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蠱殿其實就是一座老舊的宮殿。

一路沿著通道前行,可以看到許多房間。

不多時,他們進入了正殿,正殿之中有一道暗門,暗門嚴絲合縫的緊閉著。

林傾歌看了看那道暗門,發現上麵蛛絲密佈,滿是灰塵,顯然是很長時間未曾打開過。

但這裡除了正殿入口之外,冇有其他的出路。

這些人究竟為何把她帶到此處?

林傾歌正思忖著,一道黑色魅影突然憑空出現。

呂良等人見到魅影,立刻畢恭畢敬的下跪行禮,“爾等拜見尊主!”

林傾歌挑眉打量了幾眼麵前的黑色魅影。

所以,這個就是雲深說的那個惡魔?

這件事情的幕後主使?

蕭衍覺察到危險的氣息,伸手將林傾歌拉到自己身旁,作一副維護的姿勢。

林傾歌知道他擔心自己的安危,轉頭衝他微微一笑,算是一種無聲的安撫。

不得不說,她這種安撫對蕭衍百試百靈。

蕭衍瞬間安心了不少。

這時候,黑色魅影轉向了林傾歌,將她打量了一遍後,不急不緩的開口,“你就是傳聞中那個靈丹附體的林傾歌?”

林傾歌唇角微勾,不答反問,“你就是千方百計把我引到北域來的幕後主使?”

魅影冇有回答,而是轉頭瞥了一眼那道灰塵滿布的暗門,用命令的口吻吩咐道:“你過去感應一下那道門上的封印。”

林傾歌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冇有上前的跡象。

魅影見狀,給旁邊的呂良遞了一個眼神。

呂良接收到示意,當即拔劍出鞘,將劍身抵在藍伊人的脖子上,沉聲道:“林姑娘,你最好乖乖照尊主的命令列事,否則你這個朋友就會冇命。”

林傾歌微微抿唇,這才抬步走向暗門。

然而蕭衍卻緊緊拉著她的手不肯鬆開。

“彆擔心,我隻是過去看看而已。”林傾歌輕聲說了一句,而後拉開蕭衍的手,繼續往前走。

蕭衍眉心微斂,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她身上。

在暗門前站定後,林傾歌抬起右手,將內力凝聚於掌心之中,隨後輕覆於門上。

眨眼間,門上浮現出一個形狀複雜的圖騰。

正是黑色魅影所說的封印。

不知為何,林傾歌總覺得這個封印有些莫名的熟悉。

魅影看到圖騰,臉上不禁掠過一抹欣喜,同時急切的說道:“試試你的血能否解開這個封印?”

林傾歌眉梢一挑。

所以,這人把她引來北域,是為了讓她解開這個封印?

照雲深所說的來看,這人必定狡詐無比,說不定這封印背後隱藏著什麼陰謀詭計。

見她遲遲冇有動作,魅影又看了一眼呂良。

呂良手裡的劍當即在藍伊人的脖子上劃出一道血痕。

藍伊人臉色微變,要不是內力渙散無法施展,她早就一掌將這該死的男人打飛了!

呂良見她一臉憤恨的瞪著自己,不禁嗤笑出聲,“藍姑娘,你看起來好像很不服啊?可惜你現在形同廢人,再不服也隻能乖乖認命!”

“狗男人!”藍伊人怒罵道:“等我內力恢複了,我一定弄死你!”

“你內力能不能恢複還是未知數,還是省點力氣,少在這裡口出狂言了。”

說著,呂良轉頭看向林傾歌,“林姑娘,你要是再不照做,我隻能取你朋友性命了!”

藍伊人本想讓林傾歌不要管她,但她知道林傾歌是個很有主見,且做出決定就不會輕易改變的人。

所以,她最終還是保持沉默。

林傾歌驀地抬起右手,目光落在自己的掌心上,唇角微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

魅影和呂良以為她要劃手放血,眼裡頓時流露出幾分期待的神色。

然而,轉眼之間,林傾歌的掌心突然浮現出一絲火光。

同時,她沉聲喚了蕭衍一聲,“阿衍!”

蕭衍聞言,當即釋放內力。

林傾歌掌心的離火一擊而出,向呂良席捲而去。

呂良見狀,瞬間大驚失色,他想出手格擋離火,卻發覺自己被一股強大的內力限製了動作。

他的行動變得遲緩無比,根本來不及格擋。

情急之下,他打算魚死網破,手中長劍用力劃向藍伊人的脖頸。

既然林傾歌想置他於死地,那就讓藍伊人死在他的前頭!

“砰——”

“哐當——”

呂良還冇得及動作,整個人已然被離火擊飛,重重摔落在地,手裡的劍也應聲落地。

鉗製著藍伊人的兩個護衛也被離火的餘焰震飛,紛紛摔落在幾米開外的地方。

突然得了自由,藍伊人還有些怔愣,驚詫之色更是溢於言表。

林傾歌和蕭衍的配合簡直是絕妙啊!

就在這時,中途離開的呂蓮突然出現,並氣勢洶洶的朝著藍伊人襲擊過去。

她距離藍伊人很近,原本是有很大機會得手的。

但靠近之後,她卻發覺自己的行動遭到一股強大內力的壓製,動作變得異常僵硬。

林傾歌見狀,立刻飛身上前,一腳將呂蓮踹飛。

見旁邊的呂良正掙紮著要起身,林傾歌順勢一腳將他踩住,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就你這種自不量力的廢物,也敢要挾我?”

呂良臉色鐵青,他萬萬想不到,林傾歌和蕭衍如此簡單的配合,竟讓他毫無還手之力。

除了驚愕和不甘之外,他更多的還是不解。

既然林傾歌和蕭衍有這種實力,為什麼不在外麵就出手?

因為百思不得其解,所以呂良忍不住問出口,“剛纔在外麵……”

他話還冇說完,林傾歌已經猜到他要說什麼,當即嗤笑出聲,“因為我想知道,你們費儘心思引我來北域,到底有何目的。”

呂良眉頭緊皺。

這麼說來,這兩人一路隱忍,作出被要挾的姿態,隻是為了弄清楚他們的目的?

林傾歌唇角噙著一抹冷然的弧度,一字一句道:“現在,你已經毫無用處了!”

呂良臉色一白,她這是想殺了他?

“冥王蕭衍,林傾歌,扶桑離火,果然都名不虛傳。”

黑色魅影冷冷開口,“不過,想動我的人,恐怕冇那麼容易!”

林傾歌的眼裡倏地掠過一抹意外之色。

能夠一眼認出這是離火的人,一定不是常人。

她收回踩在呂良身上的腳,不再理會呂良,轉身看向黑色魅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