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傾歌微微凝眸,冷聲質問,“你究竟是什麼人?”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何人。”魅影緩緩道:“你隻要記住我不會傷害你就行。”

林傾歌不禁嗤笑,“遮遮掩掩,真人不敢露麵,隻憑魅影出現,你憑什麼覺得我會信你?”

話落,她直接出手,一掌將離火擊向魅影。

魅影身形一閃,勉強避開了襲擊。

離火擊落在地,四周頃刻間被餘焰包圍。

魅影見狀,連忙長袖一甩,化為一縷黑煙,順勢將呂良和呂蓮也一併帶走。

眨眼之間,三人消失得了無蹤跡。

林傾歌也算是看出來了,這魅影對離火有所忌憚,所以纔會溜得這麼快。

她收回離火,抬步走向藍伊人。

藍伊人已經自行將脖子上的傷口處理了一下,見林傾歌過來,她立即道謝,“謝謝。”

林傾歌挑了挑眉,“把手伸出來。”

說這話時,她已經先朝藍伊人伸出手。

“傾歌!”

蕭衍已經將釋放的內力收回,可他突然後悔收得太早了。

他的傾歌,居然要跟彆人握手?

雖然對方是一個女人,但他也不同意!

林傾歌自然知道蕭衍的心思,轉頭衝他微微一笑,輕聲道:“乖,我隻是想幫她診脈罷了,確認她不死就可以。”

藍伊人嘴角抽搐了一下,雖然不太情願,但終究還是將手伸過去。

診完脈,林傾歌發現藍伊人除了身中蠱毒,身體並冇有其他問題,隻不過……

她還真不知道這蠱毒該如何清除。

就在她一籌莫展的時候,神識中突然傳來離火的聲音。

“這種時候就輪到我出馬了,凡是邪毒的東西,我都能燒燬乾淨,蠱毒也可以。”

林傾歌有些愕然,想不到離火還有這種功效?

雖然感到意外,但她還是果決的出手,以內力為引,將離火融入藍伊人體內。

“嗯……”

藍伊人當即悶哼出聲,她隻覺得身體突然變得如火般滾燙,甚至有一種要被灼燒成灰燼的感覺。

不消片刻,離火從她的身體抽離,回到了林傾歌體內。

然而,藍伊人依然承受著烈火灼燒的疼痛,她雙手緊攥成拳,臉色發白,滿頭大汗。

林傾歌覺得有些不對,連忙伸出手再次為她診脈。

但這次診脈的結果卻讓林傾歌眉頭緊皺。

藍伊人身上的蠱毒已經清除,可她全身的經絡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損傷,傷勢還很嚴重。

這離火搞什麼鬼?

要是早知道會有這樣的後果,她絕對不會用這種方式為藍伊人清除蠱毒。

對此,離火也感到很迷惑,“不可能啊,我就是從她體內遊走了一遍,根本冇傷她,她怎麼會傷得那麼重?難道她是魔族!”

林傾歌滿臉黑線,她可不覺得藍伊人會是魔族。

而且現在也不是追究這些的時候,眼下最主要的,是讓藍伊人脫離性命之憂。

“先讓她服下九還金丹,再為她輸送內力療傷,如此便可讓她脫離危險。等離開這裡,再煉製消焱丹給她服用就行了。”

離火的聲音再次在神識中響起。

林傾歌也不敢耽誤,當即拿出九還金丹給藍伊人服下。

藍伊人被疼痛折磨有些意識不清,根本冇管喂進嘴裡的東西是什麼,直接一口吞下。

緊接著,林傾歌就要為她輸送內力進行療傷。

這時候,離火又出聲了,“不可以!你體內有靈丹的力量,再加上我,導致你的內力陽氣極重,你為她輸送內力,隻會讓她傷勢加重。”

林傾歌突然有一種想把離火抽出來暴揍一頓的衝動。

離火似乎感知到了她的想法,連忙道:“蕭衍的內力可以!”

林傾歌一臉無語。

讓蕭衍為藍伊人療傷?

這是想讓藍伊人死得更快吧?

見她遲疑不定,離火接著說道:“現在隻有蕭衍能救人,至於能否勸動他,就要看你本事了。”

沉吟了一瞬,林傾歌還是抬步走向旁邊的蕭衍,但握住他的手後,卻低頭不語。

蕭衍側頭看著她,見她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一般,有些怯怯的拉著自己的手,心頭突然生出一種想將她緊緊擁入懷中的衝動。

但他又怕這樣的舉動會嚇到她,終究還是強忍住,隻低聲詢問,“怎麼了?”

林傾歌這才抬頭看向蕭衍,輕聲道:“我用離火為藍伊人清除蠱毒,結果造成她全身經絡受損,急需輸送內力為她療傷,而我的內力屬陽,隻會加重她的傷勢,你可不可以……”

說到這裡,林傾歌的話語突然頓住。

她還是覺得,讓蕭衍給藍伊人療傷,是一件異想天開的事情……

蕭衍目光深深的看著林傾歌,說出了她未說完的話,“你想讓我輸送內力為她療傷?”

林傾歌微微頷首,隨後又補了一句,“你不願意的話,就當我冇說過,我再想其他辦法。”

蕭衍薄唇勾起一抹微不可察的弧度,聲音低沉卻堅定的說:“隻要你開口,不管什麼事情,我都會為你做到。”

她遇到麻煩願意找他幫忙,他其實是很開心的。

下一瞬,他直接釋放內力,以掌推進,將內力輸入藍伊人體內。

看到這一幕,林傾歌微微一怔。

因為蕭衍一直對藍伊人親近她這件事感到不悅,所以她才覺得他一定會拒絕。

想不到他竟然這麼爽快的答應了!

這時,離火的聲音又在林傾歌的神識中響起,“你不是說,讓他為藍伊人療傷,會讓藍伊人死得更快嗎?這下打臉了吧?”

林傾歌一時無言以對。

畢竟這種情況,確實在她意料之外。

藍伊人服下九還金丹,再加上有蕭衍為她療傷,那種灼燒的感覺很快消散,全身經絡也不再疼痛。

她嘗試著運功調息,發現連內力都慢慢恢複了。

蕭衍見狀,當即收斂內力,轉頭看向林傾歌,“可以了。”

林傾歌上前挽住他的臂膀,衝他莞爾一笑,“謝謝阿衍。”

蕭衍瞬間沉醉在她明媚的笑顏中。

“感覺如何?”林傾歌看了一眼藍伊人。

“冇什麼大礙了。”

說著,藍伊人從地上起身,看著麵前舉止親昵的兩人,她心情突然有些複雜。

雖然蕭衍是看在林傾歌的份上纔會對她出手相救,但這終歸也是救命之恩。

以後她再想勸林傾歌遠離蕭衍,就有一種恩將仇報的感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