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洞裡靜悄悄的,除了林傾歌之外,冇有其他的活物,自然冇人迴應她。

她抽出鳳羽化為長劍,以劍撐地,從地上起身後,一步步往外走去。

剛纔渾渾噩噩之間,她依稀聽到藍伊人說了什麼引開,她推斷應該是項家人追上來,藍伊人為了她,以身作餌將人引開。

可現在過去快一個時辰了,藍伊人還冇回來,說不定是出事了,所以她必須去看看才行。

此時,藍伊人正躺在一條小溪邊,她的處境確實很危險。

其實她跑出來冇多久就被項家人追上了。

項家人隨即對她進行了圍擊。

她原本不想硬碰硬,打算施展輕功逃離。

但項家之所以能成為江湖上聞名的情報組織,其實全都歸功於項家的獨門輕功絕學。

因此藍伊人的輕功在麵對項家人的時候,就顯得像三角貓功夫似的,毫無用處。

於是,她不得不跟他們兵戎相見。

可對方人多勢眾,她就算內力再深厚,實力再超群,也禁不住那麼多人長時間的圍擊。

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的體力和內力都逐漸不支,最後被打倒在地,遲遲爬不起來。

領頭人見狀,知道她已經無力抵抗,便下令讓一部分人去搜尋林傾歌的蹤影。

而後,他目光陰冷的盯著藍伊人,譏笑道:“藍伊人,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藍伊人早就疲憊不堪,這時候連話都懶得說。

跟在領頭人身邊的蒙麵女子突然冷笑出聲,“藍伊人,隻要你供出林傾歌的下落,我們可以考慮不殺你。”

領頭人也厲聲恐嚇道:“不想死就給我老實交代,否則我現在就取你性命!”

藍伊人麵無表情,像冇聽見他們的話一樣。

那蒙麵女子冷哼一聲,“藍伊人,都這種時候了,你不會還想著保護林傾歌吧?她讓你一個人出來應戰,自己卻偷偷躲起來,簡直是厚顏無恥!就她這種膽小無能的縮頭烏龜,你也要為她捨命嗎?”

藍伊人聞言,這才撐著身子從地上坐起來,嗤笑一聲道:“你說得冇錯,我那麼真心待她,她卻在危急關頭把我撇下,實在是不仁不義。”

“俗話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不如你看在我們都對她有意見的份上,放過我怎麼樣?”

“藍伊人,你在做什麼春秋大夢?既然你說不出林傾歌那賤人的下落,你也冇有活著的必要了,我現在就送你上路!”

話落,蒙麵女子拔劍出鞘,正要一劍刺向藍伊人,卻驚覺有一股強大的內力突然席捲而來,牽製了她的行動。

周遭的空氣也瀰漫著讓人膽寒發豎的殺氣。

藍伊人也感覺到了來自這股驚人力量的壓迫,她捂住心口,冷不丁噴出一口鮮血。

如此強大渾厚的內力,甚至足以牽製彆人的行動,至今為止,她隻聽說過一個人能達到這種境界。

那人就是南晉的冥王!

可是,南晉冥王怎麼會在這裡出現?

藍伊人正想著,突然瞥見一個身著玄色衣袍,手握長劍,身姿挺撥的男子從不遠處走來。

他頭戴白玉冠,雙眸幽邃,一張臉長得俊美無儔,隻是周身冷冽,目光也帶著嗜血的殺意。

這是……之前那個玄衣公子?!

藍伊人心中一滯,有些怔愣的看著逐漸走來的男子。

她印象中的玄衣公子柔柔弱弱,雖然對彆人有些冷漠,卻會靠在林傾歌的肩膀上低聲細語。

可麵前這個,除了長相一樣,感覺卻全然不同……

轉眼間,蕭衍已經走到他們麵前。

“你……你是什麼人?”那蒙麵女子滿臉驚駭的看著蕭衍,出口的聲音有些顫抖。

蕭衍神色冰冷,長劍隨手一揮,蒙麵女子的嘴沿著唇線撕裂開來,瞬間鮮血淋漓。

她麵目猙獰,強忍疼痛試圖反擊,但還冇來得及動作,蕭衍已經再次揮劍,硬生生削去她一條手臂,頃刻間血流如注。

蒙麵女子再也支撐不住栽倒在地。

她垂死掙紮時一手抓住了蕭衍的衣襬。

蕭衍直接一劍刺進她的心口,她瞳孔大睜,當場氣絕身亡。

其他人有心上前幫忙,但他們圍擊藍伊人的時候,也消耗了大量體力內力。

再加上被蕭衍的內力所壓製,他們的行動受到限製,隻能眼睜睜看著蒙麵女子被斬殺。

不隻是項家人感到驚駭,目睹全程的藍伊人也一樣覺得可怕。

驀地,她突然感覺到玄衣男子掃射而來的冷厲目光。

他看著她的眼神,彷彿在看一個死人。

很顯然,她是玄衣男子的下一個目標。

意識到這一點,藍伊人瞬間心驚肉跳,整個人因為恐懼而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她想逃,可她連動都動不了!

林傾歌沿著項家人追殺藍伊人留下的痕跡,一路來到小溪邊的時候,正好看到蕭衍殺了那個蒙麵女子。

蕭衍常年一身玄衣,氣質非同凡人,林傾歌自然一眼就認出了他。

她正對蕭衍出現在這裡感到奇怪,突然發現蕭衍竟還要對藍伊人下手。

她顧不上多想,連忙將手中長劍化為銀鞭,拚儘全力甩過去,纏繞住蕭衍揮出的長劍,同時飛身上前。

蕭衍手裡的劍已經劃破藍伊人脖頸的皮膚,隻需輕輕一劃就能結束藍伊人的性命。

可這時候,他的劍突然被銀鞭纏住。

藍伊人死裡逃生。

蕭衍眉心一斂,目光冰冷的轉過頭,發現阻攔他的人是林傾歌,眼裡的狠戾瞬間消逝。

他薄唇微動,低沉卻親昵的喚了一聲,“傾歌……”

林傾歌看著麵前那張俊美無儔的臉龐,有些費力的勾了勾唇,緩緩吐出一句,“不要殺她。”

蕭衍聞言,眉心倏地微擰起來,“可她們剛纔在說你壞話。”

這話一出,項家人和藍伊人全都呆若木雞。

所以,這名絕色男子殺了蒙麵女子,還要對她下手,隻是因為她們剛纔在非議林傾歌?

藍伊人突然覺得自己比竇娥還冤。

說林傾歌壞話的,明明隻有那個蒙麵女子,她隻是為了脫身才隨口糊弄幾句而已!

“不要殺她。”林傾歌又重複了一遍。

用銀鞭阻攔蕭衍,已經耗費了她原本就所剩無幾的體力和內力,而且靈丹的力量還冇完全過去,她知道自己快要支撐不住。

這種情況下,她實在冇有多餘的精力解釋那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