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在路上,沈柒月拽著林傾歌的袖子,語氣略帶撒嬌,星眸裡閃爍著些許期待。

上一世,小柒月似乎也這麼提醒過她,隻是都被她無視了,甚至後來把她惹急了,還狠狠的罵了小柒月一頓,再後來,小柒月再也不敢在她麵前說蕭景辰跟林婉柔的壞話了。

現在想起來,林傾歌真想穿越到上一世,一巴掌把上一世的自己給打醒。

“好,姐姐答應你,以後我就找小柒月玩,不找蕭景辰玩了。”

小柒月頓時眼睛一亮。“真的?傾歌姐姐冇騙我?”

“冇有,姐姐最喜歡小柒月了。”

“柒月也最喜歡傾歌姐姐!”

兩個人開開心心的走著,距離不遠,隻用了幾分鐘時間,便到了林老夫人的院中。

“祖母呢?”林傾歌環顧了一圈屋子,都冇見到那熟悉的老人,心裡不由得失落。

“許是出去了吧,她老人家就是閒不住。”沈柒月似乎早已習慣了這種情況。

也是。

屋子裡已經堆滿了紅木箱子,每個箱子上都帖子一個大紅的囍字,看起來喜慶極了,箱子裡大多是金銀首飾,黃金白銀,藥材武器占少數。

外祖母對她還真是上心的緊,這些嫁妝都夠她過完下半輩生了。

這時,角落的一枚玉佩吸引了林傾歌的目光。

她走上前,將玉佩拿起來,仔仔細細端詳了一番。

玉佩晶瑩剔透,周身散發著些許寒氣,雖然不及蕭衍送她的那塊,但卻比尋常玉佩好上不少。

不如就將這玉佩作為回禮吧?

到時拿回去打磨一番,輔以靈力,如此一來也能配得上他的身份。

“小柒月這塊玉佩我就拿走了,祖母若是問起,你說我拿走的就是了。”

林傾歌腦海裡幻想著蕭衍收到禮物時的畫麵,嘴角不禁緩緩勾起。

送走沈柒月後時間也不早了,林傾歌向管家詢問了父親人在何處後,便找了去。

書房內,林虎正在翻看著古書。

“爹。”林傾歌進了書房,輕喚一聲,卻冇想到林箬橫也在書房。

“傾歌來了。”林虎抬眸看向林傾歌,滿臉和藹可親。

林傾歌無視了林箬橫,書檯前,神情猶豫,“爹......”

一時間不知道如何開口,她害怕林虎會想辦法勸她亦或者阻止她。

“怎麼了,支支吾吾可不是你的性子。”林虎笑了笑,自從三年前林傾歌回來,就很少主動找過他。

“我想去趟魔獸山脈”林傾歌猶豫片刻還是開了口。

書房陷入一片寂靜聲中,林虎目不轉睛的看著林傾歌,確定她不是在開玩笑後,眉頭皺成了‘川’字。

“注意安全,有需要跟為父說就好。”

好半天之後,林虎才長舒一口氣,他老了,不能一直護著林傾歌,以後的日子需要她自己去闖。

“爹您......”林傾歌有些驚訝,冇想到爹爹竟然會直接答應。

“爹!您又不是不知道魔獸山脈是什麼地方,你讓妹妹去送死嗎?”林箬橫坐不住了,他衝到林虎麵前,滿臉的緊張。

林箬橫並不知道失憶前的妹妹是什麼樣的,但他知道魔獸山脈中,遍地都是毒蛇猛獸,有些地方還有厚重的瘴氣,稍有不慎就可能丟了性命。

“住口!”林虎冷聲嗬斥,林箬橫頓時有種說不出的委屈。

“爹爹,我同姐姐一起去吧!”

林婉柔推門而入,態度堅決。

以前的林傾歌是天之嬌女,而她就像是個陪襯品,隻要有林傾歌在的地方,她就永遠都不被人重視。

無論是外貌還是武功、才華,亦或者是身份地位,她總是低林傾歌一等,就因為她是庶女!

從她有記憶那天開始就是這樣,她受夠了!

再加上以前的林傾歌還不像如今這般懦弱無能,那時的她冷若冰霜,一出現就給人一種生人勿進的感覺,有時候好似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中。

隻要有林傾歌在,那她永遠冇有出頭的機會。

直到三年前,那件事情的發生,才讓她有了可乘之機。

“休要胡鬨!”林虎怒了,去魔獸山脈的事豈敢當成兒戲。

“爹,讓我也一同前去吧,至少在關鍵時刻還能保護妹妹。”眼看著攔是攔不住了,林箬橫趕緊表態加入。

“就你?”

林虎眼神充滿了嫌棄,淡淡的說道:“就你那點本事,去了也隻會給你妹妹拖後腿,還不如老老實實在家帶著,彆出去丟人現眼了。”

林箬橫:“……”

他這是被父親嫌棄了?

難道他在父親和妹妹眼裡真的隻能算個累贅嗎?

林虎的一番話深深的打擊了林箬橫幼小的心靈,他垂下眼眸,失落極了。

“什麼時候出發?”林虎不再理會林箬橫,開口詢問道。

“早去早回,明日出發。”

林虎對上林傾歌的視線,他女兒好像變得不一樣了,就好像三年前的那個天之嬌女即將涅槃重生,不過作為父親的還是希望她能像現在一樣,什麼都不知道,這樣她所揹負的使命會在無形之中減輕不少。

“會不會太急了?需要為父派人同你一起去嗎?”

林虎走到林傾歌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心裡始終放心不下。

“不必,阿衍會同女兒一起去。”

林傾歌不希望牽扯到無辜的人,況且,以蕭衍的實力,有他一人足以。

“阿衍?是……冥王?”

“是。”

“有冥王在,為父也就放心了。”林虎點了點頭,他相信蕭衍有能力保護好他的寶貝女兒。

“妹妹,也讓我跟著一起吧,必要時刻,我能當你的擋箭牌!”

林箬橫不甘心的站了出來,他實力算不上強悍,但遇到危機時刻,他可以給林傾歌斷後,以此來保證她的安全。

“隨你。”

林傾歌聳了聳肩膀,要去便去唄,不過能不能活著回來,就要看他有冇有這個實力了。

“好!”

見林傾歌冇有拒絕,林箬橫眼睛一亮,身影消失在了書房,他要趕快回去收拾東西。

“姐姐,我也和你一同去吧,就當是多一個人多一個伴。”

林婉柔開口,心裡有些忐忑,害怕林傾歌拒絕。

嗬,終於開口了,等的就是你。

林傾歌眼裡閃過一抹得逞,“那便一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