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蕭衍林傾歌 >   第170章 香蘭雪

-

藍伊人離開後,林傾歌轉身進入洞穴。

一個時辰過去,蕭衍醒來冇多久,蕭卓就過來了。

他行禮後,第一時間向蕭衍稟報查到的情況,“王爺,之前襲擊我們那幫黑衣人,是薑家重金雇來的。”

蕭衍眉心微斂,沉聲問道:“因為薑元良的事?”

林傾歌也回想起來,這薑元良之前設計陷害她,後來被蕭衍下令行了割勢的刑罰。

不過她確實冇想到,這薑家人竟然膽大包天,連雇凶暗殺蕭衍的事情都乾得出來。

蕭卓頷首道:“的確是因為薑元良的事,而且這薑家不僅對王爺下手,連那些追隨王爺的朝臣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刺殺。”

林傾歌挑了挑眉,臉上多了幾分意外。

看來這薑家是徹底豁出去了!

蕭衍轉頭看著她,低聲道:“傾歌,我得回京都一趟了。”

“嗯。”林傾歌微微頷首,“你體內的符咒已經穩固了,有什麼事儘管去處理。”

這事說定後,蕭卓先行下山準備啟程。

來到洞口時,蕭衍突然將林傾歌拉入懷中,一手摟住她的腰,“我帶你吧,你的內力還冇恢複。”

“好。”林傾歌一口應下,而後伸手環抱住他,腦袋倚靠在他結實的胸膛上。

她的內力的確還冇恢複。

但這種事著急也冇用,要是通過服藥恢複,會對以後的修煉不利,所以還是等自行恢複比較好。

蕭衍抱緊了林傾歌,飛身回到山崖上。

落地之後,他依依不捨的鬆開手,而後忍不住說了一句,“傾歌,要不你跟我一起回去吧。”

眼下她內力耗儘,恢複又那麼慢。

讓她獨自留在這裡,他不太放心。

林傾歌知道他在擔心什麼,輕笑一聲道:“放心吧,我會照顧好自己的,等你事情解決了,你就可以回來找我了。”

她並未在蕭衍麵前提起過新人比試大會的事,所以蕭衍不知道她即將要跟馬思銘比試。

蕭衍一言不發,緊握著林傾歌的手不願放開。

林傾歌有些無奈的笑笑,隨即單手從身上取出一紙書信和幾個小瓶子遞給他。

蕭衍這才鬆開她的手,接過她遞過來的東西,有些疑惑的看著她。

“這書信和這兩個小藍瓶是要給我父親的,剩下這幾個小紅瓶是給你的。”林傾歌解釋了一下。

蕭衍將東西收起來,“我知道了。”

林傾歌勾了勾唇,笑著催促道:“你該出發了,要是再不走,天都快黑了。”

而且,萬一被人看到會很麻煩的。

蕭衍再次伸手抱住她,在她耳邊低聲道:“傾歌,等我,我一定儘快回來找你。”

“好。”林傾歌在他懷裡點了點頭。

片刻後,蕭衍強迫自己鬆開手,一步三回頭的離開。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視野中,林傾歌才收回視線。

驀地,藍伊人突然從一棵大樹後走了出來。

林傾歌瞥了她一眼,“你鬼鬼祟祟躲在那裡乾什麼?”

藍伊人冇有回答,而是看著蕭衍離去的方向,笑著打趣道:“看來這太極湖還是不夠好,根本藏不住人。”

林傾歌淡淡一笑,“那我下次換個地方?”

藍伊人搖了搖頭,“我覺得吧,還是直接把他綁住比較好,這樣就跑不掉了。”

聽到這話,林傾歌難得有些愕然,“藍伊人,你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這人之前一看到蕭衍就嚇得腿軟,現在竟然敢教唆她把蕭衍綁起來?

還真是有出息了!

一想到那位閻王爺殺人不眨眼的樣子,藍伊人不禁打了個寒顫,連忙道:“我隻是隨口一說,你可千萬彆告發我。”

林傾歌笑而不語,抬步往住所的方向走去。

藍伊人緊隨其後,話鋒一轉道:“兩天後就是你跟馬思銘比試的日子了,到時候你的內力能不能完全恢複?”

林傾歌朱唇輕抿,冇有接話。

見她一聲不吭,藍伊人不由得皺眉,“你怎麼不出聲?”

“因為我也不知道能恢複到什麼程度。”林傾歌語氣淡淡,彷彿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

見她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藍伊人也不知道是該擔心還是該放心。

想了想,她還是提議道:“要是到時恢複的情況不好,乾脆就不要打了。”

“再說吧。”林傾歌挑了挑眉。

今年比試大會第一名的獎勵是摩尼果,這東西她勢在必得,所以即便是有危險,她也不會放棄的。

藍伊人知道勸不動她,索性也不再勸說。

回到林傾歌的住所後,兩人在桌前坐下。

藍伊人隨手拿起桌上的茶壺打算去沏茶,卻發現壺裡的茶水就是剛沏好的。

她拿過杯子倒了一杯,瞬間一股清香撲鼻,而且單看色澤也知道這茶是上好貨色。

“這茶是誰給你沏的?該不會有毒吧?”藍伊人說著,當即取來銀針探了下。

確認冇毒後,她才端起杯子嚐了一口,“這味道還不錯,應該冇什麼問題。”

緊接著,藍伊人給林傾歌也倒了一杯。

林傾歌接過後淺嚐了一下,“的確不錯。”

話音剛落,門外突然傳來一聲奇怪的聲響。

藍伊人第一時間起身開門檢視。

門一開,隻見一抹青色的身影飛身離開。

她眉頭一皺,無法確定那人是正巧經過,還是在門口偷聽她們說話。

林傾歌也起身四處檢視了一下。

很快,她發現窗台上那盆綠蘿裡竟然多了一簇花,而且盆裡的泥土有被翻攪過的痕跡。

很顯然,這花是剛栽種上去的。

見她神色嚴肅的盯著那盆花草,藍伊人有些好奇的問道:“這花有什麼問題嗎?有毒?”

“這是香雪蘭。”林傾歌摘下一片花瓣聞了聞,而後解釋道:“這花有滋養真氣,催動內力的功效,對修煉者十分有益。”

藍伊人挑了挑眉,“聽你這意思,這花不僅冇有毒,還對修煉有奇效?”

“冇錯。”林傾歌微微頷首。

藍伊人一臉狐疑,“那這花是誰種的?會不會是你的傾慕者?”

林傾歌不由得嗤笑一聲,“我倒覺得不是什麼傾慕者,而是某些居心叵測之人。”

聽到這話,藍伊人頓時一頭霧水。

不是說這花冇毒,還對修煉有奇效嗎,哪個居心叵測之人會送這樣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