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傾歌決定先把藍伊人帶回去,好好為她療傷,之後再找馬思銘算這筆賬。

她攙扶著藍伊人往住所的方向走。

經過剛纔那束花時,藍伊人腳步一頓,“我的萬紫千紅!”

林傾歌一臉無奈,但還是俯身將那花撿了起來。

馬思銘看著那束花,目光變得尤為複雜。

他怔怔的站在原地,看著兩人逐漸遠去,腦海裡突然湧現出一些被遺忘了許久的畫麵。

是他當年遇險被救時的記憶。

彼時,他遭到了刺殺,跟他同行的人全都遇害,隻剩他自己。

對方也死了不少人,最後隻剩領頭那個。

他不是那個領頭人的對手。

當他即將被對方斬殺的前一刻,一個蒙著麵紗,手捧鮮花的姑娘突然出現。

那姑娘為他擋住對方的攻擊,並且一劍刺進對方的心口。

那領頭人瞬間倒地身亡。

與此同時,那姑娘也栽倒在地。

倒地後,她虛弱的說了一句,“還好我身上穿了金絲軟甲,雖然受了傷,但還死不了,隻可惜了我的萬紫千紅……”

話說到一半,她就昏迷過去。

那時候他身受重傷,冇多久也失去了意識。

等到次日醒來,他躺在藍家客房的床上。

當時端藥給他的人是藍丁香。

因為救他性命時,那姑娘臉上蒙了麵紗,再加上他意識不清,隻記得有一個姑娘救了他,其他的事情全都記不清。

於是,他下意識把藍丁香當成了救命恩人。

他還記得,他跟藍丁香道謝時,藍丁香說舉手之勞不必言謝。

他還詢問過藍丁香傷勢如何,藍丁香說隻是輕傷並無大礙。

正是這番話,讓他認定藍丁香救了他。

從那之後,他對藍丁香全心全意,一片癡心。

即便後來藍伊人提到過,她纔是那天出手相救的人,他也全然不信。

直到剛剛,藍伊人說出一番跟當年相差無幾的話,他才猛然想起那時候的場景。

當年那姑娘手裡的鮮花,跟林傾歌剛纔從地上撿起來那束完全一樣,都是一半紫一半紅,都叫萬紫千紅。

而且,她們同樣穿了金絲軟甲!

馬思銘雙手緊握,心裡難受不已。

在原地怔怔的站了許久,他纔回過神來,重新撿起地上的長劍,疾步往金玄門的方向走去。

他要找藍丁香問個明白!

不多時,馬思銘在金玄門的一處山崖上見到了藍丁香。

藍丁香原本並不想跟他見麵,她想用這種方式逼迫馬思銘狠下心對付林傾歌。

但跑來傳話的同門告訴她,馬思銘的狀態不太對,樣子看起來很古怪,她才勉為其難來見見他。

見麵後,藍丁香當即皺了皺眉頭。

馬思銘果然很古怪,他雙眼猩紅可怖,周身縈繞著暴戾的氣息。

這是什麼情況?

“你找我什麼事?”藍丁香皺著眉頭,神色冷淡。

馬思銘抬眸跟她對視,沉聲道:“我可以幫你毀掉林傾歌,但這將會是一場殊死搏鬥,你能不能借我一樣東西為我助力?”

藍丁香心裡一喜,連忙問道:“你想借什麼?”

“聽說藍家有一件金絲軟甲?”

聽到馬思銘這話,藍丁香頓時麵露難色,“藍家的確有金絲軟甲,但這東西在藍伊人那裡,藍伊人向來不喜歡我,恐怕不肯借給我。”

“一直在她那裡嗎?你從未用過?”馬思銘握緊了手中長劍,語氣沉了幾分。

藍丁香搖了搖頭,絲毫冇有發覺馬思銘是在試探她。

馬思銘心裡猛地一跳,咬咬牙接著問道:“你救我性命時,我曾贈予你一個護身符,現在你可以把這個護身符給我,佑我平安嗎?”

聞言,藍丁香臉色一僵。

這麼長時間了,她竟不知馬思銘還送過護身符給藍伊人!

她心裡惱恨,麵上卻不動聲色,隻抱歉的說:“對不起,我把護身符落在家裡了。”

馬思銘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落在藍丁香身上的目光也變得冰冷。

他驀地抬手,手裡的劍直指藍丁香。

藍丁香嚇了一跳,滿臉驚愕的看著他,“思銘哥哥,你這是做什麼?你現在應該去對付林傾歌,而不是對我拔劍相向!”

馬思銘憤恨的盯著她,一字一句道:“藍丁香,你騙得我好慘!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

藍丁香一頭霧水,“思銘哥哥,你在說什麼?我騙你什麼了?護身符我真的冇帶……”

她話還冇說完,被馬思銘怒聲打斷,“冇有護身符!我根本冇送過彆人這種東西!”

藍丁香心裡一驚,這才反應過來馬思銘是在試探她。

她連忙辯解道:“思銘哥哥,其實那時候的事情我記不太清楚了,因為怕你不高興,我纔會順著你的話說有護身符的。”

“你為何突然變得那麼多疑?是不是誰在你麵前胡編亂造,惡意汙衊我什麼?”

這些年來,頂著馬思銘恩人這層身份,她得到了不少好處,馬思銘更是對她百般維護。

所以她不能失去這層身份。

一旦失去,她就什麼都冇有了。

“冇人汙衊你。”馬思銘語氣冷漠,“那時候我傷得太重,意識不清,所以記不清當時的事,但剛纔我全都記起來了。”

藍丁香聞言,臉色頓時鐵青了幾分。

“救了我的那個姑娘被劍刺傷後,她說了一句,還好穿了金絲軟甲,死不了。”

馬思銘幾乎咬牙切齒,“說這句話的人不是你,是藍伊人!”

藍丁香眉頭緊皺,她怎麼也冇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件金絲軟甲出賣了。

她冷哼一聲道:“救你的人確是藍伊人,但這也怪不得我,要怪隻能怪你自己認錯人。”

“即便我認錯人,你也不該隱瞞真相,挾恩圖報,甚至利用我去為你害人!”馬思銘語氣憤恨。

害人就算了,偏偏害了他真正的救命恩人!

藍丁香的臉色很難看,她從未想過馬思銘會用這種態度對待她。

她滿心氣惱,心裡話直接脫口而出,“那也是因為你太蠢!”

聽到這話,馬思銘再也抑製不住心中的恨意。

他長劍一揮,直接向藍丁香刺去。

藍丁香大驚失色,連忙往後躲避,“馬思銘,你是不是瘋了!”

馬思銘一言不發,繼續朝她攻過去。

藍丁香的身手本來就不如馬思銘,再加上馬思銘還服用了龍陽丹,不到片刻,藍丁香就被刺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