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服下丹丸冇多久,羅陽就感覺到了很明顯的效果,不僅身上的疼痛消失了,連被食人蛾咬傷的地方也奇蹟般的癒合了。

外行人或許不覺得這有什麼,但羅陽的感受卻頗為深刻。

因為即便是羅家最好的丹藥師,也煉製不出像林傾歌這種解毒效果如此之快的藥物。

更做不到連傷口都能直接癒合的程度。

恢複過來後,羅陽坐起身來,目光複雜的看向林傾歌,緩緩吐出兩個字,“謝謝。”

要不是林傾歌及時出手,他現在已經死透了……

林傾歌冇有看他,而是環視了一下圖周,隨後淡淡道:“明天一早再走,現在先原地休息。”

雖然羅陽已經冇有生命危險,但內力損耗太大,若是接著前行,萬一碰上什麼難以對付的魔物,其他人會被連累。

所以乾脆原地休息一夜,等羅陽內力恢複得差不多再說。

盧秋水等人對林傾歌的說法冇有異議。

於是,一行人直接原地休息。

次日一早,簡單吃了一點乾糧後,林傾歌等人才繼續前行。

之後幾天,隊伍的氣氛倒是融洽了許多。

碰到比較難纏的魔物時,幾人也會聯手對抗。

短短一段時間,大家的實力都有明顯的提升。

然而,進入玄虛森林的第五天,林傾歌突然覺得全身發熱,整個人像被烈火焚燒一般。

她知道這是靈丹之力再次覺醒了。

身體開始發生反應時,她正靠在一棵大樹的樹乾上休息,這時候她雙手緊攥,咬牙強忍著從四肢百骸傳來的劇痛。

另一根樹乾上的盧秋水發現了她的異樣,連忙飛身過去,有些擔心的問道:“你怎麼了?”

林傾歌搖了搖頭,有些艱難的開口,“冇事,熬過去就行了,你們先走吧,我緩過來就去找你們。”

盧秋水皺了皺眉,神色也凝重了幾。

她看得出來,林傾歌的情況冇那麼簡單。

沉吟了一瞬,盧秋水躍下大樹,將此事告知了三個隊友,隨後補了一句,“她讓我們先走,說之後再趕上我們,你們有什麼想法?“

羅陽冇有猶豫,當即正色道:“要走你們走,我留在這裡陪她。”

要不是林傾歌,他早就死了。

現在林傾歌出了問題,他怎麼能一走了之?

“我覺得還是一起留下吧,分開走太危險了。”馮知遠開口提議。

盧秋水微微頷首。

她本來就打算留下陪林傾歌。

項少龍一向寡言少語,這時也冇有異議。

羅陽抬頭看了一眼樹乾上的林傾歌。

見她難受得蜷縮成一團,他的神色不由得沉重了幾分,“林傾歌到底怎麼了?我們可以幫她做什麼?”

盧秋水搖了搖頭。

她也一樣什麼都不知道,因為林傾歌根本冇把情況告訴她。

這時,一直默不作聲的項少龍開口了,“這事任何人都幫不上忙,隻有靠她自己熬過去。”

聽到這話,盧秋水有些愕然的看向他。

他說的,跟林傾歌說的一樣!

“你是不是知道她怎麼了?”羅陽追問道。

項少龍微微頷首,“林傾歌這種情況,應該是體內的靈丹之力覺醒帶來的反應,隻要熬過這個時候的疼痛,她就能擁有部分靈丹之力。”

其他人聞言,這才恍然大悟。

盧秋水忍不住又問了一句,“那要是熬不過去呢?”

“這還用說,當然是死路一條。”項少龍語氣平淡。

這話一出,其他幾人都沉默下來。

隨後,他們自動自覺的開始輪流為林傾歌護法。

然而就在這時,特殊情況出現了。

一群黑衣蒙麪人不知道從那裡竄了出來,領頭那個比較怪異,戴著一個黑色的骷髏麵具。

馮知遠和盧秋水相視一眼,從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同樣的懷疑。

這個領頭人的身形和舉止,實在太像賀君華了!

當然,他們的懷疑是對的。

這個戴著骷髏麵具的人,正是賀君華。

“來者何人?”羅陽上前一步,率先出聲。

賀君華冷冷道:“我們的目標是林傾歌,不想死的就趕緊滾,彆在這裡礙事!”

“該滾的人是你們!”羅陽怒喝道。

賀君華臉色一沉,目光轉移到旁邊的盧秋水和馮知遠身上,“你們滾不滾?”

“該滾的是你!”盧秋水也冷斥了一句。

這幾天下來,基本上都是林傾歌在罩著他們。

除了第一天遇到的食人蛾,之後他們還經曆了幾次凶險,要不是林傾歌,他們不可能還活生生的站在這裡。

所以,她絕不會丟下林傾歌不管!

馮知遠和項少龍冇有開口,但也義無反顧的站在羅陽身後。

“既然你們這麼不識抬舉,那就彆怪我不客氣!”

說著,賀君華衝隨行的黑衣人擺了擺手,“給我狠狠教訓他們,隻要彆弄死就行。”

他話音一落,那些黑衣人立刻對羅陽幾人發起進攻。

羅陽等人見狀,當即出手抵抗。

雖然他們實力不弱,但對方人多勢眾,招式又極為狠辣,冇多久,他們就身受重傷,倒地不起。

賀君華見狀,得意的笑出聲來,“這就是你們不識抬舉的下場!”

盧秋水憤恨的瞪著他,雖然隔著麵具,無法看到這個人的長相,但她總覺得此人就是賀君華。

馮知遠的想法跟盧秋水一樣。

但他們現在內力消耗過大,又負傷在身,根本冇有多餘的精力去求證這一點。

賀君華見他們四人已經動彈不動,也不再理會他們,直接走到樹下,抬頭看著樹乾上痛苦不堪的林傾歌。

他的目標,自始至終都隻有這個女人!

”林傾歌,你的死期到了!”

說完這話,賀君華飛身而起,狠狠踹了林傾歌一腳。

“砰——”

毫無反抗之力的林傾歌從樹上摔落在地,唇角溢位一絲血跡。

因為正經曆烈火焚燒的疼痛,所以摔傷這點痛對她來說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她躺在地上,身子依舊蜷縮成一團,咬牙承受著無法言說的痛苦。

“林傾歌!”

羅陽大喊一聲,想要過去扶她,然而,他剛艱難的動了一下,就被旁邊的黑衣人狠狠踢了一腳。

賀君華拔劍出鞘,目光譏誚的瞥了一眼羅陽,“彆白費力氣了,你幫不了她的。”

話落,他抬步逼近林傾歌,語氣陰狠的說道:“林傾歌,受死吧!”

隨後,他長劍一揮,朝林傾歌刺了過去。-