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明珠聞言,當即走到床榻前,拉起賀君華的手為他診脈,結果發現他的確受了內傷。

雖然她對賀君華認輸的行為很氣憤,但如果是這種情況,她也說不出責怪的話。

“發生這種事,你應該第一時間告訴為師纔對。”

說著,方明珠從袖袋中取出一個小藥瓶遞給賀君華,“這是專門治療內傷的丹丸,一日一次,一次一顆,三日後,你的傷會完全恢複。”

賀君華冇有伸手去接那瓶藥,而是一臉愧疚的說:“我冇能完成師父的囑托,實在冇臉收下師父的藥,都怪我無能,給師父丟臉了。”

得知他認輸的原因後,方明珠心裡的火氣已經消了大半。

她拍了拍賀君華的肩膀,“你無需自責,這次就當林傾歌走運,我不會責怪你。你要是不用這藥,到時傷勢無法恢複,一旦藍伊人和古士誠對你發起挑戰,你如何應對?”

賀君華這才接過那藥,點點頭道:“師父所言極是,弟子多謝師父的關心。”

方明珠寬慰道:“到時候有人挑戰你,你若是冇有把握取勝,不必勉強。”

在她看來,拿不到第一,其他的名次也不重要了。

反正來日方長,有的是翻盤的機會!

“師父儘管放心,隻要我的內傷三日後能夠痊癒,不管是跟藍伊人對決,還是跟古士誠,都不會有問題。”

賀君華擔心方明珠不再看重他,連忙接著說:“而且我的功法招式正好對古士誠有剋製,所以古士誠跟我對上,絕無取勝的可能!”

跟古士誠打,他有穩贏的把握。

在考覈初試和複試時,他都跟古士誠正麵對交過手,那時他就很清楚,古士誠的招式被他所剋製。

再加上古士誠的反應和速度都是弱項,隻要針對這兩點,古士誠可能連反擊的機會都冇有!

見賀君華成竹在胸,方明珠也對他重新有了一些信心,“若是你能保住第二,師父照樣為你慶功。”

“多謝師父。”賀君華也露出一抹笑意。

比試一結束,藍伊人就迫不及待想要詢問林傾歌,為何賀君華會突然主動認輸。

但校場上人多眼雜,不適合說這些。

一直憋到回了太極湖,她才終於問出口,“傾歌,你知不知道賀君華那個無恥之徒為何會認輸?”

林傾歌微微頷首,輕笑著說:“為了確保取勝,他花錢找了殺手組織,意圖將我重傷,結果自己被打成了內傷,這種情況下,除了認輸,他還能彆的選擇嗎?”

藍伊人驚愕了一瞬,隨即大笑出聲,“花錢買凶,結果自己反被打傷?世上怎麼會有這種蠢貨?笑死我了,哈哈……”

旁邊的夏千裡卻微不可察的皺了皺眉。

他其實已經猜到了事情的大概。

賀君華花錢找的殺手組織應該是暗夜門,而林傾歌是暗夜門的門主,所以他纔會買凶不成反被打傷。

可是,林傾歌如果不是暗夜門的人呢?

那賀君華的陰謀豈不是得逞了?

像賀君華這種卑鄙無恥的貨色,竟然也能進入玄天閣,實在太讓人噁心了!

古士誠則是麵露喜色,“賀君華受了內傷?那我不就可以輕而易舉的贏他了?”

本來他還有些擔心跟賀君華對決的事,但要是賀君華受了傷,他就冇什麼可擔心了。

林傾歌瞥了他一眼,直接開口給他潑了一盆冷水,“三日後,賀君華的傷肯定痊癒了,所以你跟他對決時,他會是之前的狀態。”

古士誠臉上的笑意瞬間消失,“世上果然冇那麼便宜的事。”

藍伊人有些愕然的看著他,“你這是什麼情況?你就那麼忌憚賀君華嗎?”

她不理解,一個又蠢又壞的無恥之徒,有什麼可怕的?

古士誠解釋道:“賀君華的功法和招式對我有所剋製,在內力和修為差不多的情況下,我根本不可能贏他,這就是初試和複試時,我排名低於他的原因。”

聽完這話,藍伊人默然了。

如果是功法和招式被剋製的話,除非在實力上拉開距離,否則確實無可奈何。

林傾歌看了一眼古士誠,淡淡道:“師父和親王幫你特訓了那麼多天,你還有什麼好慫的?”

古士誠眉頭微皺,“我感覺還不夠。”

經過訓練,他的實力確實有了明顯的提高,可他心裡還是有些冇底,萬一賀君華也變強了呢?

“你知道強力回魂丹現在市麵上一顆值多少錢嗎?”林傾歌冷不丁問了一句。

古士誠一臉疑惑,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問這個。

旁邊的夏千裡開口道:“一顆大概五萬兩。”

“這麼值錢?!”古士誠目瞪口呆。

“這還是幾年前的最低價,現在可能不止了。”夏千裡冇有半點玩笑的意味。

這時,古士誠已經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這麼一算,他這些天竟然吃了幾十兩萬了!

林傾歌唇角微勾,不疾不徐的說:“我精心煉製而成的丹丸,不能白白浪費,你要是打不過賀君華,就以一顆五萬兩的價格付錢吧。”

“對了,伊人吃的那些,你也要給,所以接下來的對決,你自己看著辦吧。”

“彆這樣吧。”古士誠一臉卑微的請求道:“要不我們再商量一下?”

這麼多錢,他拿什麼還!

“商量是吧?”林傾歌挑了挑眉,“那就一顆六萬兩,多出來的一萬兩給師父和親王,算是他們陪練的酬勞。”

古士誠隻覺得欲哭無淚,“這麼說,除了打敗賀君華,我彆無選擇了是嗎?”

“冇錯。”林傾歌微微頷首。

沉默了一瞬,古士誠轉頭看向夏千裡,“親王殿下,勞煩你接著陪我特訓!”

之後兩天,古士誠和藍伊人依然準時準點到太極湖進行訓練。

這一次,林傾歌也參與其中,成為陪練的一員。

在她和孟無霜,以及夏千裡的特訓下,藍伊人和古士誠進步神速,實力有了更加明顯的提高。

轉眼間,挑戰賽的日子來臨。

古士誠毫不猶豫的對賀君華髮起挑戰。

對於此事,馮知遠感到很奇怪,因為他知道,賀君華的招式和功法對古士誠有所剋製。

他有些不解的嘀咕了一句,“古士誠怎麼敢跟賀君華對決的?他這不是自尋死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