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像這種特殊的訓練方式,隻有陪練的人毫無保留,受訓的人才能更快的成長。

孟無霜明白林傾歌的意思,當即不再留情,重新使出全力。

冇多久,藍伊人和古士誠再次倒下。

這一次,兩人徹底無法動彈。

藍伊人目視上方,有氣無力的斥道:“古士誠,你卑鄙無恥,拉我下水……”

古士誠也一樣虛弱無力,他聲音嘶啞的說:“我也冇想到會被打得那麼慘。”

藍伊人輕哼一聲,“你等著,等我能動了,我一定打死你!”

“等你能動了,就得接著捱打了,你哪來的精力打死我?”古士誠扯了下嘴角。

藍伊人頓時無言以對。

見兩人確實動不了了,林傾歌纔對孟無霜說道:“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明天再繼續。”

孟無霜立刻點頭表示讚同。

要是再打下去,這兩人可能會一命嗚呼!

驀地,她突然想到什麼,抬步走到古士誠身旁,俯身從他的袖袋中摸出一瓶藥,“這個就是強力回魂丹?”

古士誠抬眸瞥了一眼,艱難的點了點頭。

確認之後,孟無霜取出兩顆丹丸分彆喂他和藍伊人服下,然後把那瓶藥放了回去。

做完這些,她轉頭看向林傾歌,“現在怎麼辦?”

“你可以回去休息了。”林傾歌淡淡道:“我去找點吃的給他們,等他們能動了,及時補充體力。

孟無霜微微頷首。

緊接著,兩人便一同離開了洞穴,隻剩古士誠和藍伊人躺在地上麵麵相覷。

之後兩日,古士誠和藍伊人依然準時到太極湖接受訓練。

訓練效果很快顯現出來。

兩人躲避進攻的反應和速度快了許多,被打中的次數逐漸減少。

轉眼間,林傾歌和古士誠比試的日子來臨。

這天,孟無霜跟之前一樣,一大早就在太極湖對藍伊人和古士誠進行特彆訓練。

但跟之前不同的是,她現在能打中兩人的次數已經屈指可數。

林傾歌在一旁看了將近四刻鐘,發現藍伊人和古士誠加起來一共隻被打中十次。

跟一開始相比,有非常明顯的進步。

片刻後,孟無霜突然停手,轉頭鐘向林傾歌,“他們進步很大,實力有顯著的提高,我現在已經冇辦法把他們打趴下了。”

如果是單打獨鬥,她還有將兩人分彆打倒的可能,但一對二的話,她是無能為力了。

林傾歌沉吟了一瞬,“今天暫時到這裡吧,明天開始我跟你一起當陪練。”

事實上,她早就應該跟孟無霜一同訓練藍伊人和古士誠。

隻是因為除了玄天閣的武功,她所學的其他招式,全都是狠辣凶險的殺招。

若是陪練,她隻能使用玄天閣的武功,如此一來,招式就跟孟無霜重疊了。

所以,她索性躲了個懶,由孟無霜獨自陪練。

不過這兩日,她也冇有徹底閒下來,而是找了一本其他門派的功法修練了一下。

雖然有些倉促,但用來訓練藍伊人和古士誠也綽綽有餘了。

所以,接下來她就能給孟無霜作伴了。

藍伊人聞言,有些不解的問道:“為何要明天纔開始?現在不行嗎?”

雖然前兩日被揍得很慘,但她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實力有飛躍般的提升,這讓她愛上了這種訓練。

古士誠自然也是如此。

他神色認真的看著林傾歌,“我請求繼續訓練。”

林傾歌頓時一臉無語,“古士誠,你記性這麼差嗎?今天可是我跟你比試的日子!”

古士誠一怔,然後很淡然的回道:“你要是不說,我還真想不起來有這事。”

“時間快到了,你們趕緊準備一下,前往校場吧。”孟無霜提醒了一句。

“彆彆彆!”

古士誠立即出聲製止,“比試我不去了,讓傾歌自己去就好,我們接著訓練。”

林傾歌:“……”

孟無霜:“……”

這小子該不會被打出毛病了吧?

為了這種單方麵捱打的訓練,竟然連比試都不管了!

藍伊人卻讚同的說道:“傾歌,你自己去吧,我們三個留在這裡接著訓練。”

林傾歌一臉無奈,但也隻好獨自離開。

這時候,閣主和其他幾位門主已經聚集在正廳之中,等著觀看接下來的比試。

方明珠低聲對身邊的鄧誌才說道:“很快就能看到林傾歌和古士誠互相殘殺的畫畫了,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鄧誌才嗤笑一聲,“接下來肯定會是一場好戲,我覺得取勝的一定是古士誠,你說呢?”

“古士誠能取勝自然最好,若是不能,兩敗俱傷的結果倒也不錯。”方明珠陰冷一笑。

鄧誌才微微頷首,隨即環視了一圈,發現不見孟無霜的身影,這讓他心生狐疑。

方明珠自然也覺察到這一點。

她看向一旁的公孫衡,語氣玩味的說:“閣主師兄,孟師妹怎麼冇來?她該不會是怕自己最看重的弟子輸得一塌糊塗,所以不敢露麵吧?”

公孫衡眉頭微皺,正色道:“孟師妹身體不太舒服,所以不一定會到場。”

其實他也不清楚孟無霜為何冇來,這話隻是隨口胡謅的一個說辭罷了。

方明珠總覺得有些古怪,但也冇有多想,“不要緊,要是孟師妹來不了,等結果出來,我會親自把比試經過告訴她的。”

公孫衡不再接話,目光落在旁邊的幻鏡上。

根據幻鏡顯示,林傾歌已經站上比武台,但台上隻有她一人,並無古士誠的身影。

此時,林傾歌負手而站,神色淡然,微風拂過她的髮梢,整個畫麵美好得像一副畫。

看著這一幕,方明珠滿臉不悅。

她倒想看看,等古士誠到場後,林傾歌還能不能繼續保持淡定!

然而,一行人等了許久,始終不見古士誠出現。

負責執判的師兄也有些著急。

要是在比試開始的時候還不出現,是會判定主動棄權的。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方明珠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這個該死的古士誠到底搞什麼鬼?

要是他不出現,他們的計劃不就再次落空了?!

一刻鐘後,比武台上依然隻有林傾歌一人。

執判的師兄隻得揚聲宣佈,“古士誠逾時未到,視為棄權,這場比試,林傾歌勝出。”

結果出來後,林傾歌直接走下比武台,而台下等著觀戰的眾人也一鬨而散。

方明珠的臉色陰沉如水。

上一次,藍伊人當眾舞弊,主動輸給林傾歌。

這一次,古士誠逾時未到,林傾歌不戰而勝。

這林傾歌到底走了什麼狗屎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