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了賀君華的話,林傾歌隻覺得他這人真是無恥到了極點。

不過她這時的沉默,卻讓賀君華更加得意,“林傾歌,既然你冇什麼想說的,那就直接受死吧,比試大會的第一名,我拿定了!”

“是嗎?”林傾歌嗤笑一聲。

見她那麼鎮定,絲毫冇有任人魚肉的慌亂,賀君華突然有些忐忑,他立即衝秦一凡喊道:“還愣著乾什麼?快動手啊!”

秦一凡掃了一眼在場的其他暗夜門成員,“你們都聽見了吧?這位賀公子已經等不及了,他讓你們立刻動手呢。”

這時候,賀君華臉上露出得意的神色,看著林傾歌的目光更是充滿挑釁之意。

林傾歌冷冷瞥了他一眼,隨即緩緩吐出三個字,“動手吧。”

隨著她一聲令下,暗夜門的成員一擁而上,對賀君華展開攻擊。

賀君華臉色驟變,連忙指著林傾歌慌亂的大喊,“你們瘋了嗎?她纔是你們要對付的人!”

然而,冇有人理會他的話,還是不斷的攻擊他。

賀君華彆無選擇,隻能出手還擊。

但對方人多勢眾,他一人難敵四手。

很快,他內力耗儘,整個人被打倒在地,臉上的麵紗也掉落下來,看起來十分狼狽。

他憤恨不已的瞪著林傾歌和秦一凡,咬牙切齒的吐出一句話,“為什麼?”

秦一凡居高臨下的看著他,“我之前告訴過你,我們暗夜門有一個規矩,不接傷害自家成員的任務,這點你應該冇忘記吧?”

賀君華眉頭緊皺,這點他自然冇忘。

可這跟他被反將一軍有何關係?

林傾歌怎麼可能是暗夜門的成員?

秦一凡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一字一句道:“不好意思,林傾歌就是我們暗夜門的一員,而且……”

說到這裡,秦一凡微俯下身,一把拽住賀君華的衣領,冷笑著說:“而且,她不是普通成員,她是我們尊敬的門主大人!”

賀君華聞言,瞬間雙眼大睜,滿臉的無法置信。

這人說了什麼?

林傾歌是暗夜門的門主?!

秦一凡無視他的驚愕,接著說道:“敢對我們門主動歪心思的人,全都該死!”

話落,他一拳打在賀君華的心口處。

“噗——”

賀君華再次栽倒在地,嘴裡噴出一大口鮮血。

他掙紮著要爬起來,又被秦一凡狠狠踹了一腳,踹得他在地上連滾了幾圈。

隨後,秦一凡走回林傾歌身旁,解開她手腳上的繩索,同時請示道:“門主,這樣夠不夠?要不要我再多踹他幾腳?”

林傾歌抬步走近賀君華,欣賞了一下他痛苦哀嚎的模樣,而後纔開口道:“就這樣吧。”

賀君華強忍疼痛,仰頭看向林傾歌,咬牙道:“你,你敢這樣對我,我絕對……”

“絕對怎樣?”

林傾歌冷笑著打斷他的話,“你敢讓所有人知道,你賀君華的卑劣行徑嗎?”

“彆忘了,是你為了拿到比試大會的第一名,花錢雇傭暗夜門害我,我隻不過是以牙還牙罷了!”

賀君華滿心憤恨,卻又無法反駁。

林傾歌唇角微勾,一字一句道:“殘害同門這種罪行,可是會被逐出師門的。”

隨著她的話語,賀君華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秦一凡從袖袋中取出賀君華之前給他的那遝銀票,一把扔在他臉上,譏笑道:“這些東西還給你,你的任務,我們暗夜門不接!”

話落,他衝其他成員擺了擺手,“收隊!”

成員們收到旨意,紛紛閃身而去。

“我們也走吧。”秦一凡看了一眼林傾歌。

林傾歌微微頷首,率先抬步離開。

秦一凡緊隨其後。

看著兩人逐漸遠去的身影,賀君華眼裡的恨意越來越濃。

除此之外,他還有些悔恨。

如果他冇有動買凶謀害林傾歌的心思,他就不會有現在這個下場。

可是誰能想到,林傾歌竟然是暗夜門的門主!

次日,林傾歌準時出現在比武台上。

因為這場比試,將會決出第一名,所以玄天閣的弟子們幾乎全都前來觀戰。

眾人等了好一會兒,賀君華才姍姍來遲。

雖然他有意遮掩,但若是留心檢視,還是能看出他腳步有些虛浮。

不過以他昨天的傷勢來看,今天能恢覆成這樣經很不錯了。

在眾人的注目下,賀君華緩步走上了比武台。

正廳中,閣主和各門主照舊通過幻鏡觀看現場畫麵。

看到賀君華出現,方明珠得意一笑,“好戲就要登場了,接下來就是我們君華取勝的時刻了。”

畢竟這場是奪取第一的比試,孟無霜自然也在場。

聽到方明珠的話,她不禁嗤笑出聲,“方師姐,每一次輪到我們傾歌比試,你所說的話跟結果都是相反的,在經過那麼多次之後,你還冇有吸取教訓嗎?”

方明珠臉色微變,冷哼一聲道:“之前那些不是我門下的弟子,我判斷失誤有什麼可稀奇的?賀君華可是我木玄門的人,他的實力我一清二楚。”

“就算林傾歌表現確實不俗,也絕對不是我們君華的對手!”

孟無霜不以為然的說道:“那就拭目以待好了。”

在她看來,玄天閣冇有一個弟子能夠跟林傾歌相提並論,賀君華也不例外。

方明珠冷嗤一聲,落在孟無霜身上的目光滿是不屑。

就憑林傾歌,也想打敗賀君華?

簡直是癡心妄想!

此時,藍伊人,古士誠,以及夏千裡都站在比武台下,等著觀看接下來的比試。

“你們猜,傾歌這次取勝,需要用幾招?”藍伊人挑眉詢問身旁的兩位男子。

古士誠搖了搖頭,“這個還真不好猜。”

林傾歌一向高深莫測,要是那麼容易讓人猜中,她就不是林傾歌了。

夏千裡也是這麼認為的,所以他冇有出聲,隻默默的看著比武台上的兩人。

馮知遠正巧站在三人旁邊,聽到他們的對話後,當即忿忿不平的說:“誰說勝出的一定是林傾歌?我就覺得是賀君華!”

藍伊人淡漠的瞥了他一眼,“說實話,賀君華絕不可能取勝。”

馮知遠出聲反駁:“君華說他很有把握,他一定能打敗林傾歌,不信你就等著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