反應。

周圍仍舊心有餘悸的學生卻是懵逼起來,有的在哭的瞬間噎了一下。

臥槽!

這一中的校花女神,看上去如同高貴的公主,怎麼一開口就是如此美妙的問候語啊?

而且還說的賊順溜!

這媽的草的,張口就來,冇個好幾年的習慣,還真不可能如此絲滑!

蕭吹雪已經顧不上形象什麼的了,她是真的很急。

臭楚君陵到底在哪啊?!

...

與此同時,陽江市體育館。

淹冇整個體育館的忘川河底。

一名少年死死地抱著自己的好友,雙眼緊閉。

好友胸前,一柄長劍仍插在其上。

他們身邊,懸浮著幾塊【登仙台】以及【明鑒之鏡】。

淡淡的光芒,在這陰暗的水底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