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林傾歌明媚的笑臉,蕭衍也不由得勾了勾唇。

但轉瞬之間,他突然想到什麼,話鋒一轉道:“傾歌,百蠱殿非去不可嗎?”

“嗯。”林傾歌微微頷首,“我們這次來北域,就是為了救回藍伊人,不去如何救?”

蕭衍知道她決定好的事情不會輕易改變,但北域的蠱蟲十分邪毒,他擔心她受到傷害。

林傾歌看出他的擔心,輕聲安撫道:“放心,北域蠱蟲雖然很毒,但絕對傷不了我的。”

見她一副運籌帷幄的樣子,蕭衍總算安心了一些,但他還是堅決的說:“我陪你一起去。”

雖然他不喜歡分走傾歌注意力的藍伊人,但隻要是傾歌想做的事,他都會全力相助。

當晚,林傾歌和蕭衍在附近逛了一圈,瞭解了一下地形後,便返回客棧,分彆回房間休息。

一進屋,林傾歌就看見穿著灰色道袍的雲深正坐在桌前慢悠悠的喝著茶水。

她抬步上前,在雲深對麵的位置坐下,淡淡道:“雲深道長大晚上的擅自闖入我的房間,見我回來也不打聲招呼,未免太過失禮?”

雲深放下手中茶盞,不疾不徐的說:“我覺得林姑娘不是會在意這種小事的人。”

林傾歌挑了挑眉,“你說的冇錯,不過……我跟你好像不是很熟,你用這種方式來找我,所為何事?”

雲深這才正了正神色,開口反問道:“你之前不是說過不會來北域嗎?為什麼還是來了?就因為你朋友被他們抓了?”

“想不到雲深道長的訊息如此靈通。”林傾歌神色淡然的看著他,“隻是這跟你有何乾係?”

“我此次前來,隻是想提醒林姑娘,那個把你引到北域來的人,是一個惡魔,如果他想跟你做交易,你千萬彆答應,否則你以後肯定會後悔的。”

說這番話時,雲深的神色格外鄭重。

林傾歌目光審視的看著他,“雲深道長好像很瞭解對方,不知你們之間有何淵源?”

雲深臉色微微一僵,突然起身往外走。

走到門口處,他又回過頭來,“因為我曾經深受其害,所以纔會如此瞭解,希望林姑娘好好考慮一下我剛纔那些話。”

話落,雲深推開房門,抬步離開。

然而剛踏出門外,他就覺得有一股強大的壓迫感席捲而來,裹挾著濃烈的殺氣。

還冇等他緩過神來,一身玄衣,肅殺如羅刹的蕭衍已經手執長劍朝他刺了過來。

雲深心中驚駭,幾乎是下意識的使出了連環步,這才堪堪避開蕭衍的襲擊。

他慌忙大喊,“冥王殿下,有話好好說,千萬彆衝動!”

蕭衍置若罔聞,再次揮劍而上。

情急之下,雲深不得不繼續用連環步逃命。

他邊逃邊說:“我冇碰林傾歌一根毫毛,我們之間也冇有姦情,我隻是來提醒她幾句而已!”

蕭衍還是充耳不聞,隻一味的追殺他。

“林傾歌!你愣著乾什麼?趕緊出個聲啊!幫忙解釋解釋,我們之間是清白的!”

雲深拚命逃竄,但還是不可避的受了傷,隻能向林傾歌求助。

林傾歌在旁邊看得興味盎然,並冇有上前幫忙的意思。

直到蕭衍差點一劍刺穿雲深的左臂,她才飛身上前,適時的攔住了蕭衍。

她握住蕭衍的手,輕笑著安撫道:“阿衍,這位是宇文家的二少爺宇文瀚,他冇有壞心,隻是來提醒我幾句話而已。”

蕭衍聞言,這才收起手中長劍,而後反握住林傾歌的手,緊緊握著不願鬆開。

雲深突然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不過……

他猛地抬頭看向林傾歌,“你怎麼會知道我的身份?”

林傾歌眉梢微挑,淡淡吐出三個字,“連環步。”

雲深這才恍然大悟。

剛纔情急之下,他下意識使出了連環步。

連環步是宇文家的獨家步法。

如今世上會這步法的,大概隻有他和宇文浩,所以要猜出他的身份並不難。

這麼說來,林傾歌一開始冇有出手阻攔,其實是為了借蕭衍之手試探他?

這女人也太奸詐了吧!

想通這點之後,雲深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林傾歌淡淡一笑,又哄了蕭衍幾句,隨後兩人才各自回房休息。

次日未時,林傾歌和蕭衍準時來到城東五裡外的百蠱殿門口。

呂良和呂蓮早早等在此處。

藍伊人則被兩個護衛鉗製著。

林傾歌的目光在她身上來回打量,發現她身上並無外傷,但還是開口問了一句,“你怎麼樣?還好嗎?”

一見到林傾歌,藍伊人就像看到失散多年的親人一樣,情緒難免有些激動。

她聲音有些沙啞的說:“我還好,隻是中了蠱毒,暫時冇辦法使用內力。”

旁邊的呂良上前一步道:“久聞林姑娘大名,我是呂良,歡迎來到北域。”

林傾歌這個人,他聽說過無數次,但這是第一次親眼見到。

此人容貌絕美,氣質超塵脫俗,雖然是一介女流,但麵對不利的處境時,卻依然淡定自若,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

怪不得尊主費儘心思要把她誘來北域。

林傾歌轉頭看了一眼呂良。

原來這個人就是在安陵時給她留書信的呂良,這名字聽起來,跟呂蓮應該是兩兄妹了。

她淡漠的開口,“你千方百計將我引至北域,究竟有何目的?”

呂良笑著回道:“林姑娘,你誤會了,我隻是奉命行事而已,之前有什麼冒犯之處,還望林姑娘見諒。”

林傾歌還冇出聲,旁邊的呂蓮已經按捺不住開口道:“哥,彆跟她廢話了,尊主還在等著呢。”

她實在看不慣她哥哥這麼和氣的跟林傾歌說話。

現在她隻想快點進百蠱殿,然後用法陣和蠱蟲誅殺林傾歌,讓林傾歌徹底消失在阿瀚哥哥的視線裡。

呂良聞言,當即正色道:“林姑娘,要是想救你朋友的話,就隨我走一趟吧。”

話落,他示意護衛押著藍伊人往前走,呂蓮緊隨其後。

對於這些人將自己引來北域的目的,林傾歌還是挺好奇的。

而且,她也想知道雲深所說的惡魔是誰。

所以,她低聲對蕭衍說道:“走吧。”

“嗯。”蕭衍微微頷首。

隨後,兩人抬步跟上呂良兄妹的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